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8-04-23

達賴喇嘛:藏人共產黨員內心深處仍存民族感情


達賴喇嘛:藏人共產黨員內心深處仍存民族感情

  

【西藏之聲2018年4月21日報導】西藏人民至高無上的領袖達賴喇嘛尊者今天赴新德里訪問,動身前接見大眾,介紹藏傳佛教因明理路獨特之處,並回溯1959年逃離拉薩的經過。尊者講述當年與部分藏人共產黨員接觸的情況,認為那些為中共效勞的藏人黨員,即便不信佛,但在內心深處仍存有對西藏民族的深切感情。

今天(4月21日)上午,來自流亡藏人社區的藏戲表演團體成員、藏人學生,以及達蘭薩拉大眾,聚集在大乘經院中,獲得達賴喇嘛尊者的接見。尊者在給予開示時由藏戲談及西藏傳統文化,再談及藏文化中最為重要的佛教傳承,尤其是與當今社會有著極大關聯的心識與因明內容。

佛法必須透過學習
在講述佛法傳入西藏的歷史時,尊者提到藏王赤松德贊時期,寂護、蓮花戒等那爛陀大師先後受邀來藏弘法,以及西藏發生的“頓漸之爭”等。當年在藏的個別中國和尚認為,佛教徒沒有學習鍛煉的必要,只要重視觀想便能成佛。尊者表示,即便是今天也有持這種觀點的人士,“我曾在日本被一信徒問道:‘證得佛果是否透過觀想便可,無需學習?’。我當然回答說不行。”

尊者表示,如今藏人佛教普遍懷有“惟有透過聞、思、修來勤奮修學佛法,才能成佛”的深刻觀念,這有賴於寂護與蓮花戒師徒二人的恩德。

藏傳佛教中的心識學與因明學,是西藏從那爛陀延續下來的珍貴文明,“這是藏人可為之驕傲的資本,也是能夠調服不安內心的途徑。尤其是其中有關空正見與菩提心的內容。”

在感謝老一輩藏戲藝術家為維護獨特表演傳統而付出的貢獻後,尊者讚揚藏人在經歷巨大災難後,仍然保持勇氣信心,即便從小在中共洗腦宣傳下成長的藏人,同樣沒有拋棄對西藏的感情。

藏人中共官員內心深處對西藏民族的感情
尊者今天回溯在西藏與中國接觸的藏人中共黨員。“我在北京時,認識一位從小受共產黨培養的藏人官員,叫做桑傑益西,記得好像是嘉榮人。我們有次一同看有關拉薩的影片,片中出現大昭寺時,我轉身向坐在後面的桑傑益西說:‘看,這是大昭寺’,當時這位共產黨員立刻雙手合十,讓我印象深刻。可以瞭解,在他們的內心深處,還是擁有對西藏宗教與文化的深切感情。”

尊者也提到藏人黨員巴瓦•平措汪傑與自己的友誼,指他雖無宗教信仰,但同樣對藏民族有著很深的感情。

平措汪傑曾分享他對共產黨幫助西藏脫離困頓所抱有的期望,並回憶在諾布林卡處見年幼的尊者,如今已長大,表示這給西藏帶來希望。“當時平措汪傑流淚不止,由此可瞭解其實他內心對西藏民族存有很深切的感情。當年在藏東的康與安多地區同藏人黨員接觸,也體會到他們內心的民族熱忱。這些人在1956年左右,都同平措汪傑一樣,被投入中國監獄。不論有無信仰,那些藏人黨員的內心深處都存有民族感情。”

1959年逃離諾布林卡的經過
尊者今天講述1959年逃離拉薩的過程時回憶說,3月10日開始藏人聚集在諾布林卡,呼喊口號要求中國人離開西藏。尊者當時召見他們的領導人,建議除留下個別代表外讓大眾散去,但是對方完全不聽,因為他們已經處在忍無可忍的狀況。

“3月10日、11日、12日一直到16日,我想盡一切辦法來緩和局勢,一方面勸阻藏人,一方面致信中方官員。” 後來中共官員譚冠三回信要求將達賴喇嘛所在位置標明記號,稱炮擊時會實施保護,中共真實意圖無從得知。與此同時,中國軍隊開始不斷集結湧入拉薩,炮兵也做好準備,事態一觸即發。經過商討、占卜之後,尊者最終於3月17日晚間10點出逃,身穿藏袍並背著槍,裝扮成其他官員的護衛。“當時我甚至不確定是否能看見第二天清晨的陽光。”

接著,尊者講述了流亡印度後建立流亡社區、開始接觸國際社會的過程。

在結束見面會後,尊者動身前往印度首都新德里。行程包括在印度理工學院的一場演說,主題為復興印度古代智慧。

此外,昨天尊者還於居所內接見來自不丹的僧人與學生。尊者同樣教導大家要做21世紀的佛教徒,勿將重點放在藏傳佛教的外部形式上,而是應該勤奮學習佛法的真正含義。如此不但能夠讓自己快樂,也是對佛法事業的真正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