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7-03

西藏縱覽:美國最高宗教官員承諾支持達賴喇嘛重返西藏


  

近日美國最高宗教官員承諾支持達賴喇嘛重返“更多自治”的西藏,而中國當局則要求殘疾藏人,必須譴責達賴喇嘛才能就業。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瞭解這個爭議性的情況。六月三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事務無任所大使薩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他最近一次針對北京迫害中國少數民族的抗議中保證,華盛頓將向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提供援助,以使他從流放地返回具有更大自治權的西藏。

在參加由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CT)舉辦的針對藏裔青年的線上論壇後,這位美國最高宗教官員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現在對西藏的宣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美國前參議員及前州長布朗巴克說:“西藏的問題需要提出並強調,西藏需要更多的自治權,藏人應該能夠自由地實踐自己的信仰,達賴喇嘛如果願意的話必須能夠返回西藏”。

“中國否認所有這些問題,但是在國會兩黨的支持下,我們將使這些事情成為可能,並將西藏問題置於最前沿。”

也在這次論壇活動上發言的美國眾議員吉姆·麥高文(Jim McGovern)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由於在傳授藏語,文化,自然資源和宗教自由方面受到限制,西藏的人權狀況繼續惡化。

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和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眾議員馬可.盧比奧, 也抨擊北京堅持要求由其選擇包括達賴喇嘛在內的西藏宗教領袖的轉世人選,以及他所指的部分旨在“消除獨特的藏族身份”的政策。

盧比奧表示:“我們在批評中國共產黨而不是中國人民,中國人民也在中國的壓迫下遭受苦難。”



“我們聲援西藏人民,並尊崇達賴喇嘛。我們大家在一起,我們希望總統很快將《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簽署為法律。”

1月,一項旨在加強美國支持西藏政策的法案獲得了眾議院的強烈批准。 《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以392票對22票獲得通過,現在需要參議院投票通過,參議院也在審查類似法案。《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由麥高文和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共同發起,簽署成為法律後,將要求中國允許在西藏地區首府拉薩開設美國領事館,然後任何新的中國領事館才能在美國開設。

它還將建立美國的政策,選擇西藏宗教領袖,包括未來流亡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繼任者,是西藏人在不受中國政府干預的情況下做出的決定。

麥高文說:“中國政府不尊重互惠的外交原則。當我們通過《對等進入西藏法案》時,這不僅僅是一個聲明。中國基本上不希望世界看到西藏內部正在發生的事情—藏人如何受到壓制,沒有宗教信仰自由。”

特朗普總統于2018年12月簽署了一項法案,拒絕向負責阻止進入北京統治的喜馬拉雅地區的中國官員簽發簽證。該法案旨在推動美國更多地進入西藏,目前中國對美國的外交官和記者基本上不對外開放。

2018年《對等進入西藏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確定負責將包括藏族裔美國人在內的美國公民排除在中國西藏自治區中的中國官員,然後禁止他們進入美國。

該法律還要求國務院每年向國會提供一份被禁止進入西藏的美國公民名單。

稍早時候,在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論召開的壇期間,布朗巴克Brownback和麥高文都鼓勵年輕的藏裔美國人通過在美國政府機關申請實習機會來宣傳西藏,並積極參加在他們祖先的領土上的競選活動。

《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是美國國會為使中國對西藏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侵犯人權行為負責的一系列措施中的最新措施,據信中共當局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拘捕了多達180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群體。自2017年4月以來,該網路由大約1300個拘留營組成。

5月中旬美國參議院通過相關法案後,美國眾議院也於五月下旬經由代理投票方式以413-1投票通過了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標誌著任何政府針對中國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迫害維吾爾人的第一項立法。

該法案將制裁負責在該地區任意監禁,強迫勞動和其他虐待行為的中國政府官員,譴責中共的再教育營制度,並要求美國政府機構定期監視該地區的局勢,以便在特朗普簽署法律後立即實施制裁。

另外據報導指出,有關當局要求殘疾藏人必須譴責達賴喇嘛才能就業。一項國家指示說,在中國政府部門尋求低薪工作的殘疾西藏人現在必須通過政治考試才能獲得就業資格,而申請者必須拒絕“種族分離”,並譴責西藏流亡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

招聘通知書於6月11日在西藏自治區發佈,將就業限制為“在反分裂的政治原則上具有堅定立場,批評達賴,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

該通知是自由亞洲電臺獲得的副本,通知中還要求求職者包括駕駛員,辦公室清潔工,廚房幫手和其他類型的支持人員以“支持執政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招聘通知繼續說:“殘疾求職者必須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和法律。”

在美國的中國分析員拉瑪嘉(Ganze Lama Kyab)在最近的採訪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中國人甚至要求殘疾的西藏人現在必須具備政治資格才能找到工作,這“顯示出中共的高度不安全感。”

“這突顯出,在西藏,中國政府的當務之急是政治上的正確性,這是招聘的首要條件。任何不遵守中國官方政策路線的人現在都沒有機會在西藏謀生,”他說。

消息人士在較早的報導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在中國藏族地區尋求於當地擔任輔助員警工作的藏人,也因各種疑慮而被禁止就業,招募人員被告知取消從事“分裂活動”或擁有離開西藏流亡國外的家庭成員的資格。一位現居住在印度的西藏昌多府前居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我的弟弟試圖加入中國員警部隊,
但由於我現在在印度,他們拒絕了我的兄弟的申請 ”。

與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流亡政府有關係的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員西德·達瓦表示,想要加入中國軍隊的藏人,也必須沒有參與西藏政治活動的記錄。

達瓦說:“中國鎮壓西藏人對達賴喇嘛的忠誠和奉獻精神違反了國際法,也違反了言論自由和敬拜自由,甚至違反了中國自己的法律,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

在被中國領導人視作危險的分裂主義者的情況下,達賴喇嘛在1959年針對中國統治的西藏民族起義失敗中逃離了西藏,流亡印度。

藏人展示達賴喇嘛的照片,公開慶祝他的生日,並在手機或其他社交媒體上分享他的教義,常常受到嚴厲的懲罰。同時,中國當局對西藏和中國西部的藏族地區保持嚴格控制,限制藏人的政治活動以及和平表達文化和宗教身份的行為,並使藏人遭受監禁,酷刑和法外處決。

與此同時,尼泊爾與中國的親密關係削弱了藏人的人權保護。

近日人權組織表示,尼泊爾與中國的密切政治關係,使在這個喜馬拉雅國家的藏族難民無法確定自己的地位,容易遭受濫用權利,並受到行動自由和言論自由的限制。

尼泊爾與西藏有著很長的邊境線,是至少2萬名流亡者的家園,這些流放者始於1959年。當時,由於一次反抗中國統治的起義失敗,西藏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印度的喜馬拉雅山麓避難。

尼泊爾被中國視為其“一帶一路”倡議(BRI)的合作夥伴,以通過基礎設施投資促進全球貿易,加德滿都政府援引了中國數百萬美元投資的承諾,以限制藏人在該國的活動。

根據兩個人權組織寫給聯合國的報告指出,藏人難民通常缺乏適當的證件,由於加德滿都與北京的深化聯繫,所有情況都惡化了。最近到來的難民,面臨被驅逐回中國的威脅,他們的言論自由被壓制。

自1994年以後到達尼泊爾的藏族難民,沒有法律地位,常常面臨不平等的待遇和權利限制。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和巴黎的國際人權聯合會在尼泊爾的人權記錄接受審查前這樣告訴聯合國。“雖然先前的難民身份卡系統承認居住在尼泊爾的藏人的合法身份,但尼泊爾政府於1994年停止發行該卡。在尼泊爾的西藏人面臨的所有人權問題,都源於這種基本缺乏法律認可的問題,”報告說。

任職于尼泊爾人權組織(HURON)的一位名叫桑波的藏人說,尼泊爾政府繼續拒絕向新近抵達尼泊爾的藏族難民發放難民身份證。

桑波說:“非政府組織,西藏福利辦公室和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在當地的辦公室,都向尼泊爾政府發出了新的難民身份證要求,但均告無效。”

他補充說,沒有這些卡,西藏人甚至被剝奪了上學或謀生的所有權利,即使自己創辦企業也是如此。

根據尼泊爾人權組織在2017年進行的一項研究,至少有12,331名生活在尼泊爾的藏族難民沒有證明檔,其中40%的人在進行研究時未滿16歲,並出生在其收容國。在提交給聯合國的報告中說,作為尼泊爾的非公民,西藏人被剝奪了進入該國中學和大學的權利,並被禁止在公共部門工作。

人權組織寫道,在私營部門,“西藏人受到歧視,因為雇主經常認為他們會在雇用藏人方面面臨嚴重後果”。報告還說,那些從他們曾經獨立而現在被中國政府統治的家園逃離壓迫的西藏人,現在仍處於不斷被驅逐出境的危險中。不計其數的潛在難民,在他們試圖穿越安全地區後,由尼泊爾交還給中國邊防軍。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聯合國宣導團隊負責人凱.穆勒Kai Mueller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中尼兩國最近在刑事事項和邊境管理系統上簽署的條約尤其令人擔憂。他說:“我們擔心這可能導致在尼泊爾的藏人的權利進一步受到削弱,例如,如果尼泊爾政府將藏人送回中國當局手中,這可能會導致迫害,酷刑或監禁”
。穆勒並說:“我認為,國際社會應就尼泊爾的趨勢和進一步發展進行非常非常密切的監督,尼泊爾是一個越來越與北京保持一致的國家,從而導致尼泊爾的權利全面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