發佈於:2020-08-28

達賴喇嘛尊者提倡在現代教育中融入古印度傳統文化中的世俗倫理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于8月25日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的官邸透過視訊直播,出席了融入心靈機構主辦的交流活動,尊者在活動上以“現代教育體系需要世俗倫理”為主題發表演講,鼓勵印度的年輕一代關注復興古印度傳統文化的偉大事業中, 並以世俗倫理結合現代教育來創造幸福的世界。

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網路視訊交流中,達賴喇嘛尊者與來自英國、美國、日本和澳大利亞等不同國家從事教育機構的各界人士就古印度傳統文化中的非暴力和慈悲心,以及如何在現代教育中融入世俗倫理等話題進行了深入的討論。

達賴喇嘛尊者在活動上致辭時指出:“現代教育過於注重物質價值和身體健康,卻忽略了情緒上的健康。因此,即便是受到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也時常陷入不快樂中。
為能成為一個幸福的人,這個世界需要超過三千多年歷史的古印度傳統文化中的非暴力(Ahimsa )和慈悲心(Karona )的理念。因為慈悲心能有效地減少內心的恐懼,增加一個人的平靜。如此可以控制我們的負面情緒。所以慈悲心是達到名符其實非暴力的主要因素。”

尊者進一步指出:“始於西方的現代教育中沒有教育怎麼接觸內在的負面情緒,很多人容易被破壞性情緒所操控。因此無論是個人還是國家,把睿智都用於發明武器上,這些創造都依附于高知識的睿智搭配對現代科技的瞭解,其過程中沒有慈悲心的理念,最終只是帶來了更多的恐懼和焦慮。”

尊者還強調:“在上世紀,印度的聖雄甘地因為嚴謹遵守古印度非暴力的傳統, 因此,在他的影響下,世界各地有許多的名人陸續推動非暴力運動。如南非的曼德拉、
美國的馬德·路德金都遵循了聖雄甘地的精神。因此,現代印度可以把古印度歷史悠久的良好傳統結合到現代教育中,並應該竭力推動古印度文化的復興事業。

隨後,尊者在談到他的人生四大使命時指出,作為當今70億人口中的一員,尊者認識到,無論是否有宗教信仰,我們都需要慈悲和非暴力的理念。這就是人類能夠變得更加幸福,更加和平的基礎,而這反過來又是實現真正的世界和平的基礎。

尊者進一步指出“除非我們學會解決破壞性情緒,否則我們將遵循上個世紀的模式,因為在過去人類在戰爭和殺戮中受到衝擊。在那個時代,科學知識助長了暴力。但是當前,當有更多人對和平和非暴力的理念感興趣時,我們就應該致力於向他人分享世俗倫理、慈悲和非暴力等的理念。”

“我們身為群居性動物,需要關注所有人的福祉。如同科學家總結人的天性是慈悲的,我們應該提倡內心善良的價值。由於現代教育教學的一個不足,孩童在進入學校後開始關注互相次要的差異和鴻溝,形成對彼此的隔閡感。因此,現代的教育機構需要進行改革。”

尊者雜闡述他的第三項使命時強調,這項使命與他的藏人身份和西藏人民對他的信任息息相關。

尊者指出,自2011年卸下政治職務後,尊者就將自己的責任視為保護和發揚西藏的傳統文化。並與印度的兄弟姐妹們分享西藏的先賢們保存的古印度納蘭陀傳承。

尊者進一步指出,從歷史上看,藏人一直將印度人視為上師,而將自己視為學生。今天,在上師國度中,古印度的傳統文化已被忽視。因此,尊者致力於保護西藏的先賢們保存下來的古印度文化。尊者還強調,在西元七世紀,藏王松贊干布選擇了印度梵文字母來創造西藏的文字,而不是中國的漢字。

同樣,在八世紀,藏王赤松德贊傾向於將印度視為學習佛法的源頭。他還迎請古印度著名的佛教大師寂護論師(Shantarakshita)到西藏弘法,並將佛教文學從巴厘語和梵語翻譯成藏語。先後翻譯300多冊古印度珍貴的佛法文獻。尊者對此強調,儘管已經85歲了,但他還在繼續閱讀和研究這些珍貴的法本。

尊者還指出,納蘭陀傳承的獨特之處在於它運用理性和邏輯分析佛法,因此成為是最全面的佛法傳承。如今,當科學家對世俗理論產生興趣時,延續納蘭陀傳承的藏傳佛教傳統文化成為重要的依據
。同樣,藏語是學習和研究古印度佛教思想的重要媒介,同樣也值得保留和發揚。

尊者還回憶說:“當藏人流亡到印度後,我請尼赫魯總理幫助我們建立屬於藏人的學校,尼赫魯對我們藏人很友善。他選擇了達蘭薩拉作為我居住的地方。他還寫信給印度各邦的首席部長,詢問是否可以提供土地給藏人。其中最為慷慨的回應是邁索爾邦(現為卡納塔克邦)首席部長尼加林帕帕。我們在那裡重建了在西藏遭到中共摧毀的重要寺院。目前大約有數萬僧尼,以及一些印度人和各國的信眾在進行嚴格的學習和研究。”’

隨後,達賴喇嘛尊者談到了西藏的生態問題。尊者指出:西藏是亞洲大部分地區的主要水資源發源地。因此, 包括保護青藏高原的生態環境,呼籲禁止砍伐森林或大肆開採礦產資源是我的職責之一。

尊者進一步指出:“我們是難民,但我們找到了一個好的歸宿。雖然我們失去了國家,但我們有幸生活在印度上師的國度。”

在談到第四大使命的時,尊者則鼓勵印度的年輕一代努力復興古印度的傳統文化。並將世俗倫理結合到現代教育中,建立一個幸福和和諧的世界。

尊者在結束講話前表示:“我今年已經85歲了,但是如果你們看著我的臉,就會發現我很健康,還能再活15年左右。謝謝。”

在達賴喇嘛尊者結束講話後,回答了與會者和線上觀眾的提問。

在回答關於通過教育使人們從各種的偏見,如宗教或世俗的偏見中獲得解放的看法時。

尊者指出:“依我而言,印度這個國家有能力和機會將現代教育古印度傳統文化相結合,因為古印度的文化教育我們情緒方面的知識,而且我在印度傳統文化裡找到推動世俗倫理的方式。這種推動方式不是依據某個宗教。而是將這些傳統文化與現代教育相結合。所以我實現第四項使命的途徑並不是透過法會或祈禱。而是透過對現代教育的改革來完成。

我們不應該把慈悲心視為宗教的議題。我們討論慈悲的原因只是因為我們想要成為一個幸福的人。為更好地推動,我們需要以世俗倫理的價值推廣慈悲心的價值。從而建立一個非暴力,富有慈悲心的社會。 ”

在回答一名來自印尼的與會者關於如何推動世俗倫理,以及宗教和諧的問題時尊者指出:“儘管印尼是一個穆斯林占多數的國家,與其他亞洲國家一樣,印尼也有許多的穆斯林,佛教,印度教,基督教的信眾。

而採用世俗的方法意味著避免在宗派偏見的基礎上互相傷害,積極地相互幫助和溝通,並在 思想上保持開放的態度。 ”

尊者還指出:“在民主社會中信仰是個人的抉擇問題。 如果你傾向於遵循基督教或伊斯蘭教這樣的神學思想,這是你的個人決定。而且,如果你在非神學的佛教或耆那教的語境中感到更自在,那也取決於你的選擇。無論你信仰哪種宗教,都應該積極改變你的情緒,並培養慈悲和非暴力的理念。”

在談到源自中國的2019“新冠病毒“疫情時,達賴喇嘛尊者首先感謝所有在第一線冒著生命危險救治病患的醫護人員。並鼓勵正在研發疫苗的各國科學家多做分析研究。同時,尊者建議科學家與印度
的阿育吠陀,瑜伽,以及西藏和中國傳統醫學方面的專家進行交流合作 。

尊者最後總結說:“我的結論是應該多做分析研究,尤其在醫療方面。這方面的探索不應該有滿足的時候,例如在佛教的傳統裡面,佛涅槃之後尤其是納蘭陀的學者討論,辯論去分析佛陀的教言。因此,納蘭陀的教育,在他們的分析和探討下亦在提升和發展當中。所以觀察人類的歷史我們可以知道,學問之所以能增長,靠得是觀察和討論。任何的領域都亦如此。對有限的物質發展我們需要滿足,可是對於這種無形能夠發展之無限的的領域,我們不應就此滿足,而是繼續努力探索。”

最後,本次交流回答主辦方融入心靈機構的聯合創始人兼董事納文·夏爾馬(Naveen Sharma),感謝達賴喇嘛尊者實現該機構長達四年之久的夢想,並希望與會的教育工作者從中受益。--來源:達賴喇嘛尊者官網 /《西藏之頁》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