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8-17

流亡藏人學者:中共破壞西藏文化與宗教舉措將適得其反


  

【西藏之聲2020年8月14日報導】流亡藏人學者丹增次成於上週投書印度媒體,他強調中共當局在西藏實施越來越多的鎮壓政策,只會讓藏人產生反抗的意識,以及對身分認同的不安。綜合以上種種因素,當局的舉措將可能導致另一場大規模的抗議在西藏發生。

西藏政策研究中心前研究員丹增次成(Tenzin Tsultrim)投書印度媒體《The Quint》的文章《中國正在破壞西藏的文化與宗教:這將適得其反》(China is Destroying Tibet's Culture & Religion: It Will Backfire
)於上週(8月9日)刊登,他指出中共當局在西藏實施越來越多的鎮壓政策,只會更讓境內外藏人產生反抗意識。

習近平在西藏實施的鎮壓手段越發激烈

筆者指出在中共於入侵西藏前,其領導人毛澤東當時要求中共解放軍不要傷害藏人的宗教信仰,而該計劃暫時贏得藏人的認同。不僅如此,中共在1951年的十七條和平協議中承諾“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以及“中共解放軍亦遵守買賣公平,不妄取人民一針一線”。

然而,諷刺的是中共掠奪了藏人的一切,包括藏人學習藏語和信仰宗教的自由。筆者認為中共當局使用獻殷勤的欺騙手段愚弄藏人,以現今的國際關係語言可以稱為“欺騙外交”。而直到中共解放軍完全掌握對西藏的控制後,事情開始發生變化。毛澤東意識到若要破壞藏人的身分認同,必須先消滅其語言,同時西藏宗教亦成為另一個主要摧毀的目標。

筆者提到中共當局更進一步限制藏人的權利,顯示出習近平在西藏實施的鎮壓政策逐漸增加,當局對藏人的監控隨著高科技的發展到達了另一種“極致”。此外,他在中國境內亦對宗教展開強烈的鎮壓,以遏制宗教自由。同時,藏人的不滿在習近平上任後仍然沒有獲得解決,西藏的安全支出反而從2013年開始急劇增加。

與此同時,筆者指出藏人於2008年展開大規模和平抗議活動後,中共當局特別針對西藏寺院實施鎮壓措施,並展開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運動”,僧尼被迫每日批判“達賴集團”。同時,當局亦派遣駐寺工作人員,嚴密監控著僧尼的一舉一動。此外,中共當局從2017年起在拉薩的學校發布了一系列通知,命令父母不得帶子女參加宗教活動,或是參觀寺院等宗教場所。

一再重覆的鎮壓與反抗說明中共的失敗

筆者指出許多有關西藏研究的著作,共同探討了中共在西藏持續實施鎮壓政策的原因及其影響,同時他們皆都強調了當局察覺到藏人僧俗、中國人民虔誠信仰藏傳佛教與達賴喇嘛,而這些因素使中共當局感到不安,特別是在統治西藏的合法性上。

此外,筆者提到藏人學者次仁多嘉(Tsering Topgyal)的《中國與西藏:動蕩的危險》(China and Tibet: The Perils of Insecurity)一書中,剖析了中共當局竭力破壞西藏宗教的背後邏輯,而當局的舉措使藏人感到更加不安,並選擇保護自身文化與宗教認同。

同時,筆者認為一再重覆的鎮壓與反抗循環說明了中共當局政策的失敗,而西藏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與白玉亞青寺遭到破壞的事件,更證實了當局的不安,因為這些佛學院吸引了成千上萬的藏人,以及來自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的佛教信徒。因此,佛學院被視為對中共統治威權或合法性的重大威脅。

與此同時,筆者引述藏人學者次仁多嘉曾在書中指出,中共當局將會隱密地實施一系列新的限制措施,例如禁止藏人穿著傳統服裝,或是阻止藏人吃糌粑,任何有關藏人的精神像徵將被記錄在當局的規則手冊中。

此外,筆者強調中共當局在西藏實施越來越多的鎮壓政策,只會讓藏人產生反抗的意識,以及對身分認同的不安。綜合以上種種因素,當局的舉措將可能導致另一場大規模的抗議在西藏發生。(札墨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