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親近達賴喇嘛>

 

時輪金剛

>時輪金剛簡介>傳授時輪金剛灌頂一覽表

時輪金剛簡介


佛法概述


佛法可以分為二乘,即大乘與小乘。小乘本身又分為聲聞乘與緣覺乘,此二者的分別僅在於教法的相對優先順序及其所獲致的結果,然而它們所遵循的基本教義並無二致。小乘的修行者追求個人的解脫,因為他們不願承擔幫助他人解脫的責任。既然輪迴之中主要的束縛就是對於自我的執著,那麼唯有具備了知「無我」意義的智慧,才能夠得到解脫。因此,聲聞和獨覺,如同菩薩一般了知了「人無我」的意義,透過善行、禪定等等的修行方式,因而摧伏了貪、嗔、癡、慢的種種習氣。

即使小乘行者的修持並不致力於成佛,但它的確是能夠讓人獲得佛果的根本教法。因此,不要將其誤解為,不過是開悟的障礙,因為在法華經和其他的佛教經文中,均有教示其為獲得佛果的方法。佛陀出生在世間,因此眾生也都可能獲致佛陀所得到的智慧。佛陀的教法,嚴謹的開示了一整套,引領眾生獲致佛果的方法:即使小乘法門並不直接通往佛果,小乘的行者最終也必能前進至大乘的境地,且獲得佛的果位。

雖然小乘和大乘的行者皆了解現象的本質是空,這卻不意味著此二者之間不存在任何差別。大乘的教法並不僅僅闡明現象上的無我,它們也教示了菩薩的果位、究竟圓滿的境界、為了一切眾生而追求究竟的證悟、以及無比的慈悲心等等;同時更教授了獲得開悟的福德供養、福德和智慧二種資糧、以及能夠清除一切垢染的不可思議事實。

因此,大乘、小乘的區分並不在其哲學觀點的不同,而在於技巧面相關的實修與非實修方面的差別。聖者龍樹菩薩(Arya Nagarjuna)在與其弟子提婆(Aryadeva)的談話中提到:母親是子女出生的共同之因,父親們則是決定子女氏族之因。若從這裡來理解:母親(圓滿智慧),是為孩子們(聲聞、獨覺、菩薩和佛)的共同之因;而引領孩子走向大乘、小乘等不同特定路線之因則在於他們是否擁有諸如:升起菩提心之類的種種方法。如同小乘包含了聲聞、獨覺,大乘也可分為顯乘和密乘兩支。大乘的主要目標是以六波羅蜜去訓練一個人丟棄自身的欲望並達到究竟的證悟以救度一切的眾生。顯然一個人也會在密乘經歷同樣的過程,因為經文中都有如是的教授。然而,顯乘的行者只會做到這樣的程度,密乘的行者則以顯乘中未曾提及的特殊教法,來作為他們邁向究竟圓滿的手段。

「因乘」和「顯乘」是同義詞;「密乘」、「金剛乘」、「方法乘」和「果乘」亦然。因乘和果乘同屬於大乘,卻有所不同:在「因乘」裡面,自身在修習的時期,不能透過擁有任何果的外觀(四種絕對純淨)來到達禪定;而所謂的「果乘」或「密乘」卻可以做到。宗喀巴(Tsongkhapa)大師在《菩提道次第廣論》(Ngag Rim Chenmo)中說到:「提到『乘』,既然它指的是某某交通工具,也就有運送之意,無論此交通工具是因或是果,都可稱之為乘。果是住處、身體、財產、行動四方面的絕對純淨,也就是指佛陀的宮殿、身體、財富、和事業。一個人能夠獲得禪定只因其擁有了聖潔的居所、聖潔的僕從、聖潔的儀式器具以及聖潔的行止,並且像佛陀一般,以此潔淨了世間及其中的居民。是故當一個人利用『果交通工作』而到達了禪定,此法當可稱之為果乘。」

因此,整個大乘分為顯乘和密乘,因為它們使用本質上有差異的方法,去獲致佛的身相,這佛的化身圓滿眾生的願望。一般來說,小乘和大乘的區分並不在其「空性智慧」上的不同,而在其方法上的相異之處,這我們在先前已有所提及。特別的是,大乘雖然分為顯乘和密乘,也不是由於它們理解甚深空性的智慧有所不同;兩個大乘系統的分別其實就在於它們方法上的差異。大乘方法的主要表徵在於它色身成就的部分,而色身成就的方法在密乘中就是「本尊瑜伽」:因自身擁有了相似於佛的色身的外表而達到了禪定。此一方法超出了顯乘所使用的方法。

至於密乘的弟子,大約可分為四種類型:下根、中根、上根、和利根,他們也將被授予四類不同層次的法教與典籍(密續)。弟子透過修習四部「密續」而進入密乘,這四部密續就如同四扇不同的門,它們就是:作密、行密、瑜伽密、以及無上瑜伽密。我們隨後將介紹的「時輪金剛」即屬於無上瑜伽密的層次。

談「時輪金剛」或「時間之輪」


時輪金剛此一主題的完整意義包含在三個時輪金剛(或稱時間之輪)之中:「外時間之輪」、「內時間之輪」、「別時間之輪」。「外時間之輪」即環境的外部世界,它也可稱之為「外部日月時程」;「內時間之輪」是人的身體,也就是內閻浮提(Jambudvipa)或世界的表面。同樣地,內部的途徑、元素及風的運動也都可稱之為「內時間之輪」。「別時間之輪」是時輪金剛的灌頂、教示及成果,它處於先前的兩種時間之輪之外。上師透過灌頂,使弟子的身心識趨向成熟,而弟子則觀修,包含了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的教法。瑜伽士(yogi)透過這樣的方法,達到化現為佛身( buddha body),即空性的神聖形象,這就是「別時間之輪」。

佛陀的時輪金剛教授,記載於《時輪金剛本續》(Paramadibuddha)之中:
「佛陀於靈鷲山依照大乘圓滿的智慧法門傳法,另外也在達尼雅卡達卡城(Shri Dhanyakataka)教授密法。那麼他到底在何時、何地,教授了什麼法?正確的地點為何?聽法者有誰?此舉的目的又為何?

佛陀為靈鷲山的菩薩眾開示了無上的大乘法門,圓滿的智慧系統。是時如來(Tathagata,佛陀別稱)亦連同菩薩和其他信眾居於大佛塔,一個位於法界中的壇城(mandala)。他同時也住於宇宙金剛的房子裡,無法區分的非物質和無盡光明的虛空之中。他在美麗的法界之中教授佛法,是為了眾生的福德與智慧。」

《時輪續》中也提到:「金剛手菩薩(Vajrapani)化身的著名的北香巴拉(Shambhala)國王月賢王(King Suchandra)進入此不可思議的光輝燦爛法界,他首先繞行至佛陀身旁,然後在飾以花朵珍寶的佛足前頂禮;月賢王合掌向佛求法,並在之後,記錄了佛陀這次的說法且持續教習之。

時輪金剛教法來自,我們的導師釋迦牟尼佛,他於公元前533年四月或五月的清晨時分,在印度菩提迦耶(Bodh Gaya)的菩提樹下,證得無上菩提的果位。在其後的一年間,佛陀開始傳授大乘教法,在靈鷲山轉法輪時,就特別講授了大乘中,顯乘(波羅蜜多,Paramita)系統中主要根本的智慧圓滿法門。

之後約在三四月間的滿月之時,也就是距佛陀悟道約12個月後,佛陀在靈鷲山講授大乘法門;他也同時出現在南印度的達尼雅卡達卡城(Shri Dhanyakataka)的大佛塔中宣說密法。

大佛塔約有18英里高,佛陀在其間放光,照現出兩個壇城,較低的法界(DharmadhatuVagishvara)壇城,及其上的明亮星群大壇城。佛陀位在法界壇城(此即極樂的居所)中央的金剛獅子座墊上,他安住於時輪金剛的三摩地(禪定)中,並以壇城之尊的姿態站立。

壇城中優秀的聽法者,包括了眾多的佛、菩薩、天女、勇父、空行、龍族護法;壇城之外的求法者,則是金剛手菩薩的化身月賢王。他以不可思議的緣由,自香巴拉來到了達尼雅卡達卡,並為一切跟隨者和大眾,請求佛陀教授時輪金剛的法門:與會者包括了96位香巴拉,各地的將領官員及無量無邊的菩薩眾及神鬼眾等等。

佛陀在會場中傳講了無上的佛法,包括了:世俗和勝義的灌頂,並預言在場聽法的大眾,都將成就佛果,然後他開始教授Paramadibuddha:包含了1萬2千首歌謠的《時輪金剛本續》,月賢王將此法記錄下來,再度以不可思議的方式,返回香巴拉王國。

月賢王在香巴拉編成了6000行的《時輪續》,並以無數珍寶建立了時輪金剛的壇城。月賢王在過世前,將王位傳給了他的兒子蘇芮須巴拉(Sureshvara),並命其為經續的教師。香巴拉王國出現過許多偉大的國王,例如Kalki Yashas 和Kalki Pundarika等等。他們的護持,使得時輪金剛的甚深教法,像日月一般閃耀。
時輪金剛的教法,在香巴拉諸多卡爾基(Kalki, 亦即頭目)的手上持續流傳,逐漸再介紹到印度。關於時輪金剛教法傳佈主要包含了兩種說法:惹(Ra)派傳承和卓(Dro)派傳承,現在我們就來談談這兩個傳承。

在惹(Ra)派傳承之中,時輪金剛及其相關記錄,以三王王朝時期出現在印度的《菩薩全集》(Bodhisattvas Corpus)最為著名。若以菩提迦耶為中心,三王(譯按:其實是三個國族的族名)分別是:東方的象王(Dehopala)、南方的人王(Jauganga)、以及西方的馬王(Kanauj)。當時引領佛法各層面的偉大的宗師西陸(Cilu)誕生於印度東方五郡之一的奧瑞沙(Orissa)。 西陸在熱德那吉里毗訶羅(Ratnagiri Vihara)、超戒寺(Vikramashila)、那爛陀寺(Nalanda)學習了一切的佛教經論,據說他在未遭土耳其人破壞的熱德那吉里毗訶羅,待了較長的時間。

西陸大致明白他必須學習密乘,方能夠在此生中成佛,那麼他就特別需要明瞭,經論中所有相關的密乘教法,而這些以本尊教授為中心的教法,僅存在於香巴拉王國,於是他加入了海洋尋寶商人的行列,與他們期約六個月之後再見,隨即分道揚鑣。

西陸最終攀上了某一座山頂,並遇見了一個人。那個人問道:「你要去哪裡?」西陸回答:「我要去香巴拉尋找《菩薩全集》。」那人接著說到:「此行萬般艱難,然而如果你能夠了解,就算在此地也可聽聞它們(密法)。」西陸隨即明白那人即是文殊師利菩薩(Manjushri)的化身,他立時向那人拜了下去,供養曼陀羅花,並請求其傳法。那人便授予西陸所有的灌頂、經論、及口傳,最後抓起了西陸,將花朵放在他的頭上,給予他加持並說道:「了知整部的《菩薩全集》。」於是,就如同水由一個容器流向另一個容器般,西陸明白了整部《菩薩全集》的內容。他於是踏上歸程,與相約的商人們重新聚首,回到了東印度。

依照卓傳承的說法,是卡拉恰克拉巴達(Kalachakrapada)將時輪金剛再度介紹到印度。一對修習大威德金剛瑜伽(the Yoga of Yanmantaka)的夫婦,進行了大威德金剛法中,所教授的求子儀式而得到一子。此男孩長大成人之後,聽聞北方有菩薩親自教授佛法,遂動身前往求法。彼時香巴拉的國王卡爾基(Kalki),憑藉著神通力,得知了這名年輕人,對於甚深佛法有著熱切而純正的動機,他也察覺到此名青年如欲前來香巴拉,為期四個多月的旱災必然會威脅到他的生命,於是卡爾基王,便化身前往沙漠的邊緣去見這位年輕人。

卡爾基王問這名年輕人:「你要去哪裡?為了什麼?」俟這名年輕人表明意圖,卡爾基王便說道:「此行萬搬險阻,不過若你能夠了解它們(法),難道在這裡便無法聽聞嗎?」年輕人立時明白,眼前這個人就是卡爾基王的化身,隨即向他求法。卡爾基王當場給予他灌頂,並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傳授他包括《菩薩全集》中三部論述的最高深教法。於是就像滿溢的水瓶,年輕人了知並記住了所有的教法。當他回到印度,即成了著名的文殊化身,他的名字就是卡拉恰克拉巴達。

在惹(Ra)派和卓(Dro)派兩個傳承中,西陸和卡拉恰克拉巴達,分別將時輪金剛的教法帶到印度。卡拉恰克拉巴達在印度持續的修習與傳法,這個教法後來遂逐漸流傳到西藏。於是惹(Ra)和卓(Dro)兩個傳承在西藏又分別成為了主要的派別。

卓(Dro)派傳承,始自喀什米爾(Kashmiri)的索馬那他(Somanatha)大師造訪西藏。他首先抵達了西藏的卡臘(Kharag),並在留(Ryo)派附近駐留。之後索馬那他為了100條黃金,而欲將一半的時輪金剛(即Vimalaprabha的部份,譯為《無瑕之光》)翻譯為藏文,此際因為不悅緣故,他突然停止了手上的翻譯工作,拿著黃金和譯稿前往彭域(Phan Yul),當地藏(Zhang)派的(Chung Wa)將其奉為自己的上師,並請卓(Dro)派的夏拉閘(Shayrabdrak)擔任譯者,之後索馬那他和夏拉閘便共同完成了《無瑕之光》的翻譯工作。

傳承後來,傳到了確古歐哲(ChöKu Özer)喇嘛手上,確古歐哲喇嘛,精通包括時輪金剛的所有卓(Dro)氏教法。他的弟子嘎羅(Galo)喇嘛則精通卓(Dro)和惹(Ra)兩個傳承,並將此二者匯為一流。

惹(Ra)傳承始自惹(Ra )氏的邱拉(Chorab),他是出生於寧瑪孟域(Nyen Ma Mang Yul),是著名譯者惹多傑閘(Ra Dorjedrak)的姪子。惹氏的邱拉了知並熟記了所有惹派的教法。之後他為了學習時輪金剛,而前往尼泊爾中部,並花了5年10個月又5天的時間,師事薩滿大師利(Samantashri)大師。薩滿大師利為他開示了所有時輪金剛的經文,並給予其灌頂和口傳的教授。之後邱拉邀請薩滿大師利至西藏,與他共同精心翻譯了時輪金剛續及其所有的相關論著。

惹(Ra)傳承在Chorab子孫的保存與流傳之下,逐漸傳到了Galo喇嘛的手中,這我們在之前已有提及。Galo喇嘛接受了惹(Ra)和卓(Dro)兩個傳承的教法,並將它們匯集在一起,諸多上師例如布頓大師(Buton Rinchendrub)及宗喀巴(Tsongkhapa)都曾持有這項教法,以這兩個傳承為基礎的時輪金剛教法依然存在於今日。

時輪金剛的修習和所有的佛陀教法並沒有不同,首先都必須接受灌頂。灌頂的給予和接受若要如法,弟子和上師都必須要擁有一定的資格。羅桑確吉蔣稱(Losang Chökyi Gyaltsen)曾描述密乘上師的資格:「他必須能夠控制自己的身、口、意,並且具有無比的睿智、耐心與勇氣;他必須熟悉密法和經教、了解實相、並且能夠講經立論。」很幸運地,值今之世,我們仍然遇得到這樣的上師。

密乘弟子則得要擁有三樣必備的經驗面向:厭離輪迴、菩提心、以及了知空性。如果弟子尚未有過這些經驗,則他或她至少必須要具備,能夠熟知與讚嘆它們的智慧。

此三者之中最重要的是菩提心,這也是接受灌頂的根本動機。彌勒(Maitreya)菩薩在他的《現觀莊嚴論》(Abhisamayalankara)定義菩提心:「發心為利他,求正等菩提。」在進行時輪金剛灌頂儀式時,弟子必須如是生起菩提心:「我願為了一切眾生,達到時輪金剛的果位,然後我當令一切眾生,皆安住在時輪金剛的境界。」以如是的動機,始可接受灌頂。

上師透過灌頂使弟子的身體、心理,相續臻於成熟。成熟意謂著讓弟子擁有,修習生起次第和圓滿次地瑜珈的力量。時輪金剛的灌頂,則主要給予弟子修習時輪金剛法門的力量,使其最終可以證入時輪金剛的果位。

時輪金剛包含了11層灌頂:7個「如赤子般進入」灌頂、3個「殊勝」灌頂、以及一個「最殊勝」灌頂。僅欲暫求世俗神通力(siddhis,魔幻和神秘的成就)的弟子授予較低層次的7種灌頂;欲達到超越的佛智的弟子,則給予全部的11種灌頂。7個「如赤子般進入」灌頂的第一項是「水灌頂」,如同母親清洗剛出世的嬰兒一般;第二項是「寶冠灌頂」,如同約束幼兒頭髮的頭箍;第三項「冠帶灌頂」仿如寶帶穿過孩童耳朵,並且帶子上面列以飾物;第四項「金剛杵和鈴的灌頂」,就像孩童嘻笑著、交談著般;第五項「戒行灌頂」象徵如孩童享受五種覺受物件;第六項「名字灌頂」意味如同為孩子命名般;第七項則是「密乘授權灌頂」。這些灌頂幫助弟子去除一切的障礙而擁有平靜、獲致幸運、征服和毀滅的神奇力量。

三個殊勝灌頂為:寶瓶灌頂是弟子觸碰伴侶的胸部,所獲得空性和極樂的智慧;秘密灌頂是弟子經驗了菩提心,所生起的空性和極樂的智慧;智慧灌頂是弟子和伴侶合而為一,所生起的俱生快樂經驗。

最殊勝灌頂也稱為「第四灌頂」或「語灌頂」。前述偉大的智慧灌頂,能使弟子得到十一地菩薩的果位。接著上師象徵性的指出靈性身(Gnosis Body),是至高不變的大樂和空性的全面絕佳整合。「就是如此!」上師於是將第四灌頂傳予弟子。這個灌頂給予弟子力量,使其得以時輪金剛的身相而證得圓滿的佛陀果位。

藏文英譯者John Newman按:更多觀於本文的相資料請讀者參閱:Dalai Lama, Kalachakra Tantra Initiation Rites and Practices 時輪金剛灌頂的儀軌和實修(London: Wisdom Publications, 1985)以及 Geshe Lhundup Sopa eral, The Wheel of Time: The Kalachakra in Context 時間之輪:經論中的時輪金剛(Madison. Wisconsin USA: Deer Park Books, 1985)兩本書。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