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4-27

西藏縱覽:新冠病毒疫情中,傳統藏醫藥的需求應運而生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武漢爆發後,隨著疫情擴大,西藏人民也面臨感染危機。因為藏區的經濟和醫療不發達,防疫與治療受到局限,西藏傳統藏醫藥因此而引起重視,傳統藏藥的需求飆升,被稱為所謂的新型冠狀病毒療法。本期節目中,將為大家介紹疫情中傳統藏藥的應運而起,以及當局對網路群組言論的嚴厲監管,此外,被中共當局指稱參與已故西藏丹增德勒仁波切帶頭的一系列爆炸案件的前西藏政治犯紮西平措,於三月十七日病逝于西藏康區的理塘,得年六十歲。接下來讓我們一起回顧這些情況。據報導,因新冠病毒引發的疫情,使藏族傳統醫學在中國各地的需求量顯著增加,儘管缺乏科學證據甚至臨床試驗,但許多人已經認為藏族傳統醫學可以有效治療新冠病毒。

一位元在西藏首都拉薩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西藏及其周邊地區的幾名新型冠狀病毒患者接受了傳統藥物的治療,已經完全康復。

這些藥物已有數百年歷史,由天然成分(例如草藥和礦物質)組成。

中國政府的說法是,除了一名病人外,在拉薩沒有確診的新冠病毒病例。

“但是,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縣和其他一些地方的藏人,已經證實被新冠病毒感染。消息人士說,在傳統的藏藥療法的幫助下,所有患者都已康復。

“因此,藏藥的普及像野火一樣蔓延”。消息人士並稱,在西藏以外地區,對西藏療法的需求急劇增加。中國醫生甚至將藏藥推廣為新型冠狀病毒的有效替代藥物。”

“返回內地繼續學習的藏族學生們,也因為擔心他們可能會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隨身都攜帶著許多藏藥。消息來源說:“許多中國遊客紛紛購買了諸如雷納桑普爾之類的藥物,好將它們送給自己的親戚和家人。”

也有報導說,在美國受到致命病毒打擊最嚴重的紐約市,那裡的藏族新型冠狀病毒患者,正在尋求西藏傳統療法。許多人認為,傳統藏醫學可以通過防止輕度或中度症狀的患者發展成更嚴重的症狀來降低死亡率。

“關於西藏傳統療法醫治新型冠狀病毒的積極消息,導致對藏醫藥的大量需求。拉薩的另一位元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不僅藏族人,也包括來拉薩旅遊的漢人遊客,對傳統藏藥的需求激增。”“這些天,拉薩的企業已經開始運營,餐館和商店開張,與此同時,來自內地的漢人,包括從病毒大流行的中心武漢湧入的漢人,直接來到拉薩,”前述的消息來源進一步表示。

“對於拉薩的許多藏族居民來說,這種情況令人擔憂,他們擔心新冠病毒會再次流行。現在武漢的封城已經解除,因此許多人來到拉薩。

有報導稱,在今年年初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之後的辯論中,一些負責處理這種疫情暴發的專家,對國家主席習近平關於傳統中醫藥應與主流醫學方法結合使用,以應對病毒的法令有不同看法。

在新冠病毒疫情中,中國官方媒體吹捧傳統療法。 中國官方的《西藏新聞》網站在3月3日重新發佈了一篇文章,指出古老的西藏傳統藥物在預防和遏制新冠病毒方面非常有效。 這份原本用中文撰寫的報告發表在《西環新聞》上,並翻譯成藏文說:“自從致命病毒爆發以來,中醫藥傳統療法與傳統藏藥的結合,在成功抵抗新冠病毒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
該報告援引青海省衛生健康委員會官員的話說:“在18例新冠病毒陽性病例中,有17例患者採用了中國傳統療法和西藏傳統療法相結合的治療後已經康復。因此,西藏傳統療法獲得了國家的批准,而中國的醫療保險為其提供了保障。”
但是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於今年2月下旬時報導說,根據地方當局的命令,在印度停止了一種名為rimsung rilbu的藏藥的銷售。 印度地方當局收到與尋求毒品者有關的家庭騷擾的報告後,開始意識到了這種治療方法。

位處印度北部喜馬偕爾郡坎格拉縣的達蘭薩拉“西藏醫學和天文研究所”首席醫學官古塔博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受政府指示,停止出售這種藥物,以防止公眾對該藥物的誤解”。西藏醫學和天文研究所的負責人則向自由亞洲電臺澄清說,

該研究所將遵守當局的命令。自由亞洲電臺無法確定任何與該藥物有關,或任何其他傳統藥物治療新冠病毒的有效性相關的臨床資料。

另據報導說,一個藏族線上聊天小組,因為傳播新冠病毒“謠言”而在青海被關閉。

官方媒體和其他消息來源稱,青海有關部門,已經開始關閉流行的社交媒體平臺微信上的聊天群組,指責用戶通過傳播有關中國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虛假資訊,破壞社會秩序。
根據官方《貴南新聞》 3月4日的報導,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的貴南縣的16個村莊和5個寺院被掃蕩之後,超過75個群組被關閉,另外有223個群組正受到監控。報導說說:“那些在互聯網上發佈資訊和評論的人應遵守中國法律和法規,”同時沒有具體說明哪些不正確資訊已在網上發佈和共用。
貴南新聞在報告中並說:“警方將不會容忍,並將調查和懲處製造和散佈謠言並破壞社會秩序的非法行為。” 同時,2月28日貴南縣公安局宣佈,根據姓氏而辨認出的三名該縣居民因在網上傳播有關新冠病毒傳播的“虛假資訊”,而於2月20日被當局拘留。 貴南縣公安局並說,其中兩人被分別判處拘留10天,並處以500元人民幣(相當72美元)的罰款,群主則被拘留5天。 現在居住在巴黎但來自貴南縣的一名藏族聊天小組成員在向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表達看法時說,他從家鄉的親戚那裡瞭解到,中國當局正在調查被關閉的八個小組的成員。據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的消息來源洛普表示:“當局正在詢問這些群組的創建者和使用者,還有這些群組的創建目的以及群組成員目前的居住地,”與此同時,中國官方媒體堅持,只可以使用中國政府批准的報導作為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資訊。

流亡的《西藏時報》在3月4日的一篇文章中說:“關於那些由藏人創建的微信群組交流中,共用了什麼'虛假消息和謠言,目前尚無明確的資訊。”

該報接著表示:“但是當地藏人對中國官方新聞報導不太信任,他們試圖從外界獲取新聞。”

此外,據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引述一名西藏流亡人士的話說,60歲的西藏前政治犯紮西平措在四川省西藏自治區理塘縣死亡。該流亡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這位喇嘛曾因抗議中國砍伐森林而遭到毆打。印度南部哲蚌貢巴寺院的喇嘛慈仁多吉說“紮西平措在監獄中長期遭到毆打折磨,從監獄獲釋後患了慢性病。他于3月17日在理塘縣去世。”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則表示,目前流亡海外的紮西平措三位親近的助理,已經證實了他的死亡,日期是在3月16日。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在一份聲明中說:“助手們無法提供有關紮西平措死亡的詳細資訊,除了他是在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時去世。”

慈仁多吉說,紮西平措於2002年4月17日被捕,並遭判刑入獄,是導致他身體病弱的主因。他涉嫌參與著名的社會活動家丹增德勒仁波切遭當局指控在成都製造的一系列炸彈爆炸事件。

慈仁多吉表示:“一開始,紮西平措被捕,被判處7年徒刑,並在康定的雅拉看守所服刑。

“但是一年後,由於在監獄中遭受的酷刑,非人折磨和虐待,以及缺乏適當的醫療措施,他在服刑期間的健康狀況極度惡化,當局擔心紮西平措可能會死在獄中而提前於2003年7月下旬將他釋放。他在返回家中時已處於瀕死狀態,最終於本月16日不幸逝世,終年60歲。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的報告稱,紮西平措從監獄中脫身返家時顯得枯瘦,看上去像是“骨骼上的一層皮”。

慈仁多吉補充說,紮西平措還在1993年領導了一次藏人抗議活動,以阻止漢人在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雅江縣砍伐森林。當時他帶領當地民眾,抗議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雅江縣林業局在當地的砍伐樹木計畫,阻止當局破壞生態環境,因而遭到當局的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