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7-31

西藏縱覽:成都領事館關閉可能減緩美國在西藏的資訊收集


  

七月二十一日,中國政府關閉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這是為報復華盛頓在前一周關閉休士頓中國領事館而採取的行動。消息人士稱,當下中國此舉將阻礙美國收集有關西藏及其他藏族地區侵犯人權的資料的努力。在遭指控被用作中國間諜的基地後,中國駐休士頓領事館被下令關閉。中國外交部否認該指控,同時對駐成都的美國外交人員的活動也提出了類似要求。成都是四川省省會,其西部山區是康巴歷史悠久的藏族地區的一部分。駐在這個擁有1600萬人口城市的美國領事館的外交官們,密切注視著四川和西部廣大的西藏自治區的西藏問題。

現在,失去成都領事館將減慢美國收集有關西藏和中國西北維吾爾自治區人權狀況的資訊的能力,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人權觀察組織中國區主任蘇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向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如此表示。

理查森說:“從收集有關藏族地區和維吾爾地區正在發生的事情的良好資訊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現實問題”。她說:“多年來,領事館一直是收集第一手資料的重要職位,目前尚不清楚國務院是否或何時能夠恢復這一行動。”

總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員丹增·拉珍說,中國將成都領事館作為關閉對象,因為西藏和新疆是美國批評中國在少數民族地區人權記錄的主要焦點。拉珍說:“中國視成都領事館,是美國情報部門收集新疆和西藏實際情況的管道,因此,中國針鋒相對的報復措施,已關閉了照亮這些地方的燈”。

總部位於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常務理事次仁·措莫(Tsering Tsomo)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幾乎沒有空間討論西藏的人權狀況。現在,隨著成都領事館被迫關閉,就連對人權保護的希望也渺茫,中國在西藏的問責制也消失了。眼下,中國將在西藏獲得控制權,並將使事情變得越來越糟”。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主席馬特奧·麥卡奇(Matteo Mecacci)說,甚至在成都領事館關閉之前,“美國外交人員已經很少進入西藏地區”,他說:“國務院關於【西藏旅行對等法】的報告明確了這一點,”並補充說,較早的2002年美國《西藏政策法》要求美國政府繼續監督西藏的局勢。“因此,不管成都領事館在那兒,我們都有信心,國務院將繼續努力滿足這一要求。”

與此同時,中國遊客擁入拉薩聖地,當地卻禁止藏人進入。

據拉薩消息人士稱,隨著對新冠病毒預防措施的放鬆,中國遊客大量湧入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市,由於該市向外部遊客開放,許多西藏人被禁止進入擁擠的宗教場所。一位元當地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自從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擔憂減輕以來,來自中國內地的遊客人數增加了三倍。他說,每天約有4,000人參觀拉薩的布達拉宮,那裡是西藏流亡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冬宮。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說:“這對藏族的遺產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此外,從拉薩以外地區來訪的藏人受到嚴格限制,並受到不同待遇。”他說:“西藏的西藏人抱怨說,他們的文化正在成為中國遊客的表演品,而西藏人本身被剝奪了保存和珍惜其傳統的機會。”

消息人士說,中國遊客可以自由參觀拉薩著名的大昭寺所在地的楚拉康寺Tsuklhakhang,而西藏遊客則受到了徹底的篩選,政府工作人員,退休人員和在校學生也被完全禁止進入。消息人士並說,與此同時,即使在暑假期間,也不允許藏族學生參觀當地的寺院。嚴格禁止藏族官員,政府工作人員,退休人員和學生參觀拉薩的神聖的西藏寺院。但是,中國遊客受到寺廟的熱烈歡迎,並享有特殊的特權”。

另一位元消息人士稱,中國遊客還在所到之處散落垃圾,對當地的文化和傳統不夠敏感,這激怒了經常抱怨的當地居民。中國遊客在中央八廓街地區和布達拉宮等聖地吸煙。他們把空瓶子丟在地上,並且到處亂扔垃圾”。他還說:“當藏人面對他們並與他們理論時,中國員警站在中國遊客的一邊,並指責藏人製造種族不和諧,這給他們帶來了麻煩”。這位元消息人士還補充說:“到達拉薩的中國人,並沒有遵守社交距離,有些人對藏人的宗教情感不敏感,他們沿著錯誤的方向繞過八廓街地區,並在禁止進入的地方擺姿勢拍照。中國遊客正在成為西藏朝聖者的煩惱。”

然而官方支持旅遊業務。另一個消息來源告訴自由亞洲電臺,7月22日,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吳英傑訪問西藏旅遊局,敦促西藏旅遊局“更加有效率”地回應中國大陸遊客的需求,並將西藏的旅遊業恢復到新冠病毒爆發之前的地位。然後,他漫步在拉薩市場,向他看到的中國遊客致以問候。



消息人士說:“拉薩和西藏其他地方,正成為中國遊客的重要旅遊勝地,這對西藏人民的生活方式產生了不利影響,”他補充說,“他們的日常生活習慣,文化傳統和習俗正在被邊緣化。許多藏民擔心,年輕的藏人現在在與自己文化脫節的環境中成長,他們的文化與他們越來越不相關。”

消息人士並稱,與此同時,拉薩仍受到警方的嚴密監視,閉路電視攝像機安裝在每條主要街道的拐角處。

而自由亞洲電臺也在最近獲悉,一位名叫桑珠的前藏族政治犯,在服刑兩年後獲釋,多年來健康不佳,今年年初在西藏自治區拉薩市的一家醫院死亡。桑珠是西藏拉薩林周縣江熱夏鄉人,他先前是哲蚌寺僧人,法名為赤列曲旦。

據另一名流亡國外的前政治犯恩旺·沃巴表示,由於中國當局對政治敏感的西藏地區所實施的資訊鎮壓,桑珠二月份去世的消息因而被推遲不為外界所知。恩旺·沃巴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桑珠在入住拉薩市人民醫院15天后,於2月17日死亡。”
沃巴援引該地區消息人士的話說:“這表明我們許多人越來越難以從西藏內部接收資訊。”

桑珠逝世時年僅50歲,他因參加一系列抗議活動而被判入獄7年,曾參與1987年在拉薩舉行的一次抗議活動,當時一間中國警察局被燒毀。

沃巴說“他最終因參加1992年5月12日在拉薩與其他16名和尚的和平示威而被捕,並被判處三年徒刑。刑滿獲釋後,拉薩哲蚌寺的僧侶桑珠,被禁止返回那裡,他在拉薩找到了臨時工作,負責印刷和複製藏傳佛教噶舉派的宗教經典。但他繼續分發政治小冊子和文學作品,結果他在工作地點被捕,並被判處四年徒刑,”
沃巴又說, “被釋放後,發現桑珠患有某些疾病,包括糖尿病。”

中國監獄中的酷刑和嚴酷條件,常常對監禁在那裡的藏人囚犯的身心健康造成永久性損害,使許多人長期處於疾病狀態,當局甚至禁止他們接受治療,許多藏人政治犯甚至因此染上重病而不幸身亡,或者在釋放後陷於癱瘓,許多人在釋放後不久或在多年的痛苦中死亡。消息人士稱,根據藏人行政中央官網報導的消息指出,獲釋返家的桑珠,因患有糖尿病而不幸逝世,他也和其他許多藏人政治犯一樣,遭受中共的各種身心虐待。
桑珠是過去六個月內,在中國西藏地區死亡的四位元前政治犯之一,其他人是西藏東部那曲索縣日布丹寺的僧人根敦西饒Gendun
Sherab,四川色達縣泥朵鎮普吾寺的僧人秋機。還有一位來自西藏自治區拉薩市墨竹工卡縣甲瑪鄉僧人次仁巴珠,“中國監獄的生活條件極差。特別是當囚犯被迫接受盤問時,審訊者對他們使用極端暴力,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想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