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7-20

“不願臺灣成西藏” 達賴喇嘛派駐臺灣首位佛法博士強巴加措圓寂


“不願臺灣成西藏” 達賴喇嘛派駐臺灣首位佛法博士強巴加措圓寂

  

第一位受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派任臺灣講法的佛學博士強巴加措格西,7月14日圓寂,在世85年。(Artemas
Liu攝、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提供)

第一位受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派任臺灣講法的佛學博士強巴加措7月14日在台圓寂,享壽八十五歲。多名學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提到,強巴加措格西曾在文化大革命時期被勞改二十年,卻沒有仇恨,令他們見識到藏傳佛教的力量。格西在臺灣講經二十二年,喚起更多人瞭解西藏問題,不願見到臺灣變成西藏。

臺灣前總統李登輝1997年邀請達賴喇嘛訪問臺灣後,在台推動成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強巴加措格西因為學養兼備,被達賴喇嘛選派擔任基金會首位佛法老師,從1997年7月一直任教到2002年退休,退休後仍應弟子邀請留在臺灣講法,前後二十二年,被學生視為人生導師。

臺灣跨黨派46立委撐西藏 成立國會西藏連線

達賴喇嘛許下85歲生日願望:訪問臺灣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祝賀蔡英文連任

強巴加措的學生稱他“格西拉”,格西是佛學最高博士學位。去年四月,強巴加措跟年輕法友討論臺北捷運殺人事件犯罪者心態和社會文化價值觀的影響。當時他說:“西藏文化是內心的文化、慈悲的文化,心口合一,面對自己不喜歡的人不會放棄,不會因為討厭他、放棄他、不跟他來往。”這樣問答式透過社會議題深究佛法的風格,在強巴加措圓寂後成為絕響。

鼓勵學生多思辯關注社會 不願臺灣成為西藏

擔任醫師的張同學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提到,格西拉常說,學佛法不是在那求神拜佛,只顧自己宗教,要關注社會世界,多思考、多討論,才會真正理解佛法。格西拉7歲在拉薩沙拉寺出家,當時無憂無慮在寺廟學佛,25歲拿到格西學位,很會辯經講佛法,可是等到共產黨入侵西藏,災難降臨在西藏人身上,他才深刻地用佛法思考,為什麼西藏人會變成這樣?為什麼中國政府要這樣對待西藏人?

張同學:“很多人會祈福誦經,他都沒有,他都一直躺在床上思考這件事情。他認為有一部份原因是西藏人自己把權益損害,共產黨一開始來,給西藏人很多好處,好像跟你很友好,一開始有人覺得不ok,有人接受好處,慢慢透過經濟影響被控制。你若盲信聽上師講,沒法辨別整個民族面臨的危機很危險。他說他留在臺灣,就是希望臺灣不要跟西藏一樣。”

20年勞改 手上還留有石頭 內心卻沒有仇恨

強巴加措生前曾自述,文化大革命發生時他25歲,被中國政府認為只會念書,對國家沒貢獻,送去勞動改造20年,前2年發配農村種田,第3年去養豬,其餘17年都在拉薩山邊敲石頭,負責敲成一塊塊石塊給中共黨部蓋房子,以及用來築雅魯藏布江旁河堤。

張同學說,格西拉敲石頭敲了17年,手上還留有一塊石頭卡在皮膚:“有給我看他手上的石頭,已卡在皮膚。格西拉說,當時他們邊敲石頭,遠方可以聽到廣播誰的名字,那邊就是刑場,槍聲碰碰碰,聽到都是認識的人,他們是在極痛苦的情況下活過來的。”

張同學曾疑問為什麼在他身上沒有看到仇恨和創傷?強巴加措回答,如果你只擔心自己,思考範圍只有在你自己,就很痛苦。他就一直想西藏民族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世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當關心範圍愈廣,痛苦減少愈多,心胸開闊著眼眾生苦難,自己受過那些苦就不會放在心上,因為他理解對方為什麼這樣。

西藏人流亡只剩天地但60年過去有很多真朋友
共產黨可有真心的朋友?

張同學說,當時聽完格西拉的話,令她相當震撼:“他(強巴加措)說,西藏人剛流亡出來的時候,藏人有一句話‘我們只有剩天空跟土地’,就是什麼都沒有了。可是經過60年以後,西藏人在國際上有很多朋友,但是你看共產黨他們真心的朋友有哪些?他舉例美國眾議院議長南茜佩洛西常會去印度達蘭薩拉聲援藏人,是真心的朋友。”

張同學提到,西藏人沒有仇恨最重要關鍵是“忍辱”修的很好:“格西拉最強調忍辱,是不要有傷害別人的心,這不是懦弱,也不是逃避,如果別人傷害我們,我們去傷害他們,是很自然很簡單的事,但西藏人教育的核心是非暴力。格西拉說,你遭受痛苦不要想報復回去,你要止息這傷害別人的心,去理解他,才有辦法愛他。佛法講的是因果,如果你有害他的心你就會痛苦,你有利益別人的心就會快樂。修行就是讓你們把痛苦轉為快樂的過程。”

張同學回憶,2017年7月13日劉曉波過世,格西拉說他當晚睡不好,連自己母親過世都沒有那麼難受,因為他被劉曉波有偉大的心所撼動。今年7月13日劉曉波逝世3年,她還心想格西拉不知怎麼樣?14號就接到師姐傳出格西拉在醫院病危,他說不急救,走得很安祥。

家徒四壁經書為伴 臨終還關懷弟子不要太為他的事忙碌

12年來跟在強巴加措老格西身邊擔任藏文、中文翻譯的佛教徒李貞慧經常替格西拉送糌粑,她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提到,格西拉過的非常簡樸,家徒四壁,只有經書為伴,仍甘之如貽。每天僅簡單吃糌粑、酥油茶為主度日,糌粑是格西拉最喜歡的食物,他認為是觀音菩薩賜與雪域藏人的特別禮物。

李貞慧說,格西拉自己其實每天都在準備死亡,他覺得最後時間更可貴,要儘量用在思維和禪修,不想為了身體跑醫院,非得忍到不能忍才就醫,他要自然地走,不要用強迫的方式留下來,人生最後一刻還在替別人著想。

李貞慧:“他為我們臺灣人示範西藏文化活生生例子,西藏人很能忍受,再大困難可以忍耐,少欲、知足,很慈悲,凡事都先想到別人,不會想到自己。即使在醫院了,自己很病痛,呼吸很困難的時候,他看我們忙來忙去,他都說:你們先休息一下、先休息一下。他教導我們凡事要先想到別人,做善心的人,善良的人,要把善良擴散出去影響別人。”

李貞慧提到,西藏人一輩子最大心願是見到達賴喇嘛一面。強巴加措在60歲時,認為從西藏到印度見達賴喇嘛一面返回西藏,此生就沒有遺憾,結果達賴喇嘛將他留在印度當佛法老師,之後派他到臺灣傳授佛法。

10天前為達賴喇嘛祝壽 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10天前、達賴喇嘛基金會7月14日在臺北為達賴喇嘛舉辦85歲慶壽會,強巴加措還全程參加,即使身體不舒服,仍一步步地走上台,向尊者獻哈達頂禮。李貞慧:“中國有一些法友聽到他的錄音專程來求法,他們聽到格西拉去世的消息非常難過。他們把內心受感動的經驗告訴我,我真是非常感動,像格西拉是受中國殘害的西藏人,可是他還是想利益中國人。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在達賴喇嘛生日宴會上,很多臺灣年輕人都排隊求見,想邀請他、跟他討論,他都很樂意,還說你們留下電話號碼,我們彼此聯絡,找機會見面討論,已經到身體很不好階段,想利益臺灣人的心還很強。”

李貞慧認為,西藏人民受中國統治了三代仍不屈服、不被同化,是西藏特有的民族意識,和強大的佛法文化,藏人物質欲望低,不會被金錢收買,受到再大迫害以自焚抗暴。藏人有長遠的眼光,認為一年、五年內不能解決的事,甚至到下一代,生生世世都可望會有改變。

強巴加措在文化大革命、勞改後,恢復知識份子地位,曾被共產黨派去布達拉宮、諾布林卡,達賴喇嘛的冬宮、夏宮重建西藏經書和歷史文物研究。強巴加措曾說,共產黨不讓藏人念佛經,在文革時期,燒掉大批有800、900年歷史的經書,當時燒了好幾個月,只剩一點點。在他看來,共產黨是為了留下來作為給世界展示的樣版。

“出家人要關心政治”第一位帶學生參加臺北西藏抗暴紀念遊行的另類藏僧

雪域出版社總編輯盧惠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強巴加措是第一位在臺北街頭三一零西藏抗暴支持西藏遊行的西藏僧侶,每年他都帶著臺灣學生全程走,這幾年年紀雖大還是會到場,在侍者攙扶下,能走多遠走多遠。有好幾位後來在臺灣推動西藏自由運動的臺灣圖博(西藏)之友會創始會員,都是他的學生。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提到,當年達賴喇嘛派了心目中最適合人選到臺灣,指示他要講佛典最核心的哲學,而不是介紹那些儀式或火供等。強巴加措能夠在西藏,重新整理那些沒有被燒掉、被解放軍亂堆疊的殘破佛經核對保存,在臺灣傳授藏傳佛教精髓,還進行很多佛典翻譯工作,終其一生做的都是為西藏宗教文化播種的事業。他不支薪,還把弟子供養多出生活所需都捐給孤兒院、老人,臨走還交待不要為他做什麼。
達瓦才仁還說,很多出家人不願碰政治,尤其在華人社會,強巴加措則非常鼓勵弟子參與世俗的活動,特別是支持西藏自由的運動,這是從“護教”的精神出發。老格西認為,只有在能自由傳播宗教的社會,藏傳佛教才能長久傳承,他可以說是一名很“另類”的出家人。(自由亞洲電臺記者
夏小華 臺北報導 責編 許書婷、何平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