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6-24

流亡藏人學者:西藏語言文化正面臨邊緣化危機


  

【西藏之聲2020年6月23日報導】西藏政策研究中心教育小組研究員噶瑪丹增於上週發布文章《另一種流行病:西藏文化的邊緣化》,文章指出除了有大量的中國人移居西藏,每年甚至有超過兩千萬的中國遊客至“西藏自治區”觀光,這迫使當地藏人使用中文,並進一步讓藏語面臨邊緣化的困境。同時,文章呼籲中共為了藏人的合理需求修改教育政策,並實施一個有益於藏人未來與西藏文化遺產的政策。

藏人行政中央下屬機構“西藏政策研究中心”教育小組研究員噶瑪丹增(Karma Tenzin)於上週(6月19日)發布文章《另一種流行病:西藏文化的邊緣化》(The other ' pandemic': marginalization of Tibetan culture),文章指出中共當局必須重新審視對西藏境內藏人青年所實施的教育政策。

文章指出西藏仍然是世界上人權狀況最惡劣的地區之一,中共自侵占西藏以來實施鐵腕政策,數十萬境內藏人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死亡,同時無以數計的西藏寺院亦遭到摧毀。此外,中共當局不僅向西藏人民施加壓力,而且試圖將西藏塑造成“中國西藏”的形象。

隨著世界開始關注武漢新冠疫情,中共卻持續對境內藏人實行壓迫性政策,特別是對藏語文教育造成嚴重的影響。文章並指出西藏阿壩當局於今年4月宣布一項教育政策,該政策將中文做為學校所有科目的教學語言。然而,這項政策明顯違反了中國憲法中保障少數民族語言的權利。

此外,文章提到在西藏境內的人口持續增加,有大量的中國人移居西藏,其原因主要為中共當局的鼓勵,藏人因此面臨到在家園成為少數群體的威脅,以及西藏語言與文化遭到中國同化的壓力。同時文章指出,每年有超過兩千萬的中國遊客至“西藏自治區”觀光,這迫使當地藏人使用中文,並進一步讓藏語面臨邊緣化的困境。

同時文章表示,境內藏人在中共當局巨大的壓力下仍然選擇反抗,例如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大規模的抗議證明了藏人的立場,而在2010年數千名藏人學生於西藏東部熱貢(今同仁縣)抗議當局以中文取代藏語作為教學語言,更是表明了不同世代的藏人對於中共邊緣化西藏語言與文化政策感到不滿。

文章指出這些抗議事件顯示出,在中共歧視性教育下成長的藏人青年並不全盤接受當局於西藏實施的政策。同時,文章呼籲中共當局為了藏人的合理需求修改教育政策,並實施一個有益於藏人未來與西藏文化遺產的政策。(札墨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