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親近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談佛法與西藏
1999年12月28日
達賴喇嘛在菩提迦耶弘法時的講話

我們在此因法緣相聚,聚的結果為分離這是法則,因此從西藏來的朝聖者,今晚過後將會各奔歸途。但您們大可放心離去,我們雖因身處不同而有遠近,但信仰與誓約卻沒有遠近。正是由於相互緊密聯繫的心願、信仰與誓言,其祈願與緣份使我們之間始終保持著親近。

主要請您們記住我所解釋的佛陀教法,並在自己的一生當中盡可能地去修持,如此修法會得到圓滿。修行有助於萌發解脫的種子並積累善緣,因此要盡力去實踐,我會為此祈禱。

今天在此聚會的有許多老年人,我們也許無緣再相會,但不管生死如何,培養慈悲菩提心和了識空觀是極為重要的,由於這不僅是今生今世,而且需要累世修持之;因此要為究竟的解脫而努力。

年青人正是青春年華時期,不要虛度時光,要努力學習。平時要經常檢視自己的思維方式和品行。在剛開始踏入人生時就要注意培養良好的品行,否則如果從小養成不良的習性,即使想到要改正,也會有難以做到的困難。因此從小努力學習,培養良好品性,了解和試著去實踐佛法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還有許多外國人,其中來自西方的人,在宗教傳承和傳統習俗等方面與我們有許多的差別,加上語言不通、思維方式的差異等困難,但對佛教的重視並不因此減少,甚至有一些人出家為僧,這表明了您們的堅強意志和虔誠意願與誓言,我對此表示認同和贊賞。謝謝您們。

還有不少華人信徒,您們有著悠久的佛法傳統,但近百年來大中國時局動盪,西方列強的威脅、隨革命而來的戰亂以及革命以後的嚴酷環境等,經歷了許多的痛苦,您們以中文唱誦的佛教真言,以往雖傳遍華人各個角落,但從那個時期開始遭到極大的削弱。如此在歷史上雖歷盡顛簸,但佛祖至善的教法從二千年以前到現在仍香火綿延不絕,因此現今有您們的繼承,真是令人讚嘆,我要向您們表示感謝。

如上所述,學佛是極為重要的,在中文中有許多的論典,有不少是藏文所沒有的,例如《華嚴經》在藏文中只有六函,但在中文中卻有將近八函,然而這些由於文言文的緣故,而使許多人感到難以理解。而在西藏社會歷代學者講說之風仍綿延不衰,未來西藏的傳承與華人的傳承可以相互對照,這肯定有助於華人佛教徒理解教義。我們西藏人也可以翻譯以往沒有的經論,如中文的《大毗婆沙論》,希望法尊法師之前所播下翻譯之種子能開花結果。由於這樣的助益,因此我在此表示感謝。

今天在此還有兩位大蒙古的代表,蒙藏關係親密如雙胞胎。有一段時期佛法雖遭嚴重衰敗,但現今因人民的積極參與而迎來重建的好時光。因此,通過您倆向大蒙古的教友們致敬並表示讚賞,期望他們能繼續努力。

以往有許多蒙古學者來到衛藏、康、安多地區,後來成為博學者的美談佳話。現今在印度各寺院中有七、八十名包括外蒙古在內的蒙古族學僧,在各學校中也有一些留學生,另外也有幾十名宗教教師前往蒙古各地弘法。我們的這一切除了從宗教的角度為佛法效力以外,沒有任何要從蒙古地方謀取利益的動機。蒙藏關係大約是如此。

華人的教友和外國的教友已開始體認到西藏佛法之完整與深廣,但大家要明白,我們在菩提迦耶講經說法並不是因為我們西藏繁盛而來此聚會;我們西藏人目前仍然是處於流亡的狀態下。以我為例,流亡已經超過四十年,一生大部分是在流亡中渡過的,我們的部分藏人也成為流亡者。如果以佛法為中心的西藏傳統文化在自己的家鄉沒有遭到衰敗;如果可以自由地學習和實踐佛法,那就另當別論,然而事實上並沒有這樣的環境和權利。

眾所周知的是,由於西藏特殊的文化、宗教和傳統表現了西藏民族的特質,因此被視為分裂根源而被刻意仇視、打壓。

西藏與中國有著完全不同的文化、語言、傳統習慣,這不是我們為了所謂的反革命或為分裂而刻意創造出來的,這是過去四、五千年來形成的;我們無法消滅這一切。如果這一切真的沒有價值,沒有助益,則我們不僅無話可說,而且很樂意改變。然而西藏的宗教與文化不僅是世界上古老的宗教和文化,而且也是在二十一世紀裡仍然可以給世界帶來幫助和利益的宗教與文化;這個宗教與文化不僅可以利益中亞蒙古、喜瑪拉雅山區的尼泊爾、不丹、錫金、拉達克、庫努、比蒂、喀夏、門等地的人民,而且也可以利益世界,尤其是大華人地區的人民,西藏的宗教和文化確實可以效力,使他們的人生更加充實而有意義,可以幫助建立善良的品性和社會風氣等等。正是由於利己又利人,我們才堅持要繼承和宏揚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並為此而努力。

同樣保護西藏的生態自然環境,不僅是基於西藏人的利益,像流經印度、孟加拉、尼泊爾和中國等國家的亞洲各大河流都源自西藏,西藏自然環境的破壞將會改變這些河流的現狀。顯而易見的,西藏的環境保護是關係到亞洲幾億人民利害福祉的大問題。

再說西藏問題,也不僅僅是有關西藏人利益的問題,大而言之它影響世界和平,特別是關係到亞洲的利益和未來。眾所周知,中國和印度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國,雙方間能否建立起真正的信任和友好關係,不僅關係亞洲、而且也涉及世界的和平。因此西藏問題關係重大,而且是正義與公理的爭取,為了伸張正義,合理解決西藏問題,希望中國朋友和國際間的朋友們繼續給予支持和關注。

這一切並不是我個人在此巧言詭辯,而是代表包括流亡藏人在內的六百萬西藏人發言,藏人雖身不由己,但他們的精神世界是無法被外力所控制的,由於他們信任我,對我抱著極大的期望,不斷向我發出呼籲,因此我代表他們發言。
在座者當中,華人朋友們有著特殊的關係與責任,因為藏漢問題很大一部分是由於溝通不良,不了解事情的真實面而造成。不管是國民黨時期還是共產黨時期,對西藏的歷史現狀等多有歪曲,因此使很多華人以為中國給予西藏人很大的幫助和解放等,以為有恩於西藏人,以為沒有中國的幫助,西藏人將會無力自立而處於極為落後的狀態,並因此認為藏人不知感恩戴德等,這是可以理解的,很明顯這是由於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因此來自中國大陸的朋友們有責任公正不倚地說出西藏的真相。

以往的西藏社會是落後,是有很多的缺陷,我們從來沒有說它是完美無缺的,但西藏的宗教和文化絕對不是無益或落後的,同樣藏漢間的那些歷史事實也不是我們流亡國外以後造出來的,藏漢間從法王松贊干布以來發生聯繫是明確的,而在此之前西藏還有象雄和蕃兩個國家,根據記載象雄的歷史極為久遠,中國的朋友們了解類似這些並做出正確的解釋是非常重要的。

西藏社會落後且物質不發達,因此我提出以『中道』解決西藏問題,因為西藏的宗教和文化雖然極為豐富和精深,但物質發展卻處於落後的狀態,對現代知識知之甚少,對此必須要設法克服。我們必須提高西藏的物質發展水平,必須要發展西藏的現代教育,掌握現代知識。因此如果我們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範圍內,我認為將有助於西藏的物質發展,但同時也必須允許恢復和宏揚西藏特殊而又博大精深的宗教與文化。西藏人民基本自由和權利必須得到尊重和保障,至少中國憲法規定的有關民族權利要確實落實執行,這點很重要。

我們十三、四萬名流亡藏人,任何人即使作夢也沒有想過要恢復舊制度或延續舊時代的生活方式。未來達賴喇嘛作為領導的狀態是否繼續存在也由人民自己選擇決定,在《西藏未來憲法草案》中明確規定,經西藏人民議會的通過,可以改變達賴喇嘛的職權。1992年再次明確規定,未來內外藏人團聚之時,歷史上在政府中屬於達賴喇嘛名下的權利要全部移交給過渡政府。從那天開始我除了做一個普通的僧人以外,也從未夢想過要爭取達賴喇嘛的權利或職務。

華人的朋友們應該知道,我們爭取的不是為了少數人的權利或未來的出路,而是關係整個西藏民族乃至於中國未來的利益。遺憾的是,中國共產黨的一些官員完全不知事情真相。例如大約兩年前,《西藏日報》刊登了一名中國官員的講話,好像是陳奎元的講話,其中除了說明達賴喇嘛搞分裂不應該,還引用龍樹在《中觀》中的兩句偈語:『若所依因緣,無生亦無滅』,說達賴喇嘛持漢藏不同之觀點而企圖分裂漢藏,因而違背『中觀根本智』云云。真是令人好笑,我雖不是小看他,但確實不禁產生『可悲啊!讓此等智能的人掌握西藏大權,該怎麼辦呀!』的念頭。 還有幾個月前一名中國宗教部門的官員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記者問:「為何西藏自治區和其他西藏地區看不到達賴喇嘛的照片?」這位官員回答說:「是因為西藏人民不喜歡達賴喇嘛,因此沒有達賴喇嘛的照片。」發表如此愚蠢的言論究竟有何意義?

我是一個追隨佛祖釋迦牟尼的比丘僧,不打誑語,也不喜歡他們說謊,要誠實,有真理就不需要說謊耍狠。中國官員有關西藏的謊言和歪曲,確實蒙蔽了許多中國朋友,中國朋友和外國朋友要了解這些,我們真誠尋求利人利己,並為此而努力,我們不要損人利己,更不要損人不利己,例如中國政府現行的政策對中國和西藏都沒有任何的好處,藏人陷於苦難自不必說,中國政府的名譽以及在世界上的形象都因此而遭到損害。

如果真的考慮解決西藏問題,不僅可以讓藏人不再受苦,而且也會使中國政府免於丟臉,可以維護自己的形象;這有助於中國的發展,何樂而不為?這是我們對解決西藏問題的基本構想,在此向朋友們做一介紹。

我注意到國外一些佛教團體視西藏問題為政治問題,標榜佛教團體不與政治發生聯繫,我對他們開玩笑說,您們早起祈禱時是否祈禱「佛法昌隆」?他們說是的。我就向他們解釋西藏問題與佛法昌隆之間關係重大的道理,告訴他們如要實現您的祈禱,就要設法幫助解決西藏問題。這非常重要。

當今世界上有不少基於某一個民族之利益而發生的戰爭,其中一些人出於偏執、目光短淺而抱著損人利己之念頭,如科索沃等。然而西藏問題與此完全不一樣,西藏是和平非暴力且利己利人的。一些教友稱「西藏問題是政治問題,我們不干涉!我們是宗教信徒,與我們沒有關係,我們只是實踐西藏佛教」等等。

如果我們的奮鬥與廣大利他的事業沒有關係,如果我們放棄和平非暴力的路線,如果我們偏執、短視,則我可以明確地說:教友們可以不關心、不支持西藏問題。不然,當西藏問題與我們的宗教有著重大的關聯,且以利他為動念展開運動時,我認為關心西藏佛教的教友們就一定要關心和支持西藏問題。

另外我向在座的來自西藏的朝聖者表示問候,今天您們雖然抱著悲切的心情返回家鄉,但從基本層面而言,您們可以放心,從各方面都表明,伸張西藏正義的日子不會太遠了,我們大可不必沮喪或洩氣。就當前而言,大家要關心宗教和文化,特別是年輕人,要努力學習,掌握現代知識,重視自己的宗教和文化;有工作的人要做好本職工作,積累經驗,獨立自主等。大家都要注意酗酒、玩牌以及其他低迷風氣的蔓延,基於長遠利益的考慮而應設法防止,不要過一天算一天,不要沒出息。

這次拉達克也來了許多人,您們之中有許多人為伸張西藏正義而展開長途遊行等各種活動,我非常高興,在此表示衷心的謝意。同樣門域人民也召開支持西藏的大會等,我是到當地才知道的,再次表示感謝。

在此向所有關心和支持西藏宗教與文化的團體和人民表示衷心的感謝。

 

 



佛法開示
>
放棄、停止供奉「凶天」的理由與必要
>
達賴喇嘛在祈願大法會中針對放棄供奉「凶天」之開示
>
利他與六度
>

佛教的基本見解

>
西藏人對死亡的看法
>
<心經>講義
>
<三主要道>
>
慈悲與個人
>
新舊宗派整合
>
佛法與西藏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