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8-21

西藏縱覽:青海非法採煤造成污染 藏族遊牧民面臨困擾


  

據媒體披露青海木裡煤田聚乎更礦區,長期大規模進行露天非法開採煤礦,嚴重破壞祁連山生態,使高寒草原濕地、黃河上游源頭、青海湖和祁連山水源等當地生態環境面臨重大破壞。專家指出,大規模無序探礦採礦將使成千上萬年形成的凍土層被剝離,水源涵養功能減弱或消失殆盡,將使地表大面積發生不可逆轉的乾旱化,對生態的破壞性後果“不可逆轉”。有關報導指稱,製造這一區域生態災難的,是一家名為青海省興青工貿工程集團有限公司的私營企業,多年來的非法開採,讓該公司賺取不當暴利。而流亡藏人學者丹增次成最近撰文指出,由於中共的壓制政策,將可能導致另一場大規模的抗議在西藏發生。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瞭解藏區的情況。據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在中國西北部的青海省國家保護的自然保護區非法開採煤炭,造成了嚴重的生態破壞,並剝奪了西藏遊牧民族的牲畜食物。中國當局近日宣佈,在當地媒體對祁連山露天煤礦進行調查之後,他們拘留了青海海西藏族自治州興青公司老闆馬少偉。

一位元當地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即使興青公司試圖賄賂居住在該地區附近的家庭,該地區的西藏遊牧民族和農民,也面臨著巨大的逆境,使他們的牛群因環境問題而流失。”消息人士並說:“水也被污染了,沒有人要報告和抱怨。”

環保團體放映了視頻與照片,草,水甚至綿羊都被煤礦的徑流和灰塵染成黑色。祁連山脈標誌著青海省和甘肅省的邊界,是黃河的源頭,冰川覆蓋的山頂高達19,000英尺(6,000米)。科學家警告說,對該地區土壤的破壞可能是永久性的,會對青海湖和黃河上游產生不利影響。興青公司最近試圖塑造自己為一個對環境負責的組織的形象,正在説明修復該礦區的生態,但其有害的採礦活動仍在繼續。



在美國的藏人法律專家多瑪嘎布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多年來,西藏人一直在呼籲中國政府對這個問題採取行動,但沒有任何進展,由於環境問題的惡化,西藏遊牧民族一直在為生存而掙扎”
。馬少偉之所以被拘留,是由官媒《經濟參考報》進行的為期兩年的調查引發的。該報發現,興青公司自2006年以來,一直未獲得許可就開採了天峻縣青海一側的山脈,收入約150億元人民幣相當21.5億美元的利潤。

根據報告中引用的興青公司員工的說法,每當省或國家視察員計畫訪問礦區時,都會提前通知天峻縣。然後,該公司將停止開採幾天,並將其設備和卡車移至堆積的爐渣中,這看上去就像是在重建受損的地面一樣。該報告稱,有時視察員離開後,晚上就繼續開採。

針對媒體披露青海木裡煤田聚乎更礦區長期大規模非法開採,嚴重破壞祁連山生態,青海省常務副省長李傑翔證實,興青公司進行了非法採礦活動,並受到了警方專案小組的調查,反腐機構將對此進行進一步調查。

興青公司已暫停運營,以進行接下來的調查。海西地區的五名官員也被解職,目前正在進行腐敗調查中。

在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2020年6月的報導中,消息人士的說法與北京所聲的,在中國的統治下,成功保護和維護其環境的說話相矛盾。消息人士指出,採礦,無論非法開採或其他方式,是造成該地區環境惡化的主要因素。

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的藏族環境研究員贊拉丹巴嘉增在報告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中國在藏族地區的採礦活動“已對環境造成了極大傷害”。“作為世界屋頂的西藏,曾經有一個原始的環境,空氣和水幾乎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中國人過度開採藏族自然資源,這造成了空氣和水污染問題,許多動物現已滅絕,”
嘉增說。

4月,總部位於倫敦的人權組織“自由西藏”在一份報告中表示,由於中國政府的政策,“數百萬”遊牧民族被迫離開草原,“開放其土地以開採資源,並終止了傳統的農業活動,這些傳統習俗維持並保護了該地區,幾個世紀以來的藏族環境。”自由西藏說:“中國政府所有的礦業公司,正在加快在西藏的銅,金和銀的開採。”他補充說,這些礦山通常設在靠近河流的地方,並且這些礦山中的大多數工人是中國人,他們從事工作。不考慮環境或對居住在附近的藏人有重要宗教意義的地區。

隨著全球氣候變化影響和畜牧業經濟的發展,世界上最好的生態環境正在遭受侵蝕,尤其是直接關係到西藏牧區生存發展的草原生態系統退化嚴重。西藏的天然草原面積13.34億畝,有一半以上重度退化,1/10的草場明顯沙化。西藏生態環境脆弱性程度加大,出現了一系列的生態環境退化問題。除了環境破壞的不可逆性,由於環保措施實施效果的滯後性與人為的環境破壞,一旦西藏生態環境遭到破壞,將直接影響當地的社會經濟及文化生態的健康發展,甚至會影響到全球的生態平衡。

2019年3月25日,加拿大記者兼自由撰稿人邁克•巴克利於“世界水日”當天,在達蘭薩拉以“世界水日與西藏的重要性”為主題進行演講,介紹水對整體人類的重要性、西藏河流的重要性,以及中共當局破壞西藏生態環境的事實等。他指出:“西藏不僅是世界第三極,而且是亞洲數十個國家的飲水發源地。因此,這是一個迫切需要關注的議題。”

邁克•巴克利在演講中提到,中共當局在西藏自治區與其他藏地,不計後果地大肆開採自然礦產資源、砍伐樹木,在各大河流修建水電站等,中共施行破壞西藏生態環境的舉措,導致周邊的國家處於焦慮之中。

他還進一步表示,中共當局在西藏開採自然礦產資源後,讓污水和廢料流入河流中,這不僅導致牧民們的牲畜死亡,而且對居住在高原的牧民們的健康帶來嚴重危害。

此外,他還批評中共當局強制牧民搬遷到其它地方,而後政府剝奪草場的所有權,並施行破壞草場的政策,如修建各種遊樂公園。目前,在青海超過一半的草場,已被當局改為遊樂場所。

長久以來,西藏各地的藏人,僧俗民眾紛紛發起和平請願活動,要求中共政府為保護西藏高原原本就很脆弱的生態環境,阻止非法採礦行為,但有關當局不僅沒有聽取藏人的合理訴求,反而盲目偏袒採礦者,派遣大批軍警對藏人進行毒打、監禁,甚至扣上政治罪名進行重判。6月17日中共當局對西藏維權人士阿亞桑紮等人的指控進行二審,當庭宣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阿亞桑紮遭中共當局以“尋釁滋事罪”與“擾亂社會秩序罪”罪名判處七年有期徒刑。多年來阿亞桑紮一直關注當地官員貪污挪用公共資金、非法採礦、狩獵和偷獵等行為,備受當地藏人尊重。

此外,流亡藏人學者丹增次成最近投書印度媒體,強調中共當局在西藏實施越來越多的鎮壓政策,只會讓藏人產生反抗的意識,以及對身分認同的不安。

丹增次成指出,在中共入侵西藏前,其領導人毛澤東當時要求中共解放軍不要傷害藏人的宗教信仰,不僅如此,中共在1951年的十七條和平協議中承諾“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然而,諷刺的是中共掠奪了藏人的一切,包括藏人學習藏語和信仰宗教的自由。

丹增次成說,現在中共當局更進一步限制藏人的權利,顯示出習近平在西藏實施的鎮壓政策逐漸增加,中共當局對藏人的監控,隨著高科技的發展到達了另一種“極致”。同時,藏人的不滿在習近平上任後,仍然沒有獲得解決,西藏的安全支出從2013年開始急劇增加。

丹增次成表示,與此同時,藏人於2008年展開大規模和平抗議活動後,中共當局特別針對西藏寺院實施鎮壓措施,並開展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運動”,寺院僧尼被迫每日批判“達賴集團”。同時,當局亦派遣駐寺工作人員,嚴密監控著僧尼的一舉一動。此外,中共當局從2017年起,在拉薩的學校,發佈了一系列通知,命令父母不得帶子女參加宗教活動,或是參觀寺院等宗教場所。

丹增次成強調,中共當局在西藏實施越來越多的鎮壓政策,只會讓藏人產生反抗的意識,以及對身分認同的不安。綜合種種實際因素,中共當局的舉措將可能導致另一場大規模的抗議在西藏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