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8-04-27

《遠離恐懼》製片人:今日西藏是一個大監獄


  

2008年北京舉行奧運會前,藏人當知項欠因製作紀錄片《遠離恐懼》揭示西藏的真實情況,而遭到中共當局逮捕,判處六年徒刑。2014年6月5日當知項欠刑滿獲釋,但自由一直受到限制。去年12月,他逃離西藏,到達美國三藩市。日前,在三藩市展開新生活的當知項欠接受了本台採訪。

十年前,當知項欠為什麼要拍攝《遠離恐懼》這部電影呢?當知項欠告訴記者:“我們不滿意共產黨在西藏的所作所為,我們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人權都被中共剝奪了,他們在各個方面壓制我們,我要向國際社會把西藏的事實情況揭示出來,所以我要製作這部影片。”

當知項欠說,在藏區,現在的情況比十年前更差,最慘烈的事情就是近幾年來藏人用自焚的方式抗議中共的恐怖統治,要求達賴喇嘛返回西藏。他說:“這些抗議都是和平的抗議,藏人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才自焚。我們的語言、我們的文化、我們的信仰都被剝奪了,藏人沒辦法活下去了,才做出這樣的選擇。”

2006年,火車開進了拉薩,西藏的經濟有了很大發展,至少藏民的生活有所改善。但當知項欠的回答卻是相反,他說:“火車通了以後,表面上看是方便了,但事實情況是,我們藏族人大多數人日子過得更艱難。拉薩到處都是漢人,有些地方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漢族人,漢人來了,他們有投資,有營業執照,我們沒有。其實我們藏人也會做生意,但是他們不批准,當地領導還找藉口不讓我們在原來的地方住。”

那麼,習近平上臺五年多來,藏人離恐懼遠了,還是更近了呢?當知項欠回答:“習近平上臺以後,我們整個藏區變成了一個大監獄。西藏外的藏人要到西藏去必須要介紹信,到了西藏自己找旅館也不行,要到政府指定的旅館去住,旅館的管理人員都是政府安排的,而以前藏人是可以隨便去西藏的。習近平上臺後,所有藏人都生活在大監獄中。”

當知項欠入獄和出獄後,一直受到各方的關注和聲援。由於他製作《遠離恐懼》紀錄片為藏人的人權事業做出的傑出貢獻和為此遭受的迫害,他先後獲得保護記者委員會頒發的“國際新聞自由獎”、澳大利亞齊氏文化基金會的“推動中國進步獎”、美國視覺藝術家協會的“捍衛言論自由獎”以及“天安門精神獎”等。

(特約記者CK 責編:吳晶 網編: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