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親近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的五點和平計劃
【華盛頓,一九八七年九月二十一日】



我們的世界變得愈來愈互相依賴,因此除非我們能夠考慮到整體的利益,而不祗是個別的利益,否則不會有國家、區域和整體性的長期和平。在我們這個時代,從最強壯到最虛弱的每一個人所能提供的貢獻都是非常重要的。今天,我以藏族人民和遵循以愛與慈悲為教條的佛門僧侶的領袖身分和各位談話。然而首先,我要以命運注定要和各位以及所有我們的兄弟姐妹一起分享這塊大地的人類的身分和各位談談。隨著世界的變小,我們更需要互相依賴,這在整個世界都是一樣,包括我來的那個大陸。

今天,在亞洲及其他地區,局勢緊張。公開的衝突橫行中東、東南亞和我自己的國家。然而就某一程序上而言,這些問題也祗不過是區域性列強之間緊張局勢的徵兆而已。想要解決這些區域性的衝突,就必須先要找到一種能夠考慮到所有國家、所有有關民族不論是大是小的利益的方法。這類全盤性的解決方案必須是要能夠考慮到關係最深切的民族的需求,否則就會因為措施的零碎或是人為的行為而產生新的問題。

藏族人民一直想要為建立區域和世界和平盡一分力量,我認為他們不使用暴力與和平主義的傳統使他們特別具有這種素質。佛教傳入西藏已經有千餘年的歷史了,從那個時候開始,藏族人民就不對任何形式的生命使用暴力。這種態度也表現於國家的對外關係上。夾在亞洲大陸列強─印度、中國和蘇俄─之間,西藏這種地處亞洲心臟地帶的高度戰略要地的情勢,使得西藏在維護和平及穩定上扮演著決定性的角色。正因為這個緣故,所以在歷史上亞洲的帝國都盡量努力不讓任何一個帝國染指西藏。西藏緩衝國的獨立是區域穩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當立國不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於一九四九~五0年侵略西藏的同時,它也造成了新的衝突原因。在西藏全國起義反抗中國人以及我逃亡印度之後,中國和印度的局勢由緊張演變成邊界衝突是顯而易見的。今天,在喜馬拉雅山脈疆界兩側再度聚集了大量的部隊從而更增加了緊張的危險度。
當然,真正的問題並不是中國和印度的疆界問題。而是中國非法佔領西藏,從而取得直接進入印度次大陸的通道。中國政府企圖以聲稱西藏一向屬於中國的一部分來混淆視聽。然而這不是事實。一九四九~五O 年,當人民解放軍入侵西藏的時候,西藏是個完全獨立的國家。

從千餘年前西藏國王統一西藏開始一直到二十世紀中葉,我們的國家一直很成功地保有它的獨立。在某些時期,西藏曾經把它的影響力推展到鄰近的國家、鄰近的民族,在另外的一些時期,西藏也曾屈服於外國勢力的影響,蒙古可汗、尼泊爾的鄔爾喀人、滿洲皇帝和在印度的英國人。

當然一個國家受到外力影響或干涉的情形並非罕見。即使所謂的「衛星」國家是這種關係最明顯的例子。然而大部分的列強都對勢力比較薄弱的盟國或鄰邦施加影響力。最值得相信的法理研究報告顯示,即使西藏曾經受到外國勢力的影響,它可從來沒有喪失它的獨立。不可否認地,在北京的共產主義部隊抵達之前,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西藏都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幾乎被所有自由世界所譴責的中國侵略行為構成違反國際公法的現行罪行。西藏受到中國長期佔領的這一事實並不能讓世人忘卻即使西藏人喪失了自由,在國際公法上而言,西藏依然是個獨立國家,祗不過是被非法佔領而已。

我的意圖並不在於發起一場對西藏身分地位的政治法理討論。我祗是要強調一件明顯而不可否認的事實,我們藏族人民是另外一種不同的民族,它有它自己的文化、語言、宗教和歷史。如果它沒有被中國佔領,西藏今天仍然會是一個天然自成的緩衝國,從而維護並且促進亞洲的和平。

我最大的願望,也是所有藏族人民的願望,就是重建西藏的這種具有高度意義價值的角色,並且把包括後藏、康、安多三大地區的西藏建造成為一個和平、和諧而穩定的地區。西藏將遵循佛教高尚的傳統協助所有為世界和平、為人類幸福、為維護我們自然環境共有財富而奮鬥的人士。

雖然我們的同胞成為幾十年來被佔領的犧牲品,我卻一直不斷地,為著能夠經由和中國人誠懇而直接的討論以獲得解決辦法而努力。一九八二年,在中國政府全盤改組以及和中國新政府建立起直接的接觸之後,我派遣了我的代表們到北京。就我國家和人民的前途問題展開討論。

我們抱著積極與誠摯的心態進行對話,也準備考慮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乎理法的需求。我希望這會是一種相互對等的心態,也希望我們終於可以找到足以滿足雙方需求和利益的解決方法。不幸地,中國政府對我們的努力卻報以防衛性的態度,就好像是我們所說的有關西藏的實際問題祗是對中國的一種詆評而已。

讓我們最灰心喪氣的是中國拒絕了建立真正對話的可能性。中國迴避了六百萬藏族人民所面臨的真正問題,卻把西藏問題縮減成為我個人身分地位的討論。

鑑於這些事實,也為了回應各位以及我在這次旅行中所見到的人們所給我的支持和鼓勵,我想趁今天這個機會向各位提出以開放與妥協為基本構架的主要問題和建議,這些將會是長期性解決辦法的第一步驟。我希望藉此可以促進我們和包括中國人民在內的所有我們的鄰邦人民之間充滿友誼和了解的未來。
這個計劃包含五個基本要素:
一、 把整個西藏轉化成為一個和平地區。
二、 中國停止危及藏族生存的移民政策。
三、 尊重藏族人民的人權和基本權利。
四、 重建和保護西藏的自然環境,中國放棄在西藏製造核子武器及儲存核子廢棄物。
五、 對西藏未來的身分地位以及中國人民和藏族人民關係的問題進行真正的會談。

底下就談談這五大要素的一些細節。
我建議把整個西藏,包括東部的康和安多地區,轉變為一個「阿喜姆沙」(Ahimsa)地區,在印地語中,這個名詞代和平而不用暴力的狀態。

把西藏建立成為一種和平地區是符合西藏的歷史角色。西藏是佛教、和平、中立的國家,西藏是亞洲大陸各列強間的緩衝國。這也符合尼泊爾的尼泊爾和平地區的建議和中國同意這個建議的做法。如果這個和平地區包括西藏及鄰近地區,尼泊爾和平地區的建議將會更有成效。

把西藏建立成和平地區,意味著中國在西藏的部隊及軍事設施的撤除,這樣印度也就可以撤走駐防在喜馬拉雅山靠近西藏地區的部隊及軍事設施。這一切都將根據國際條約進行,以滿足中國在安全顧慮上的合理要求,並且促進西藏、印度、中國及其他同一地區內民族之間的信心。每一個有關國家都獲得利益,尤其是中國和印度,因為這麼一來不但強化了他們的安全感,並且減輕了為了維持喜馬拉雅山沿線疆界的龐大軍事開銷。

在過去,中國和印度之間的關係從來就不緊張。一直要到中國部隊侵入西藏,取得了第一次和印度接壤的地區之後,兩大列強的關係才緊張起來,終於造成了一九六二年戰爭。從那個時候開始,危險的意外事件層出不窮。如果他們像過去一樣被一個廣闊友好的緩衝國家隔離,這兩大超級人口大國要重修友好關係將不是一件難事。

想要改善藏族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的關係,首先要培養信心。做了幾十年的犧牲品,西藏喪失了一百餘萬的同胞,約為全國人口總數的六分之一,此外還有至少相同數量的西藏人因為宗教的信仰或是政治的觀點而被囚禁在監獄或是勞動改造營,因此,祗有撤除中國部隊才能有真正妥協的開始。大量佔領軍的存在祗會無時無刻地讓藏族人民回憶起他們所遭受到的鎮壓和痛苦。撤軍是最重要的表態,它代表著可以和中國人建立以友誼和信心為基礎的真正關係。

中國人移民西藏必須要停止。這個政策是北京政府為了要把藏族人民削弱成為不具有任何政治行為,微不足道的少數民族,從而強制解決西藏問題的「最終辦法」。

中國百姓大量移居西藏不但違反一九四九年的(日內瓦公約)第四條,而且嚴重威脅藏族的生存。在我們國家的東部地區,中國人變得比西藏人還要多。譬如說,在我的出生地安多地區,(中國人口統計顯示)有二百五十萬的中國人,卻祗有七十五萬的西藏人。即使是在所謂的「西藏自治區」(也就是我國的中部和西部)中國政府的資料證實目前中國人的數量超過了西藏人。

移民並不是中國人的新政策,他們早已有系統地在別的地方進行了。在本世紀初起,滿人是一種不同的民族,有著自己的文化和傳統。到如今,在滿洲祗剩下二百萬到三百萬的滿人,卻有七千五百萬的中國人。

在中國人現在稱為新疆的東土耳其斯坦,中國人的人數從一九四九年的二十萬激增到七百萬,占全人口一千三百萬的大半數。從中國人殖民內蒙古以來,在內蒙古有八百五十萬的中國人,卻祗有二百五十萬的蒙古人。
到今天為止,已經有七百五十萬的中國人被遣送到西藏,這個數目已經超過了六百萬的藏人。在中國人稱為西藏自治區的西藏中部和西部,中國人自己承認一百九十萬的西藏人已經成為該地區的少數民族了。這些有關中國人的數字還不包括部隊,他們大約有三十萬到五十萬人,其中二十五萬在所謂的西藏自治區。

要讓西藏人能以民族的名義積極生存,移民政策必須要停止,中國移民必須要回歸中國。不然西藏人將會很快地成為觀光點也會變成輝煌歷史的痕跡。

基本人權和民主自由在西藏必須要受到尊重。西藏人必須可以再度體驗文化、智識、經濟和精神的自由發展以及行使基本民主自由的權利。
在西藏侵犯人權的事件是全世界最嚴重的地方之一。在那裏,中國人推行所謂的「隔離與同化」政治來歧視西藏人。在最好的情形下,西藏人在他們自己的國家裏是第二等公民。他們沒有最基本的民主權利和自由。他們處在殖民行政制度下的奴役地位。所有的真正實權全部掌握在中國共產黨的中國幹部和軍隊手裏。

即使政府允許西藏人重蓋某些佛教寺廟,並且從事宗教活動,它一直禁止所有比較嚴肅的宗教研究或傳授。祗有某一小群得到共產黨特許的人才可以從事寺廟生活。

如果流亡的西藏人依據我於一九六三年所頒定的憲法而享有民主權利,我們數以千計的同胞卻因為宗教或政治的觀點而被關在監牢或勞動改造營。
要恢復西藏的自然環境,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西藏不應該被用來製造核子武器,也不應該用來貯藏核子廢料。
藏族人民非常尊重各種生命,不論是人或是動物,佛教禁止傷害任何形式的生命的教條強化了它的這種天賦情懷。在中國人入侵之前,西藏是個很特殊、保全完好、充滿野性的自然保留區。可惜在最近幾十年來中國人幾乎毀滅了西藏所有的野生動物和森林。這對西藏原本就脆弱的生態系統帶來很嚴重的後果。必須要保護剩下來的一點,並且嘗試恢復已經被破壞的自然環境。

中國把西藏當成製造核子武器的地方。它也可能已經在那裏貯藏核子廢棄物。它不但在那裏貯存它自己的核子廢料,還貯存其他願意付錢讓北京幫它們清理它們的有毒物質的國家的核子廢料。

這種情形所帶來的危險是很明顯的。中國這種漠視西藏生態的態度威脅著當代和未來的藏族人民。

關於西藏未來的身分地位,以及中國人民和西藏人民之間的關係的真正會談必須要開始進行。

我們希望能夠本著坦誠和妥協的精神,以合理而實際的方式來討論這個問題,以便求得符合所有人,西藏人、中國人及其他有關人民長期利益的解決方法。西藏人和中國人是二個不同的種族,各有各的國家、歷史、文化、語言和生活方式,必須要承認和尊重民族間的差異,但是不能對有利於雙方的真正合作造成障礙。我真誠地相信如果有關各方面能夠見面,以開放、帶有想要找出一種公平而且令人滿意的解決方法的意念,來討論他們的未來的話,我們就可以毫無疑問地走出死胡同。我們所有人都應該表現出理智和智慧,並且抱著誠懇和了解的精神來會商。

我感謝各位以及您們眾多的同事與同胞們對受壓迫民族處境的關注與支持。您們公開表達對我們藏族人民的同情這一事實,已經對生活在西藏的西藏人的生活條件產生了正面影響。我懇切地要求各位對處在歷史上黑暗時期的我的國家繼續予以支持。謝謝!
 



重要言論
>
2011年3‧10 講話
>
2010年3‧10 講話
>
2009年3‧10 講話
>
2008年3‧10 講話
>
2007年3‧10 講話
>
2006年3‧10 講話
>
2005年3‧10 講話
>
2004年3‧10 講話
>
2003年3‧10 講話
>
2002年3‧10 講話
>
2001年3‧10 講話
>
政教結合不是要喇嘛掌握權力
>
五點和平計劃
>
解決西藏問題的
「斯特拉斯堡建議」
>
2001年在歐洲議會的演講全文
>
達賴喇嘛致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的函
>
新千禧年的倫理道德
>
人性與世界和平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