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6-22

西藏縱覽:藏族商販受歧視,藏區生態遭破壞


西藏縱覽:藏族商販受歧視,藏區生態遭破壞

  

成都藏民街道景象。(Public Domain)

據消息人士稱,六月一日,四川省省會成都市的中國員警沒收了數百名西藏街頭小販的商品,理由是對新冠病毒可能在該城市傳播,影響健康而感到擔憂。當地消息人士在6月2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在對成都市其他企業的限制取消之後,此舉導致藏人和員警之間的緊張關係日益加劇,成都市武侯祠街區的藏族商販聲稱他們受到歧視。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藏族商人這麼說,“經過數月的停業後,藏族商人和街頭小販第一次再次開始在成都的街市上出售服裝,珠寶和水果,但中國便衣和身穿制服的員警現在已下令他們離開該地區,並沒收了他們的貨物。從當下開始,他們不得在該地區出售任何東西。”

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觀看了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的一段視頻,該視頻顯示藏族商人向警方提出申訴,一名婦女詢問為什麼與該地區其他商人“受到不同的待遇”,並說“我們也是中國公民。”自由亞洲電臺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在該地區將近200至300家攤販中,幾乎全部是藏族,其他的則是漢族。“一些藏人在成都照顧住院就醫的親人時,從事小生意來謀生。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來自安多和康巴,在2008年西藏抗議運動期間被驅逐出西藏首府拉薩。”

他說:“他們只是在努力維持生計,而否定藏人的權利只會使他們的生活更加艱難和悲傷。”

消息人士並稱,商販們現在被告知市場區域缺乏適當的衛生條件,因此不允許他們在那裡銷售商品。 “但實際上,中國公安局更關注市場區域吸引的大批藏人。”

他說,警方還警告藏人,如果他們想到警察局去試圖取回他們的物品,將被拘留。他還說:“不是正式成都市居民的西藏人,越來越難從中國房東那裡獲得租約,甚至中國的計程車司機都猶豫是否要載送藏人當作乘客,”他補充說,現在成都市普遍存在對藏人的歧視。

另據西藏倡議團體的報告稱,在中國藏族地區尋求在當地擔任輔助員警工作的藏人,由於各種考量而被禁止就業,招募人員被告知取消從事“分裂活動”或擁有離開西藏流亡國外的家庭成員的申請資格。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在6月11日的一份報告中說,現在要被考慮雇用就業,申請人必須從未參與過針對中國在西藏地區政策的抗議活動,也不得散佈“破壞社會穩定的謠言和虛假資訊”。

根據5月25日在西藏東部的康區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縣的八個政府部門發佈的準則中,其他隱瞞條件還包括隱瞞或與“非法人士”有聯繫,並支持或資助“民族分離活動”。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表示:“中國政府經常宣稱藏人表達其獨特的文化和宗教信仰是一種“分裂活動”,”該組織並指出,近年來,中國西部四川省藏族人口稠密的縣城“看到了對藏族身份、宗教和文化充滿活力的表達”。

理塘作為西藏流亡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第七和十一世的出生地,對藏人也是很重要。藏人屢屢抗議,要求達賴喇嘛從印度返回,並反對北京對西藏地區的統治。

在中國領導人視其為危險的分裂主義者的情況下,達賴喇嘛在1959年反抗中國統治的起義失敗中逃離了西藏,流亡印度。中共政權于1950年進軍獨立的喜馬拉雅地區。

藏人展示達賴喇嘛的照片,公開慶祝他的生日,或在手機或其他社交媒體上分享他的教義常常受到嚴厲的懲罰。

較早於5月2日在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稻城縣和在西藏自治區山南市發佈的職位公告,也排除了那些從“非法海外組織”獲得資金,或其家庭成員“非法進入或離開了國家。”資訊和通信技術部表示,與此同時,當局通常要求在西藏自治區擔任員警工作的申請者“對反對分裂主義的政治原則有明確的瞭解”。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在6月11日表示:“在上述所有案件中,中國當局都將完全合法的活動定義為應受懲罰的行為,例如,思考西藏歷史上的獨立,尊崇達賴喇嘛並批評西藏當前的政治制度”。人權組織說,所有這些都受到國際法的保護,特別是受到言論,宗教或信仰自由權的保護。

西藏消息人士在早前的報導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儘管有官方媒體報導了高就業率,但西藏的專校和大學畢業生仍難以在中國的西藏地區找到工作。在令人豔羨的政府部門中,藏人的就業機會已經遠遠離開了人們的視野,越來越多的中國大學畢業生來到中國的藏族地區競爭工作。

消息人士說,隨著中國尋求在藏族地區促進中國文化和語言的主導地位,對漢語普通話水準的測試要求和考慮就業的需求,進一步使藏族學生處於劣勢。近年來,語言權利已成為藏族維護民族身份的努力的重點,非正式組織的語言課程通常被視為“非法社團”,而教師則遭到拘留和逮捕。

另據西藏消息人士表示,中國當局聲稱北京統治下的西藏已經保護和維護了其環境,這與礦山傷痕累累的山脈及的化學廢物污染的河流相矛盾,西藏人抗議中國礦業公司對自己家園造成的傷害,經常遭到毆打和逮捕。

6月5日官方新華社報導,一份政府報告顯示:“中國西南西藏自治區仍是全球環境品質最好的地區,2019年當地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穩定。”

《新華社》在英文《中國日報》上報導:“該地區生態與環境部門發佈的報告顯示,去年主要河流和湖泊的水質,以及該地區的空氣品質仍然良好”。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政策研究所的藏族環境研究員滇巴堅贊Zamlha Tenpa Gyaltsen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向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中國在西藏地區的採礦活動“已對環境造成了極大傷害”。

“作為世界屋脊的西藏曾經有一個原始的環境,空氣和水幾乎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中國人過度開採藏族自然資源,這造成了空氣和水污染問題,許多動物現已滅絕,” 滇巴堅贊說。

與此同時,住在西藏自治區那曲市的藏族人說,那曲市最近的建築熱潮從2018年起被指定為地級市後,吸引了許多中國移民到該地區。

消息人士在不願透露姓名的情況下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由於人口的增長,發展活動和建築環境惡化,現在中國發展給這裡帶來的危害已經無法彌補。”

總部設在倫敦的自由西藏於4月24日發佈的報告中指出,中國政府的政策迫使數百萬西藏遊牧人民被迫離開了他們的傳統草原,“開放他們的土地以供開採資源,並終止了維持和保護西藏環境已有數百年傳統的農業實踐”。

自由西藏表示:“中國政府所有的礦業公司正在加快在西藏的銅,金和銀的開採。”該組織補充說,這些礦山通常設在靠近河流的地方,並且這些礦山中的大多數工人是漢人,他們只管工作。不考慮環境或該地區對居住在附近的藏人所蘊含的宗教意義。

自由西藏說,儘管藏人經常對地雷造成的破壞進行抗議,但“這些抗議遭到員警與安全部門的逮捕以及過度使用武力,員警和安全部門經常使用警棍,催淚瓦斯甚至生火驅散抗議者”。
消息人士又說,西藏人在網上呼籲保護環境或結束偷獵受保護野生動物的行為,同時又引起了國家的迅速報復。該州當局認為,當地社區組織的運動對其在政治上敏感的西藏地區的權威和控制構成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