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親近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在歐洲議會發表重要講話
2001年10月24日



應歐盟議會之邀請,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於十月二十四日前往法國斯特拉斯堡訪問,並對歐洲議會發表公開演講 。 這是達賴喇嘛繼一九八八年六月十五日第一次在歐洲議會發表有關解決西藏問題的重要講話之後,再一次應邀發表的重要演講。 講話全文如下:

尊敬的議長及諸位議員、兄弟姊妹們︰

今天能夠在這裡發表講話我感到非常的榮幸。歐洲聯盟是世界各國家和人民相互聯合與和平共處的典範。特別是對於無數像我一樣認為各國之間應秉持相互理解、合作與尊重者是巨大的鼓舞。您們邀請我到這裡來,表明了您們對西藏人民的困難所持的同情、關注和重視,對此我表示感謝。

我是一個對西藏古老的宗教文化具有修持經驗的普通比丘,並不是一個精通政治的人,因此我將要談到的是我的一生中對佛法之研習修持、通過和平非暴力的途徑尋求解決西藏問題的經驗以及我的思維脈絡等。

在處于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極為微妙時期的今天,必須承認我們人類是一致的,過去我們雖然可以孤立地看待各自的社會,但從近期美國發生的悲劇可以看出,一個社會發生的變化終將會影響到其他各個社會,因此當今的世界已不同於以往,是一個相互依存的世界。

在這樣的情況下,很明顯的,關注他人的利益即關係到自身的利益。如果我們不能建立起為整個人類謀取利益的觀念和習慣,則都將難免被動與危險。


我堅信利益人類的觀念是極為重要的;我們不僅僅是為了個人和家庭或各自的國家,而是要為整個人類的利益而做出努力。利益人類的觀念和思想是實現個人安樂、世界和平、保護環境以及平衡利用自然資源的最堅實的基礎。

這個世界所以有紛亂和困難,乃是因為我們缺乏大家都屬于人類之大家庭的人道觀念,我們雖然有著不同的民族、宗教、文化、語言和觀念等背景,但我們也不該忽視我們所具有嚮往安樂與幸福的共同意願。

我們都希求幸福而不願痛苦,我們也為此盡力奮鬥。我們雖然在理論上讚美這個世界需要多元的民族、文化和觀點,但由於並未真正實踐,因此導致了人類社會內部的紛爭。

在人類發展史中,最令人痛心的是由於宗教原因而引起的流血衝突。即使在現代社會,仍在發生因宗教偏執、仇恨而引起的流血衝突、對社會的破壞以及危害社會安寧的事情。

以我個人的經驗,消除影響各宗教友好相處之障礙的最佳途徑是接觸與交流,這是可以通過很多的途徑達成的。

六十年代末,我與基督教教士湯姆史的會面使我對了解基督教中令人驚奇的一面獲益非淺。還有各個宗教的宗教領袖共同聚會祈禱亦大有裨益,1986年,在義大利就曾有過這樣的聚會祈禱。公元2000年聯合國的千禧年世界和平宗教大會的召開也是值得稱讚的。

為了表明對其他宗教的尊重,我常常前往各宗教的道場和聖地去朝聖,例如前往世界三大宗教之聖地耶路撒冷以及在印度和世界各地的印度教、伊斯蘭教、基督教、耆那教、錫克教的道場聖地等。

在過去的三十餘年內,我曾與許多世界各地的宗教領袖會面,討論各宗教間友好相處以及彼此理解的問題,通過接觸,發現其他宗教也和我所信仰的宗教一樣是致力於人類心靈的發展以及鼓勵和勸人行善的。各宗教間雖然有教義和觀點的分歧,但都有助于發展人類的善良,由於各大宗教都提倡慈悲、忍耐、謙卑和調伏各自的心識,因此要知道我們需要各種的宗教。

在人類邁向地球村的現代,通過暴力---特別是通過戰爭來尋求解決糾紛是不可行的。一般而言,戰爭是歷史發展的一個階段,雖然以往的戰爭有勝敗,但在現代世界如果發生大戰則不會有任何戰勝者,因此我們一定要具有建立一個沒有核武、沒有軍事基地之美好未來的理想和勇氣。特別是通過9.11恐怖事件,我們要吸取教訓,為了產生以和談、非暴力的方式解決彼此糾紛的文化而必須具有為世界負責的意識。

人與人或國與國之間如果發生利益衝突,其最佳的途徑是運用人類的智慧和聰明才智通過和談尋求解決的途徑。為了人類未來的美好,國際社會迫切需要將通過和談與非暴力的方式解決糾紛的文化宏揚光大。對非暴力思想,各國政府僅僅表示認同是不夠的,對此的支持和實踐是極為重要的,對非暴力運動要給予實質和具成果的支持和幫助。一些方面認為二十世紀是一個充滿戰爭與流血的世紀,那麼我們就一定要努力使新世紀成為一個和談、非暴力的世紀。


很多的糾紛是由於我們缺乏勇氣和智慧所造成,類似輕忽出現紛亂的苗頭,當各種不利因素的聚合使人民內部或社會中的相互敵視激化而處于危險境地時卻無法制止的現象我們已經看到很多,因此,我們要關注可能引起紛亂的苗頭,在初期就應設法予合理的解決。

我堅信,人類社會的絕大多數矛盾和衝突,只要秉持寬容和尋求和解的原則,通過真正的和談是可以得到解決的。因此我對西藏面臨的困難也一直尋求以和平非暴力以及通過和談解決問題的途徑。

當初中國政府剛侵入西藏時,我即努力尋求與中國官員們的合理共處,當中國政府將所謂的<<和平解放西藏辦法十七條協議>>強加給我們時,我仍竭力維持與中國官員們的合作。中國政府在協議中承認西藏的特殊性,承諾給予西藏自治的權利以及不強制改變西藏社會等,然而中國政府卻踐踏十七條協議,將他們的意志強加給西藏人,完全蔑視西藏特殊的宗教和文化以及民族習慣等,因而迫使西藏人起來反抗,最後,為了能夠繼續為西藏人民效勞,我不得不于1959年流亡國外。
從我流亡以來至今四十餘年間,西藏的一切權利由中國政府掌握,他們給西藏帶來的破壞和苦難已是眾所週知,因此我不再贅述。前世班禪喇嘛給中國政府的七萬言書是紀錄中國政府在西藏推行殘暴政策的一個歷史文獻。

西藏目前仍然是一個處在中國政府暴力統治下遭受壓制與苦難的國家;雖然西藏的建設使經濟狀況稍有改善,但西藏民族處于生死存亡關頭的狀況依然繼續存在;整個西藏面臨的人權遭到嚴重踐踏的情況,絕大部份是由於民族歧視(區別對待)和文化歧視政策所造成的;人權遭到踐踏僅僅是這一問題的表面症狀,問題的實質是中國政府將西藏的宗教和文化視為西藏分裂的根源。因此整個西藏民族和西藏文明都面臨著毀滅的危險。

到目前為止,我將西藏人民爭取自由的鬥爭引導到非暴力路線,以和解寬容的思想,盡力尋求與中國領導人通過和談合理解決中藏間存在之問題的途徑。 為了通過和談解決西藏問題,我于1988年在此議會殿堂提出了正式的和談建議,希望能成為解決西藏問題的一個基礎,並特意選擇歐洲議會的講壇提出建議。為什麼呢?因為歐盟所展現的是如果雙方有共同的利益,即使以前彼此獨立的國家或社會也會在自願的基礎上實現聯盟。而另一個方面也表明如果彼此沒有信任和共同的利益,僅僅依靠武力統治,則即使以前是統一的國家或社會也會走向分裂。

當時我提出的和談建議,後來稱為「中道」或斯特拉斯堡建議。在建議中我提出西藏不尋求從中國分裂,而是尋求名符其實的自治。五十年前中國政府強加給我們的十七條中的那些紙面上的自治對我們沒有任何意義,我們要求對西藏宗教、文化、教育、經濟、保護環境等事務要由西藏人自己來決定、或者說名符其實的自治權利。其他的外交與國防等則可以繼續由中國政府負責。如果中國政府實施這些建議,則不僅有助于在國際上提高中國的地位,而且也有助于中國政府特別重視的穩定和統一等問題;而我們藏人也將獲得繼承自己文明以及保護西藏環境的基本權利和自由。

自從提出斯特拉斯堡建議後,我們與中國政府之間的聯繫好壞起伏不定,今天我不得不在此非常遺憾地說明,中國政府並沒有重視西藏問題,也沒有尋求解決的政治意願,所以,西藏問題的解決至今沒有任何進展。雖然多年來我不斷向中國政府提出解決西藏問題的建議,積極進行聯係,但中國方面卻沒有做出任何積極的回應。

2000年9月我方與中國駐印度大使館聯繫,表明希望派遣代表向中國領導人提交了一封信,信中詳細敘述了我對解決西藏問題的觀點,代表們還將對信中的內容作出解釋,如此面對面的接觸會談,將有助于消除誤解和疑慮,而且我相信由此則不難找到雙方都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法。然而,中國政府至今沒有同意我派出代表。
與我們先後派出六個代表團的八十年代不同,目前的中國政府很明顯地表現出非常強硬的態度。不管中國政府怎樣解釋我和他們之間的關係,事實上他們拒絕與我的代表對話。

由於對我提出的「中道」觀點中國政府沒有給予積極的回應,因此西藏人當中對中國政府是否真的有誠意與藏人和平相處表現出越來越強的質疑,開始批評我的「中道」觀點並轉而支持為爭取西藏完全獨立而奮斗的觀點,一些藏人提出在西藏進行全民公決,他們認為既然西藏真如中國政府宣稱的那樣沒有問題,西藏人民很幸福,則中國政府對於在西藏進行全民公投應該沒有任何的疑慮。而我以前也明確表明西藏的未來只能由西藏人民自己來決定。印度總理尼赫魯于1950年12月7日在印度議會公開指出﹕「西藏最終的未來只能由西藏人民自己決定,其他任何人都沒有這個權力」。

我始終堅決反對在西藏的自由斗爭中採取暴力的方式;但是我們有尋求各種政治解決途徑的權利;我堅信自由、民主的原則,我呼吁和帶動流亡藏人走向民主之路;目前,全世界的流亡社會當中,擁有完整的立法、司法和行政部門等民主的三權分離架構者大約只有西藏流亡社會;今年我們在民主之路上又邁進了一大步,由人民直選產生了流亡政府的首席部長。流亡社會中的一切事務都由人民直選產生的首席部長和西藏人民議會負責。但是,在西藏問題未獲得解決之前,我將繼續負責與中國政府的交涉以及在國際社會扮演西藏人民自由的代言人之角色,我將此視為我應盡的道義責任。

多年來,由於中國政府對我的建議沒有任何建設性的回應,使我除了向國際社會發出呼吁而外變得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目前,要使中國政府改變現有的西藏政策,除了國際社會連續不斷地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而外沒有其他的途徑。對此中國政府雖然會做出反彈,但卻有益于最終形成一個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良好環境。因此,我認為國際上的關注和大力支持是非常重要的。本人堅持通過和談解決問題的立場,如果中國政府在西藏問題上秉持公正、清醒的立場並開始進行談判,則不僅可以找到對雙方有益的解決方法,而且也有益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穩定和統一;我們西藏人也將因此獲得自由、和平與尊嚴。

尊敬的議會議長、各位議員和兄弟姐妹們︰我將自己定位為處于壓制下的西藏人民之代言人,因此代表他們說話是我的責任。但是我在說話時,並沒有對那些給我的人民帶來極大痛苦以及對我們的故鄉和家園、寺廟、文化等進行嚴重破壞的人們抱著仇恨之心。因為他們也和所有追求離苦得樂的人們是一樣的,所以對他們只有慈悲與同情之心。

我在這發表演講的目的是向你們介紹西藏的惡劣情勢和西藏人民的意願。我們追求西藏自由斗爭的武器只有真理、正義,目前西藏獨特深奧文化和民族特性已面臨滅亡,為了讓西藏文化與西藏民族能夠繼續生存下去,請求您們能給予大力的支持和幫助。

西藏的鎮壓在加強,生態環境也繼續遭到破壞,特別是面對有計劃地消滅西藏民族特性和文化的行為,目前的現狀是令人絕望的。然而,不管中國如何的強大也仍然是國際社會的組成部分,如今的國際趨勢是寬容、自由、民主與尊重人權,因此中國除了遲早匯入這股趨勢而外,絕無法自外于正義、公平、自由的原則。鑒於西藏的困境與中國有關,因此解決西藏問題的基礎和理由是存在的。

歐洲議會始終秉持人道理念不斷與中國政府的接觸,這有助于加快中國正在發生的變化。對於歐盟議會始終關注和支持西藏的非暴力斗爭我深表感謝,你們的支持是西藏內外的人民增強信心的重要來源;歐盟議會有關西藏問題的各項決議,對歐洲和世界瞭解西藏的苦難景況和西藏問題產生了很大的作用;歐盟議會通過的在歐盟組織中任命西藏聯絡特使的決議使我非常感動,我相信,如果這一決議案得到實施,則不僅有益于在和談解決西藏問題方面表現歐盟堅定、實質性與智慧的支持,而且也將使西藏人民保護本民族特性和其他合法意願的行為得到支持,同時也向中國政府明確地傳達了歐盟組織重視尋求合理解決西藏問題途徑的信息。

你們對西藏問題繼續表現出的關注和支持的態度,將會對未來產生積極的作用,即有助于對通過具實質意義的和談來解決西藏問題創造良好的政治環境。在目前面臨歷史轉折時期之關鍵時刻,我們呼吁繼續給予我們支持。
謝謝給予我發表演講的機會。

 


 



重要言論
>
2011年3‧10 講話
>
2010年3‧10 講話
>
2009年3‧10 講話
>
2008年3‧10 講話
>
2007年3‧10 講話
>
2006年3‧10 講話
>
2005年3‧10 講話
>
2004年3‧10 講話
>
2003年3‧10 講話
>
2002年3‧10 講話
>
2001年3‧10 講話
>
政教結合不是要喇嘛掌握權力
>
五點和平計劃
>
解決西藏問題的
「斯特拉斯堡建議」
>
2001年在歐洲議會的演講全文
>
達賴喇嘛致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的函
>
新千禧年的倫理道德
>
人性與世界和平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