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4-22

藏人行政中央駐台辦事處呼籲國際社會拯救班禪喇嘛


  

【西藏之聲2020年4月21日報導】本月25日是十一世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三十一周歲生日,在此之際,為了獲得國際社會對班禪喇嘛被中共劫持事件的關注,藏人行政中央駐台辦事處於今日通過電子郵件的形式,分別向五十三個外國駐台灣的使館發送了相關資料,同時駐台辦事處亦將紀錄班禪轉世制度和班禪喇嘛失踪等相關資訊,分別寄送給五十多個平時關心和支持西藏的國會議員及相關機構。



每逢第十一世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的生日,援藏團體和流亡藏人都會在世界各地舉辦營救班禪喇嘛的相關活動。



本月25日是十一世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三十一周歲生日,在此之際,為了獲得國際社會對班禪喇嘛被中共劫持事件的關注,藏人行政中央駐台辦事處於今日(4月21日)開始,分別呼籲外國駐台使館、台灣國會議員及市議員等人士加入營救班禪喇嘛的行列。



藏人行政中央駐台辦事處代表達瓦才仁接受本台記者的電話採訪時介紹,他們將通過電子郵件的形式,分別向五十三個外國駐台灣的使館發送了相關資料,同時駐台辦事處亦將紀錄班禪轉世制度和十一世班禪喇嘛失踪等相關資訊的二百餘頁書面資料,分別寄送給五十多個平時關心和支持西藏的國會議員及相關機構。



班禪喇嘛與藏人

達瓦才仁介紹了班禪喇嘛轉世系統對西藏的影響,並指出班禪喇嘛是西藏佛教格魯傳承的重要領袖之一,不論是從歷史的脈絡,或是西藏面臨的苦難現實中,班禪喇嘛對西藏宗教文化和自由事業等所具有的重要意義是不言而喻的。



與此同時,達瓦才仁還詳細回顧了十世班禪喇嘛的生平,以及其為西藏事業所付出的貢獻。班禪喇嘛曾經透過《七萬言上書》等方式為藏人請命呼喊,為此他失去了長達十年之久的自由。隨後,他不僅重建了西藏的宗教文化傳承,還為藏語言文字和民族利益奔走疾呼,終其一生都展現了對西藏宗教文化和民族的巨大忠誠、無與倫比的勇氣和鞠躬盡瘁的使命感。



同時達瓦才仁指出:“十世班禪喇嘛在與中國政府的合作周旋過程中,代表西藏民族不負使命,展現了巨大的智慧和寬容與包容的立場,成為這一極為特殊的歷史時期,連結西藏與中國的重要橋樑或像徵。對西藏民族而言,不論從歷史的長河,或是從現狀、宗教文化、民族情感、乃至於現實政治的角度而言,班禪喇嘛及其轉世體系所蘊含的特殊意義是極為重要的。”



藏人為何要讓國際社會了解這一事件?

達瓦才仁指出:“無神論的中國政府只專注於用世俗力量支配一切社會價值,用共產政權支配一切宗教信仰,或是廉價利用宗教來達成其控制西藏、殖民西藏的邪惡目的。”他並表示中共沒有能力理解班禪喇嘛及其轉世制度所代表的歷史和現實意義,同時大概也不會在意他們的愚蠢、蠻橫行為對西藏民族和宗教所造成的重大傷害。



因此,達瓦才仁表示作為被侵害、被傷害的西藏人,當然不能甘心於中國政府的霸道和對西藏民族宗教的輕蔑。他認為西藏人必須讓世界了解中國政府對西藏的殖民,以及消滅西藏宗教文化的罪惡行為。而十世班禪喇嘛所經歷的苦難、十一世班禪喇嘛的失踪,以及中國政府的作為,這些就是西藏民族失土亡國以來所經歷之苦難的象徵。



達瓦才仁亦表示:“告知世人西藏民族所經歷和正在經歷的苦難,揭露中國政府殖民西藏,毀滅西藏宗教文化的惡行,就是我們流亡藏人的職責,中共政府不可能長久欺騙天下人,這也是我們藉第十一世班禪喇嘛失踪二十五週年之際,用事實和數據,提醒世人,發生在西藏高原上的荒唐行為。而世人在經歷目前的疫情,看到中國政府的所作所為後,對我們所提出的內容應該會有更深的認識。”



第十世與十一世班禪喇嘛

班禪喇嘛是藏傳佛教格魯傳承第二大領袖,十世班禪喇嘛誕生於1938年,生前致力保護髮揚遭中共破壞的西藏宗教文化,並曾著寫反映藏人所受苦難的《七萬言書》,上書中共領導人。在1964年的一次法會上,班禪喇嘛公開表示達賴喇嘛才是藏人的真正領袖。



因十世班禪喇嘛致力於對西藏宗教文化的維護,以及他在藏人所受迫害情況上的敢言,多次遭受中共的迫害,在中共監牢中服刑多年,最終於1989年1月28日、藏歷土龍年12月21日離奇過世,被藏人們懷疑是遭中共當局謀殺。



1989年4月25日根敦確吉尼瑪出生於西藏那曲。1995年5月14日,達賴喇嘛尊者依照藏傳佛教傳統,認定他為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三天后(5月17日),根敦確吉尼瑪與家人一同被中共當局劫持,至今下落不明。(刀傑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