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6-24

接納西藏難民60年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266045461362246
聯合國估計,每分鐘就有20人為了逃避戰爭、迫害或恐怖而不顧一切逃離國土。1949年,藏人看到自己的國家遭到中國政府的侵略,條件越來越殘酷,最終導致1959年藏人抵抗,數百萬藏人被殺害,迫使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與8萬藏人一起流亡印度尋求庇護成為難民。

在接下來的60年裡,藏人民眾在印度政府的慷慨援助和大力支持下,成功地在印度建立了流亡西藏政府,並在達賴喇嘛尊者和藏人行政中央的領導下,復興了中國政府試圖在西藏摧毀的豐富的西藏傳統文化。

在6月20日世界難民日前夕,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新聞設”發佈了第二部西藏難民紀錄片,作為其難民聲音系列的一部分。

達蘭薩拉的一批當地小企業主分享了他們對流亡藏人社區的看法。從他們與抵達印度的第一代流亡藏人的接觸到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取得的顯著成績,包括對流亡社區的重大文化和經濟影響,以及他們分享了他們對過去和現在西藏難民社區的記憶。

在達蘭薩拉山鎮的一位店主分享了他父母傳下來的難民戶口,“1947年印度分治後,我小時候常聽父母說,我父母和祖父母,我們有一個龐大的家庭。

“他們從巴基斯坦經阿姆利則和帕坦科特遷往達蘭薩拉。在抵達這裡的同時,印度政府為難民建立了難民營。所以我們也得到了難民的地位,我們是作為難民來的。我們工作很努力。他們已經照顧好了他們的家庭。同樣,藏人在中國佔領西藏後來到這裡,他們也是難民。我們當時的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非常誠懇地歡迎他們並給他們一個家。在我看來,他們過得很體面。”

另一個印度人說:“我從來沒有把他們當成難民,我是看著他們長大的,一直是這樣,我從來沒有把他們當成難民,對我來說,他們就像當地公民一樣。”另一個印度人說,“他們也非常積極地維護環境清潔,是一個很好的市民。”

一位店主說:“在我很小的時候藏人來了。那一代來到這裡的藏人現在肯定已經70多歲了。他們是我的好顧客。每當他們來的時候,他們都會停下來和我聊上幾分鐘,然後才離開。”

一位印度裁縫說:“我以前做過男裝裁縫。碰巧有一位藏族婦女來找我們,她讓我們給她做一件chupa(西藏傳統服裝)。那是我們第一次做藏裝。大師看了一眼設計,給她做了一件藏裝。現在,距我們開始製作藏裝已有40年了。今天,我們只為藏民製作藏裝、披肩和上衣套裝。”

“如果我們談論他們在達蘭薩拉的貢獻,藏人已經做出了相當大的貢獻,因為達蘭薩拉的聲望主要是由達賴喇嘛尊者抵達此後增長的。另一位印度人說:“在很大程度上,由於達賴喇嘛尊者,這裡已經成為一個指定的旅遊目的地,在這方面,流亡藏人社區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最大的貢獻就是他們熱心正直,沒有比這更大的貢獻了。”

雖然他們在達蘭薩拉的未來也很美好,但如果西藏真的獲得自由,那將是偉大的。西藏是他們自己的國家所以會很棒。即使他們留在這裡,也沒有問題,但你自己的國家永遠是你自己的。”

我希望他們能收回自己的國家,因為西藏是他們自己的國家。 人們之間的問題也將會減少,達賴喇嘛尊者也能返回西藏團聚。”

第七個人說,我認為他們有權返回故土,但很遺憾沒有人站出來幫忙。因為害怕激怒中國,沒有一個國家挺身而出,這確實是一件令人尷尬的事情。”

從1959年3月30日印度政府給予達賴喇嘛尊者和跟隨他流亡的8萬西藏難民庇護開始,印度就一直是西藏人民的第二個家園,以其他國家從未有過的方式支援西藏領導的可持續性和西藏自由鬥爭。

在今年的世界難民日,當我們慶祝藏人的成功故事、世界上最成功的難民社區的故事時,我們感謝並讚揚我們的東道主、偉大的印度國家的仁慈和慷慨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