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8-20

臺灣佛法師圓寂後“入定”28天后才有死亡特徵


臺灣佛法師圓寂後“入定”28天后才有死亡特徵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親派臺灣第一位佛法導師強巴加措老格西(佛學博士),上月14日圓寂,他的遺體在28天當中沒有一般“死亡”應有的變化,引起科學家關注。(Artemas Liu攝、臺灣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提供)

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親派臺灣第一位佛法導師強巴加措老格西(佛學博士),7月14日圓寂。據守護他遺體的人說,在28天當中遺體沒有明顯變化、也沒有散發異味、皮膚還有彈性,引起科學家們的關注。

曾在文化大革命時遭勞改20年,晚年流亡印度,被派到臺灣擔任第一位藏傳佛法導師的強巴加措(學生稱他“格西拉”),7月14日在臺灣圓寂,享年85歲。藏人行政中央官網、臺灣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19日發佈強巴加措是“臺灣首位圓寂後入甚深禪定28天的老格西”。

“不願臺灣成西藏” 達賴喇嘛派駐臺灣首位佛法博士強巴加措圓寂

達賴喇嘛:疫情中全人類要共同承擔才能整體受惠

達賴喇嘛許下85歲生日願望:訪問臺灣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賴喇嘛駐台代表達瓦才仁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格西拉去世以後,本來計畫兩、三天火化,放在外面沒有冰凍,就發現他的遺體一直沒有腐壞也沒有味道,就像活著時候的肉體,就提醒可能是入定了,一直放了28天后才有死亡的現象,就出定了。”

達瓦才仁指出,佛教“入定”指的是,人死了,肉體好像跟活著時候一樣,心識或靈魂一直沒有離開肉體,在裡面處於一種禪定的狀態。修行人因此可以決定靈魂留下或在哪裡轉世。

隨侍在側20多天、強巴加措格西拉生前中文翻譯李貞慧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提到,她跟著格西拉學佛20年,學生們依照西藏文化傳統習俗,不能冷凍遺體,在常溫下放著。當時臺灣氣溫約攝氏38度,穿著袈裟的格西拉遺體停放在約攝氏19、20度的冷氣房,幾位老格西前往祈願,見格西拉遺體膚色保持完好,毫無異味,認為格西拉處於所謂“入定”狀態,向達賴喇嘛在印度的辦公室報告。

達賴喇嘛隨即指示:“若於鼻孔處已流出紅白二菩提,身體之膚色將會有變化,在沒有變化前,勿先火化身軀。”達賴喇嘛辦公室秘書長才嘉則建議,邀請科學家前往觀察。

科學家一度測到和活人相近的血氧值

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科學家李定國院士、特聘研究員李世昌、特聘研究員吳茂昆,以及助理等數人,在7月24日,即格西拉去世第11天,受邀帶著血氧機等儀器前往瞭解情況。

透過當天的照片,可見血氧機夾著格西拉右手食指頭末端,呈現血氧值82、脈博130的數值。

中研院特聘研究員李世昌19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量到有血氧,血氧值還蠻高的80幾,脈博量的可能是訊號還是背景,我們不太清楚,一位老師認為可能有,另一位認為沒有。我們原來希望可以連續監測,但是後來就看不到了,他的手指已經量不出來,過幾天就量不出訊號了。”

李世昌說,也許血氧沒有散的那麼快,可能還有一些很細微的生理活動,只是沒辦法測出來。另外測得的二氧化碳,跟環境背景值一樣,沒有看到有二氧化碳從鼻子出去,但身體也有很多地方可能散發氣體,另外跟儀器靈敏度也有關,如果是很小的值也量不出來,跟脈博一樣,儀器的判讀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李世昌說:“體溫用紅外線去看,跟室溫一樣,當時有冷氣,是攝氏21度左右。(身上)沒有什麼斑,肌肉還有彈性,有的人有去摸,腳有露出來,臉沒有什麼特別黑,就是躺著,跟睡著一樣。”

這三位科學家曾經在2018年參與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率領的科學家團隊,遠赴印度參加“達賴喇嘛與華人量子科學家對談”。透過達賴喇嘛基金會轉述,李定國院士見到格西拉的身軀狀態也提到,與達賴喇嘛在科學會議中所提到的現象極為類似。科學家還採集了格西拉口、鼻、皮膚上的細胞,取得蓋在格西拉身上的戒衣,進行檢測。

心理學者表示未測出明顯腦部反應

研究認知與知覺心理學的臺灣大學心理學系教授謝伯讓與其助手則在7月28日和8月1日,也就是格西拉去世後第15天和第19天,透過儀器對腦部進行測試。

謝伯讓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7月28日第一次測量時,似乎有量到大腦反應,但因電腦無法紀錄原始資料,因此無法確定。8月1日再次測量,沒有觀察到大腦反應。

謝伯讓提到,8月1日第二次測量時,主要比較沒有播放聲音跟有播放聲音,腦部的反應,結果發現沒有明顯差別。“第一個我們無法確定到底大腦有沒有反應,我們只能說我們測量上沒有看到反應,一種可能性是大腦已經完全死亡,當然量不大;可能性二,大腦其實沒有死亡,其實也有反應,只是我們測量儀器不夠精密,所以量不到。另外,格西老生前就有重聽的問題。”

謝伯讓說,身體器官或每一個區域衰敗速度不一定一樣。格西拉的外表沒有明顯腐敗、皮膚沒有明顯變硬,跟一般死亡情況不一樣。

護理師認為格西拉等同“壽終正寢 ”

20多天協助觀察格西拉身體變化的臺北榮總安寧病房資深護理師張心慧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臺灣之前沒有這樣的例子,我在臨床工作看過很多病人死亡樣貌,格西拉是急性感染造成,沒有過多醫療介入,幾乎可以等同自然死亡的狀態。雖然有在急診時被施打抗生素、打點滴,時間很短,可以視為等同中國人所說‘壽終正寢’狀態。”

張心慧說,在格西拉去世後這20多天,格西拉除了有脫水情況,末稍神經和嘴唇顏色逐步變暗,沒有腐壞、屍斑和異味。

殯葬業者:一般人死後24小時就會出現明顯變化

禮儀公司李先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他從事殯葬業十多年,接觸過上千具遺體,一般人去世24小時左右,會出現很明顯的變化和異味,即便在冷氣房也無法保存。

李先生說,當中研院科學家前往替格西拉測血氧時,他也在場:“非常非常不可思議,以前只有在文獻看到一些得道高僧、或西藏一些仁波切格西,但親眼看到其實是非常震撼的。28天身體上幾乎沒什麼變化,不可思議,在這行二、三十年的前輩,請教他們,幾乎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

格西拉的學生李貞慧說,學生們每天輪流為格西拉守靈,在做完第四個七,也就是28天之後,早晚幫忙觀察格西拉的護理人員發現,格西拉身上開始長出一些水泡,眼睛出現一、兩隻小蟲,第二天持續有這情形,他們就向達賴喇嘛辦公室回報,有經驗的僧人說,如果看老格西的背部也開始有水泡,應該就是“出定”
了。同一時間,老格西在西藏的家人看星象占卜,也認為在老格西身體裡所謂佛教所說“最微細的光明神識”已離開身體“出定”。

老格西拉去世第30天才進行入斂儀式,8月21日將進行火化儀式。

達賴喇嘛辦公室曾盼邀請俄、美專家赴台解謎 因疫情未能如願

達賴喇嘛8月4日在達蘭薩拉住所,透過視訊和西藏年輕人講法時,也提到格西強巴加措入定已21天的事,他並指自己的老師林仁波切去世時曾入定13天。

李貞慧說,達賴喇嘛曾提到,過去藏人有入定狀況時,臨時找不到機器可測,有時機器準備好,卻遇不到入定的情況,法王因此設立研究中心,把機器備在那裡,希望能對這種入定的情況進行研究。法王曾說他流亡50多年曾遇過30多個“入定”例子,十分罕見。這次法王辦公室曾想邀請俄羅斯、美國等外國科學家到臺灣研究格西拉的情況,但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入境有困難,未能實現。

李貞慧還說,達賴喇嘛最近出版的新書提到心智鍛練的重要性。當人死去,五官感官作用都消失時,最微細的心意識,可以透過生前修行力量維持在體內,而不致很快腐化。

佛教徒認為格西拉修行有成 走後仍能維持心靈平靜

李貞慧說:“格西拉跟我們講修行都是觀察、思考,不要迷信,格西拉在臺灣教佛法22年,從來沒有辦過一場法會。他破除迷信,很多佛教徒會帶有迷信色彩,事實上佛法很科學,可以跟事實做應證。”

佛教徒劉月娥說,強巴加措曾在文化大革命時期被中共勞改20年,又經歷西藏失去宗教自由流亡,但是他總是教導學生思考快樂和痛苦的源頭,以及慈悲的價值。劉月娥認為,格西拉能入定28天,是他長年修行藏傳佛教,慈悲思考、空性思考,維持心靈平靜的緣故。
劉月娥提到,達賴喇嘛現在在全世界從幼稚園到大學,推動“S(社會)E(情緒)E(倫理道德)Learning(學習)”,就是希望世人認識什麼是破壞性、建設性的情緒,推動人心和世界和平。(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臺北報導 責編 胡力漢 申鏵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