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5-11

西藏縱覽:“民族團結法”改變西藏傳統文化?


  

中國當局現在對西藏實行越來越嚴厲的資訊控制,並嚴格禁止防範外國媒體採訪西藏。有鑒於採訪受阻、驅逐關押的可能性,導致西藏新聞報導銳減。2020年1月11日中共當局通過一項所謂《西藏自治區民族團結進步模範區創建條例》。同時還宣佈該條例於今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中國新的《民族團結法》被視為努力促使藏族文化中國化,讓有識之士為之憂心不已。除此以外,中共當局也積極推廣藏漢通婚,稱為促進民族間的團結。據人權組織和其他專家稱,中國西藏當局進一步加強了對該地區資訊流通的控制,去年逮捕了藏人,原因是他們在社交媒體上分享新聞和觀點,並與流亡的親人聯繫。
審查官員和員警的具體目標是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手機上分享的圖像,並呼籲保留藏語,現在受到政府命令警示要建立中文作為藏語學校主要教學語言的威脅。駐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局局長
塞德里克·阿爾維安尼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已經受到中共嚴格限制的中國藏區的言論自由“由於檢察機關的建立和審查而沒有得到改善。” 他表示:“對於藏人來說,調查和走私西藏以外的資訊仍然極為困難和危險,”他並補充說,北京拒絕讓外國記者自由進入西藏,這使得外界更難評估那裡的情況。
在五月初的年度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駐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在180個國家中將中國排名第177。

自由之家中國,香港和臺灣地區的高級研究人員莎拉·庫克說:“對西藏人來說,與外國記者或自由亞洲電臺這樣的海外媒體交流,要比對其他中國人更加危險”。庫克說:“那裡的人受到的報復比中國其他地區要大。”

國際新聞自由團體強調,今年五月三日世界新聞自由日之前,中國對全國各地媒體工作者的限制日益嚴格。去年,在西藏地區被判處長期徒刑的那些人試圖提請注意腐敗官員或環境問題,而其他人只是表達了對使用藏語的支援或分享了達賴喇嘛的圖像,中國領導人即將他們視為危險的分離主義者。

2019年12月6日,安吉·森德拉是青海省甘德縣的居民,因在網上投訴腐敗官員,非法採礦以及非法狩獵受保護的野生動植物而遭以擾亂社會秩序被逮捕,他被判了七年監禁。

與此同時,現年22歲的藏傳佛教僧侶索南·帕爾登於2019年9月1日在網上批評北京政府對該地區的政策,評論發表後於9月19日在四川的阿壩藏族自治州被捕。去年10月,一名36歲的藏族男子拉達爾被拘留在西藏那曲縣,其後繼續被關押。一名當地消息人士在一份較早的報導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極有可能因'洩露國家機密'而被捕。”這位元消息人士引用了一項指控,通常被用來阻止抗議北京當局統治西藏地區的抗議新聞或其他政治上敏感資訊的傳播。此外在2019年2月20日,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紮西宗鄉的45歲居民慈仁多傑與他的流亡兄弟談了幾小時後被拘留,而他們的話題只是談論教導孩子們講藏語的重要性。

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國際關係部秘書噶瑪瓊英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在自由世界中,人們每天都在例行的交流資訊。他說:“但是,中國政府對這些類型的對話表示懷疑。”

作家組織美國筆會(PEN America)自由表達研究與政策主任詹姆斯·泰格說,中國對言論自由和在西藏分享資訊的限制違反了中國自己的法律。

泰格說:“我們應該記得,中國自己的憲法制度保障了言論和新聞自由,憲法和《區域民族自治法》都對中國境內的少數民族權利進行了重要保護。”

他說:“因此,當國際社會要求中國政府保障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時,包括那些以藏語發言,寫作或報導以及涉及藏人關切事務的人,我們沒有提出激進的要求,”他說。“相反,我們堅持中國政府所說的話。”

除此之外,中國新近實施的《民族團結法》被視為努力使藏族文化中國化。

五月一日,一項在西藏地區和社會機構中強制實行的“民族團結”的中國法律,引起了藏人和外界觀察家的關注,他們說,新法律將進一步破壞藏族身份,因為數十年來大量的漢族移民,在該地區已經削弱了藏族身份。

這項新法律標題為“關於建立西藏自治區民族團結與進步示範區的規定”,要求非藏族在政府單位,學校,私人企業,宗教中心,和軍隊的平等對待。

華盛頓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組織在4月30日發表的聲明中說,該法律的新規定“明顯偏離了對西藏人的“優待”原則,該原則本應保證藏人可以保持自己的文化和傳統方式。

“通過宣稱一種占統治地位的民族文化以使藏族人民中國化,這些規定違反了國際人權標準,例如《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公約》,《兒童權利公約》和《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組織表示。

該組織副總裁布昌次仁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儘管中國的新法律規定應保留部分西藏文化遺產,但需對其長期,實際影響進行嚴格監控。

他說:“如果北京真的希望保護和促進藏族文化認同,那麼應該像以前那樣保護藏族文化價值。”

人權觀察組織中國區主任蘇菲•理查森稱,中國新的《民族團結法》“在很大程度上與中國自己的憲法和中國政府根據國際法承擔的義務產生緊張關係。”

理查森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您不能要求民族團結。” “這是一種歧視形式,已經被法律粉飾,但這並沒有使其合法” 。理查森說,藏人必須能夠“按照自己的意願踐行自己的文化”。

美國國會議員詹姆斯·麥考文在5月1日的聲明中寫道:“中國政府控制藏族文化和宗教的運動,長期以來一直違反國際人權準則。”“而且這些新規定似乎旨在進一步歧視和鎮壓,明顯違反了中國的國際義務。”

麥高文說:“隨著這些'民族團結'法規的生效,美國和國際社會必須保持警惕,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共同努力,制止破壞藏族身份或壓制藏族人民的努力。

除了《民族團結法》,中國當局也在加強促進漢藏通婚。

在西藏日喀則地區舉行的公開會議上,中國官員正在促進藏人與漢人之間的婚姻,因為新的“民族團結”法開始生效。藏人說這是對他們文化身份的另一次攻擊,由於數十年來漢人移民到藏區,已經削弱了該地區的藏族傳統文化認同。

1月11日,西藏自治區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了《西藏自治區民族團結與進步示範區建設條例》,該條例於5月1日生效。

它要求非藏族各族群在各級政府以及學校,私人企業,宗教中心和軍隊中平等參與,這一要求被人權團體描述為旨在使西藏人民“中國化”的舉措。

如今,當地政府還敦促藏人和漢人通婚。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如果藏人和中國人在日喀則結婚,他們將被作為模範的'民族團結'家庭,這樣的模範家庭將被授予獎品。”

消息人士說,中國官員還命令與會人員研究習近平主席的著作和政治思想,概述了他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願景。 不過這項努力不太可能成功 ,日喀則流亡藏人說,在西藏促進種族間通婚的努力不太可能取得成效。
日喀則居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我們的家人永遠不會跟中國人結婚,因為藏人和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 “我們的語言,飲食和生活習慣相距甚遠。我們甚至很難相信中國人製造的任何東西。”

消息人士繼續說:“目前,日喀則市的藏人和華人之間的民族間婚姻很少。”“在我自己的家庭中,我們的父母經常建議並鼓勵我們在自己的族裔中結婚,自我們年輕以來,我們在本族裔中就擁有共同的語言。”
與此同時,人權活動家和西藏支持者抨擊中國的新民族統一法規,稱他們是企圖吸收藏族人民進入中國的主導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