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8-04-02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在感謝印度活動上:印度和西藏就像上師和弟子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在感謝印度活動上:印度和西藏就像上師和弟子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31日臺北編譯報導』 達賴喇嘛尊者今天出席藏人行政中央舉辦的「感謝你!印度」活動,紀念尊者流亡印度60週年。這場盛大的活動與會者超過4000人。

這場活動與會嘉賓,包括執政黨印度人民黨領導人,以及包括聯邦部長馬赫什.夏爾馬出席。其他出席政要,包括國會援藏小組會議召集人香塔.庫馬爾(Shanta Kumar)、喜馬偕爾邦食品、民用物資及消費者事物部部長基賢.卡普爾(Kishan Kapoor)、印度援藏聯盟「西藏運動核心小組」會議召集人仁青堪卓.克里梅(RK Khrimey),以及地方政府與民間的代表。

還有一位特別嘉賓是納倫達斯,隸屬準軍事部隊阿薩姆步槍隊的納仁達斯(Naren Das)是最初負責保護他達賴喇嘛尊者的7名印度軍人之一,也是7人中唯一已知的在世者。達賴喇嘛尊者致贈達斯一個阿育王脈輪。

在「感謝印度」活動上,達賴喇嘛尊者看著他逃離西藏的照片時說,當時的心情悲喜交集。「當時在困難的情況下,我逃離西藏。當時的心情,可以說是悲喜交集。我們不知道未來40至50年會發生什麼事。但今天,我們紀念流亡60週年,現在我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看到不久的將來會發生什麼。」

「印度和西藏之間共享著上師和弟子的紐帶。我們藏人把印度稱為高尚的國度。沒有其他國家讓藏人這樣稱呼。因此,我們視印度為崇敬、尊重和敬佩的土地。因此,西藏和印度之間有著很強的紐帶。由於我們的東道主,印度政府和人民的支援和仁慈,現在我們可以看到的是,我們可以從西藏文獻作出一些貢獻;那是印度大師帶進西藏的珍貴思想,而由西藏學者從梵文翻譯成藏文。」尊者說,「作為流亡中的西藏難民,我們不僅要集中精力保護自己的文化,還要自給自足。在過去的60年裡,我們看到了一種遮遮掩掩的祝福,但現在我們可以從我們自己的文化傳統中為世界做出貢獻。因此,作為難民,我們必須實事求是。我們不能像過去那樣生活。從法上來看,不幸的情況也可以變成證悟的道路。雖然我們已經流亡了60年,西藏境內的藏人保持了非常強大的精神。無論我們住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藏人在60年來、持續關注我們自己的文化和語言。但我們不應自滿。所以,這是我們的責任。讓他人注意到我們所做的好事情,讓他們讚美。但我們需要知道我們在哪裡犯了錯誤。在此呼籲進一步的努力。」

長達一整年的活動,由藏人行政中央 (CTA)策劃啟動。然而印度中央政府最近發佈一項通知,要求高層領導人和政府官員避免出席流亡藏人舉辦的活動,理由是印中關係處於「敏感」階段。進而導致西藏社會的失望。3月31日這場活動,原定在新德里舉行,後來轉移到達蘭薩拉。

中國一再聲稱西藏自古以來就是其領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自1951年以來一直統治西藏。但許多藏人表示,西藏在歷史上是獨立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