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8-14

西藏縱覽:中國當局仍阻止美國公民前往西藏


  

美國 國務院 近期在向 國會 提交的 第二份 年度報告 中說,北京仍然嚴格限制美國公民前往西藏和中國其他藏族地區的旅行,根據旨在敦促北京允許更多人進入喜馬拉雅山區的法律,將這種情況描述為
“未改善”。《西藏旅行對等法案》於2018年12月由特朗普總統簽署成為法律,要求國務院確認並禁止負責將美國公民(包括藏族裔美國人)排除在西藏自治區旅行之外的中國官員進入美國。該法案還要求國務院每年向國會提供被拒絕進入西藏的美國公民名單。另據西藏人權組織在一份新的報告中稱,藏人在中國統治下,被剝奪了公平審判的權利。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瞭解這些報告內容。美國國務院8月5日提交給國會的報告說,2019年,中國政府“在系統上阻止了美國外交人員和政府官員、記者與遊客到[西藏]自治區的旅行,”該報告稱這種情況“沒有得到改善”。

報告說,即使獲准,美國對西藏的正式訪問“也受到嚴格限制”,並補充說,在中國西藏自治區以外的西藏地區的旅行,也受到中國員警和政府官員的密切監督。報告說:“中國安全部門一直採取明顯的監視措施,以威逼美國外交人員和官員,隨時跟蹤他們,阻止他們與當地接觸者見面或講話,騷擾他們,並限制他們在這些地區的行動。”

報告稱,中國政府同時“嚴重限制和控制了美國記者進入西藏自治區的管道,並直接威脅要驅逐報導當地事態發展的記者。”

國務院發言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中國官員和其他公民進入美國的途徑,比希望訪問西藏的旅行者要多得多。“美國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我們的公民提供公正,透明和互惠的待遇。”國務院說:“我們將繼續與國會緊密合作,以實現我們的共同目標,即讓美國人能夠全面進入中國,包括(西藏)自治區和其他藏族地區。”

華盛頓人權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主席馬特奧•麥凱西在8月5日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說,北京對外國人前往西藏的持續限制,違反了國家間的互惠原則。

麥凱西說,“西藏自治區是外國公民在中國唯一需要特別許可才能前往的地區,而中國公民在美國或其他民主國家則沒有此類限制。這是不可接受的”,麥凱西並說,“將西藏與外界隔離是中國政府掩蓋現實的戰略的一部分,自1950年代以來,藏人一直被迫生活在中國共產黨的壓迫統治之下,沒有公民權,政治權和人權”。

蘭德公司高級國際防務分析師提摩太·希思(Timothy Heath)補充說,限制美國到西藏的旅行,是中國承認西藏生活“對那裡的許多人來說,並不順利”。中國政府對此感到尷尬。”
希思說,“他們不願意讓西方人自己去看看該地區的處境,因為他們知道,對於西方人以及許多人來說,他們發現那裡的東西將不會被視為可以接受的,並且會被視為高度壓制性的
,虐待和對少數民族的鉗制。”

總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流亡 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發言人次旺·嘉博·阿熱亞(Tsewang Gyalpo Arya)表示,外國旅客進入西藏對世界審視北京宣稱在西藏及中國其他藏族地區的穩定與進步的主張至關重要。他說:“如果中國聲稱西藏的藏民是幸福和自由的,他們必須讓國際社會對這些聲明進行調查,並親眼看看它們是否屬實。”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7日宣佈對涉嫌限制阻止外國人進入西藏地區的中國政府機關和共產黨官員實施簽證限制。北京方面表示,它將對“美國在西藏問題上表現惡劣的個人”
制定類似措施。

7月27日,中國西南部城市成都市的美國領事館,因為報復美國早些時候關閉在休士頓的中國領事館而被關閉。特朗普政府指控該設施是中國從事間諜活動的樞紐。

中國否認了這些指控,但稍後對駐成都的美國人員的活動,也提出了類似的指控。人權專家團體說,此舉對於收集來自西藏和新疆的可靠資訊至關重要。

另據西藏人權組織的一份新的報告中說,生活在中國統治之下的藏人,通常被剝奪了接受公正審判的權利,針對他們的司法程式,經常是秘密進行的,而在酷刑中獲得的供詞,則是在法庭上對他們使用的證據。

總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TCHRD)在2020年7月的報告“行使公平權利的障礙”中說,在審判中,尤其是在被認為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案件中,“很少有人告知西藏當事人尋求律師的權利”。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表示,他們很少能夠聘請自己選擇的辯護律師。許多人在審判中沒有法律代表,在涉及“國家安全”或“國家機密”指控的法院程式中,“針對藏人的案件,大多完全不向公眾和媒體公開。”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說,家人通常也不會被告知親人被拘留或被捕的情況,特別是在審前拘留期間,他們最有可能遭受嚴刑拷打。“由於藏人被拘留者,大多未經適當程式就被指控犯有國家安全罪,因此他們被單獨關押了幾個月,有時甚至還沒有被發現仍活著。”

該中心並說,與此同時,中國的檢察官扮演著“作為法律程式的檢察官和監督者的雙重角色”。“它監督法官和法院的工作,並可以要求重新考慮案件,包括煽動和擴大審前拘留,這導致嚴重的利益衝突和缺乏獨立的監督。”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研究員波瑪嘉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試圖在社會和環境問題上,對中國政府表達不滿的藏人經常被捕。他說:“被捕的藏人被禁止接受公正審判,”
他援引西藏社區領袖阿雅·桑劄的案例,阿雅·桑劄曾在網上發佈有關環境破壞和中國官員挪用扶貧資金的批評,以及公開宣導藏語權利的劄西旺楚。

波瑪嘉說,兩人現在都已被判處長期徒刑,兩人也都沒有 犯下任何違背中國憲法和法律的犯罪行為。而這在刑事訴訟中常常被忽視。他說:“在中國,不存在司法獨立,因為中共任命了不贊成任何反對中共的案件的法官。”

同時,由於對中國藏族地區的通訊採取了鎮壓措施,因此無法正常地將資訊傳遞給外界,波瑪嘉補充說:“我們仍然不知道被捕的藏族人數。”

自由亞洲電臺曾經報導過許多秘密審判的案子,被告被單獨監禁,在通過判決但未公開之前,很少或根本沒有律師聯繫。

去年,一名藏族僧侶被單獨監禁了14個月,並在四川省的多個地方和各個拘留所之間來回移轉後被判入獄三年,中國人權律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中國很少有律師願意或能夠在政治案件中,代表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

紐約的中國律師兼維權人士滕彪說:“中國沒收了人權律師的執照。”他指的是2015年7月9日發起的對維權律師的全面鎮壓,剝奪了該行業的地位,並仍然聲稱受害者。滕彪說:“即使一個藏族家庭試圖聘請律師進行辯護,他們也擔心中國政府會進一步報復。”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在其報告中說:“在中國和西藏,“ [中國的]憲法明確規定了法治,但憲法也規定了[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具有優先地位,並且高於一切。由於缺乏司法獨立性,對辯護律師的限制以及維護穩定的總體要求,高定罪率可能會持續下去。”該中心指出:“國家和党的安全至高無上。”

而中國政府指定的班禪喇嘛,最近罕見地訪問了西藏首府拉薩

有關消息稱,西藏的班禪喇嘛,是北京當局選出的一位高級喇嘛,以取代被藏人更廣泛認可的真正的候選人。班禪喇嘛最近罕見地訪問了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這次訪問很少見,而且鮮為人知。據官方媒體報導,當地政府官員接見了他。

報導稱,堅贊諾布(Gyaltsen Norbu)於7月31日抵達拉薩,受到中國當局,學生和公務員的問候,後來於8月3日在拉薩的大昭寺祈禱。

不過,一位當地居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拉薩市似乎很少有人知道班禪喇嘛的來訪。這位匿名人士說,通常嚴格限制進入的大昭寺和拉薩市舊城區八廓街,但是幾天前,在那裡部署的員警比平時更多。”
消息人士又說,當時堅贊·諾布可能正在訪問,他並補充說:“很少有藏人知道中國任命的班禪喇嘛,只有那些不瞭解他的背景的人才會非常關心他。”

在流亡的達賴喇嘛確定另一個孩子,六歲的更登確吉尼瑪(Gendun Choekyi Nyima)作為廣受尊敬的宗教人物的轉世後,北京於1995年採取報復行動,將堅贊·諾布稱為班禪喇嘛。藏族傳統認為,高階喇嘛和其他受尊敬的宗教領袖,死後會借由孩子的身體轉世。達賴喇嘛選出的更登確吉尼瑪於1995年和家人一起被中國拘留,此後一直沒有人聽到他的消息。

同時,中國當局很難說服藏人接受堅贊·諾布作為中國藏傳佛教的正式面孔,傳統上忠於達賴喇嘛的普通藏人和僧侶不願接受他。

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政策研究所研究員丹增·次丹說 “多年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努力增強堅贊·諾布的精神形象,而他們最大的挑戰就是讓他贏得藏族人民的心,因此,中國政府已讓他訪問拉薩和西藏自治區的藏族農區,遊牧區和寺院,以獲得他們的批准。他們這樣做,是希望這將賦予他精神上的權威,去選擇下一位達賴喇嘛。”

1959年藏族反抗中國統治的民族起義失敗後,現任達賴喇嘛被中國領導人視為分離主義者,逃離西藏流亡印度,他上個月年滿85歲,現住在達蘭薩拉。

在8月1日發表的一份聲明中,五名聯合國人權專家和聯合國關於強迫失蹤和任意拘留的工作組成員,呼籲中國公開披露被流亡的達賴喇嘛選擇的失蹤班禪的下落。
同時,總部位於華盛頓的人權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8月4日表示,北京操縱任命西藏佛教領袖的行為“明顯違反了人權法。因此,國際社會應加倍努力,保護藏人選擇未來的達賴喇嘛的權利,而不受中國政府的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