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8-01-08

西藏前資深教師從紮西文色案談藏區母語現狀(一)


西藏前資深教師從紮西文色案談藏區母語現狀(一)

  

原西藏昌都資深教師、現任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聯絡官洛桑尼瑪星期五接受本台專訪,從紮西文色因推動藏語教育而被中國政府定罪將面臨重刑一案,詳談藏區語言政策及母語教育現狀。

圖:自由西藏學生運動在全球展開營救紮西文色致電中共駐外使館請願活動(自由西藏學生運動臉書)

青海玉樹縣結古鎮藏人維權人士紮西文色為在藏區各校推行西藏母語教學並接受外媒採訪而被中國政府指控涉嫌煽動分裂國家案於星期四被庭審,院方宣佈擇期宣判。該案引起國際社會與媒體的強烈關注,西藏流亡官方與非官方組織譴責中國政府此舉違背中國法律和國際法,呼籲中方停止對這位母語宣導者的政治迫害,立即無罪釋放他。

原西藏昌都班禪民族中學資深教師、現任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事務聯絡官洛桑尼瑪星期五接受本台專訪時,對於紮西文色案所反映的現實問題作了介紹。

“關於中國法庭審理紮西文色案件的事情最近在各種媒體和社會上輿論特別強,這個輿論反映了長期在藏區存在的兩種重要的情況,即中共所謂的民主自治是掛在嘴上的,它根本不是實際的政策,也沒用正確的落實。藏民族有這個權利使用本民族的母語,它是溶在藏民族的精神生活裡最重要的一個語言工具。在這種情況下,藏民族為了自己語言的學習、使用的權利和自己繼承的權利已經前赴後繼地進行了許多次的奮鬥,努力地爭取和抗爭,但是中共一味地打壓,他們口口聲聲說什麼‘尊重民族自治權’、‘尊重民族的語言和習俗’,別說宗教的信仰了,就連語言的使用權利和說話的權利都沒有,這就是中共現在所謂的《民族區域自治法》怎麼落實的。”

紮西文色於2015年在《紐約時報》製作的視頻報導《一個藏人的追求正義之路》中表示:“我們整個藏區的學校的話,從小學到初中、高中的多門課程中,只有一門課程是藏文的,對民族文化來講,是毀滅性的一種打擊。”“無論任何人都不想生活在壓抑和恐懼的環境裡面,從間接方面的話,它是一種謀殺民族文化的方法。” “一個民族要消滅另一個民族的話,首先需要消滅它的語言和文字。我們民族的文化在不斷地減少和消滅。”

洛桑尼瑪強調,中國政府根本不重視藏語文教學,更沒有落實《民族區域自治法》中使用民族語言文字的政策。

“我們已故的十世班禪大師生前做了許多保護藏語文的工作,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使幾乎瀕臨危機的這個藏語言文化環境得到了復蘇和發展,所以說這位偉大的上師畢生為民族傳統的文化,尤其是語言文學和語言文化做了很多貢獻。在班禪大師來藏區視察,尤其是到西藏的昌都地區來視察的時候,發現當地的藏語教學特別的落後,而且忽視了這方面的教學環境。我們作為當時的學生的話,到了高一才開始學習藏文,從字母開始學習,以前沒有學過藏文,這個主要原因是當地政府根本不重視藏語言的教學,也沒有重視《民族區域自治法》規定的使用民族語言文字的政策,其實這個政策只是一種寫在紙上的檔,並沒有得到落實。 當時班禪大師就推行了這個雙語教學,為的是更加貼切地服務於藏區的廣大農牧民,讓農牧民接受科學知識,這樣才能讓藏民族直接進入現代物質發展的社會層次。”(待續)

特約記者:丹珍 責編:吳晶 網編: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