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漢族農耕、定居文明和少數民族遊牧文明的競爭

作者作者:王維洛




漢族農耕、定居文明和少數民族遊牧文明的競爭1992年聯合國《里約環境與發展宣言》原則二十二指出:“土著居民及其社區和其它地方社區由於他們的知識和傳統習慣,在環境管理和發展方面具有重大作用。各國應承認和適當支持他們的特點、文化和利益,並使他們能有效地參加實現持續的發展。”

漢族農耕、定居文明和少數民族遊牧文明的競爭,這是一個久遠的歷史話題。農耕、定居的生產生活方式,並不適合西北部的生態環境。中國西部地區現存四個主要沙塵暴源區正是漢代以來歷代中央政府的主要屯墾戌邊區。位於黃河源區的瑪多縣原本是中國的首富縣,實行牧場土地承包制、牧民定居政策和掠奪性地開採礦產資源之後,在三十多年的時間內變成了全國最貧困縣。黃河源區二十世紀60年代,遠山白雪皚皚,河水清澈流淌,草場長得好,牛羊吃得飽;80年代、90年代,一些山脈逐漸變成黃褐色,光禿禿的,河床多次乾涸,守著源頭沒水吃,也沒地方放牧。這些事實都說明了保護西藏高原的生態環境,保護藏人的生活生產習慣的重要性。

一、農耕、定居文明和遊牧文明的競爭:一個久遠的歷史話題
錢穆先生《中國文化史導論》中寫道:“人類文化,由源頭處看,大別不外三型。一、遊牧文化;二、農耕文化;三、商業文化。此三型又可分成兩類:遊牧商業文化為一類,農耕文化為又一類。……遊牧、商業起於內不足,內不足則需向外尋求,因此而為流動的,進取的。農耕可以自給,無事外求,並繼續一地,反復不捨,因此而為安定的,平穩的。”可見遊牧文化和農耕文化各有所長。

從華夏與鄰居幾千年的歷史來看,華夏的農耕經濟和定居生活方式與少數民族的遊牧生活生產方式一直是爭鬥不斷,時而刀戎相見,時而和睦相處。

華夏曾經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經濟最發達、實力最強大的民族。華夏民族認為世界是天圓地方的,他們生活的地方正好是中心,當然也把他們這種以水灌溉為基礎的集約化農耕經濟和定居生活方式當作是最為先進的東西要加以推廣,特別是向西北方向擴展,屯墾戍邊,實行井田制等等。漢人喜歡講“過五關斬六將”,而不喜歡談“走麥城”。中國歷史書中作為盛世來介紹的是漢朝、唐朝和明朝,特別是這三個朝代的幾位明君,都是向西北擴張的推手。西漢極盛時期,帝國的疆域西起巴爾喀什湖和帕米爾高原,東至朝鮮半島北部,北起陰山、遼河,南至今越南中部,這是漢族統治在領土上的大擴張。漢武帝軍隊多次出擊匈奴,獲得勝利,漢朝軍隊曾在河西走廊一帶屯墾戍邊,安置移民,開墾農田,發展水利,建設城鎮。最後的結果是破壞了當地的生態環境,軍隊和移民不得不撤回。這些地區又讓位給遊牧民族。唐朝的太宗皇帝、明朝的洪武、永樂皇帝等向西北的擴展也取得過“輝煌”的勝利,也是搞什麼屯墾戍邊,井田制,大量移民,也都沒有成功。而偉大朝代的結束也往往是因為這種農耕經濟和定居生活方式在西北地方所造成的生態環境危機,導致地區性的失敗,最後乃至整個王朝的崩潰。

宋豫秦和張力小在《歷史時期我國沙塵暴東漸的原因分析》中指出:“漢武帝驅逐匈奴後,在河西地區廣置郡縣,力倡農墾。張騫通西域以後,有組織的農墾活動的範圍,更擴大到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綠洲。漢代在西北地方所推行的大規模的粗放型農墾活動,必然會嚴重破壞西北地方脆弱的植被和水源, 導致沙漠化和沙塵暴的擴張。”“漢武帝最早在內蒙古河套地區實行大規模的屯墾戌邊,興辦了許多大型國營農場。甘肅的河西走廊、內蒙古的河套地區和黃土高原的晉陝峽谷地區等北方少數民族的遊牧之地,是當時屯墾戌邊的重點。這些大規模的農業開發活動一方面增強了中央王朝的國力,有利於鞏固中央對西北地方的統治,同時也使廣大西北地區的自然生態系統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壞。”“我國西部地區存在四個主要沙塵暴源區, 即河西走廊與阿拉善高原區、內蒙古中部農牧交錯帶 、塔克拉瑪干沙漠周邊區、蒙陝寧長城沿線旱作農業區。這四大源區恰恰正是漢代以來歷代中央政府主要的屯墾戌邊區。”

遊牧民族也多次打敗華夏民族,特別是來自西北的蒙古族和來自東北的滿族,佔領了整個神州大地。倒是那些遊牧民族的領袖們,對於華夏的農耕、定居文化採取了十分包容的態度。雖然他們認為不會騎馬不會射箭的男人,稱不上是真正的男兒,但是他們對於這些手無縛雞之力但滿腹經綸的人,也是有幾番敬意。

就這樣,幾千年來,華夏的農耕、定居文明和西北遊牧文明在這一大片土地上繁衍、發展,時而能和平共處,時而也動手動腳。中國的皇帝有過萬朝來拜的輝煌,也有過被充軍流放的悲苦。遊牧民族的首領有過落荒逃跑的恥辱,也有過穩坐金鑾殿的榮耀。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這些都是逝去的歷史。

二、儒家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VS道家的“己所甚欲,勿施於人”
在元朝、在清朝,中原農耕、定居文明和西北遊牧文明的競爭是在和平的條件下進行的。特別是在清朝後期,漢族的官員在朝廷的位置越來越重要,一旦他們到西北地方當官,總是念念不忘地要推廣他們以為特別先進的農耕、定居文化,比如左宗棠等,就是被發配到新疆的林則徐也是在那裡致力推廣灌溉農業。

孔子有一句名言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論語-顏淵》)。這是中國儒家處理人際關係的重要原則:人應當以對待自身的行為作為參照物來對待他人。如果自己所不想做的或不想要的,硬推給他人,不僅會破壞和他人的關係,也會把事情搞僵。但是自己認為是值得做的,可以讓人家也跟著做,不管人家是否願意。左宗棠、林則徐認為他們的做法都是符合儒家的教誨的。

1911年中華民國成立,當年大清朝的地盤,也就成了中華民國的領土。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農耕、定居文明和遊牧文明的競爭,就以另外一種形式出現。在西北少數民族地區建立了民族自治制度,由漢族幹部當黨的書記,由當地少數民族幹部當政府部門的領導,最終是黨的書記說了算。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派出了大量漢族幹部包括技術人員,支援西藏高原少數民族地區的工作,工作二、三年後回原單位。根據在少數民族地區的工作成果給予提升,一般都能提升一級,有的提升兩級或者更多。也有留在少數民族地區的,得到特別的提拔和重用。這種幹部提升制度助長了一些漢族幹部的貪婪之心。無論是擔任一把手的漢族幹部還是援藏的幹部,他們只熟悉農耕、定居的生活生產方式,他們認定這種生產方式比遊牧方式更加先進,而定居生活方式比遊牧方式更加舒適,他們對少數民族地區生態環境的特點瞭解少之又少,特別對可持續性發展理念可以說是一無所知。特別是中國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後期在農村地區實行土地承包制度,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推動了中國經濟改革的步伐。他們認為土地承包制度就是個最好的東西,一定要推廣到藏區去,一定會有促進經濟發展的好結果。
他們在藏區一味追求提高產量,執行牧場土地承包制、牧民定居計畫,建設水庫大壩工程、發展水利灌溉農業,嚴重地破壞了西藏高原的自然生態環境,徹底改變了藏人的生活生產方式。

位於黃河源區的瑪多縣原本是中國的首富縣,施行牧場土地承包制、牧民定居政策後,變成了全國最貧困縣。2008年2月20日《西寧晚報》三江源採訪組以《從全國首富到全國最窮瑪多縣為生態而生存》為題報導:“瑪多縣副縣長紮洛告訴記者,上世紀80年代以來,該縣是全國牧業生產先進試點縣,牧民人均年收入為500元,是全國的首富。”“如今,全縣的年財政收入僅僅93萬元,差不多是全國最窮的縣了。”拿瑪多縣2001年人口11336人作為2008年人口計算,全縣的年財政收入僅為平均每人82元人民幣!可見瑪多縣窮到了什麼地步。哲夫在《黃河生態報告》一書中寫道:“數萬億年前至解放前,青海的沙化土地面積僅為7995萬畝,建國不足半個世紀,竟然增加到2.17億畝,更加可怕的是近年來青海的沙化面積正以每年200萬畝的速度擴大。”哲夫繼續寫道:“(瑪多縣)張金維書記的家屬在香港,他在瑪多已經多年,卻是個單身漢。瑪多縣上上下下的工作幹部幾乎沒有一個人的家屬在瑪多。”“據考,早年間在瑪多境內遊牧的藏族部落多為暖來寒去,逐水草而居,從無長期定居者。有關人士稱,草場的退化與定居放牧也有一定關係,遊牧有利於草場的自我恢復,而定居放牧,牲畜相對長期地大量啃吃一片固定的草場,使草場無瑕休養生息,長期以往,退化是不可避免的。”“十數年前一隻羊只需30畝草場來養,更早一些瑪多的牧草,養一隻羊只需5畝草場,可是現在一隻羊竟要100畝草場才養得活。這幾個數字多麼觸目驚心。”

2003年瑪多縣被劃入了三江源(黃河、長江和瀾滄江)自然保護區,力爭將三江源核心區變成“無人區”,這被認為是三江源生態環境保護建設的關鍵工程。因此,瑪多縣的牧民和他們的牲畜被當作生態移民被迫離開了故鄉。漢族幹部以為只要對三江源自然保護區實現“無人區”(類似“封山育林”式)的措施,被破壞的生態環境便可以得到恢復。更有科學家認為三江源生態環境可以在十幾年的時間內得到恢復。

中國在大躍進中,大片森林被砍伐,大躍進之後開始修正錯誤,開始實施“封山育林”(把山區變無人區),人工植樹,期望森林生態可以得以恢復,但是收效甚微。現在他們又把自己並不成功的經驗帶到了西藏高原。漢族幹部根本不懂,牧民和他們的牲畜,也是三江源生態系統的組成部分之一。強迫搬遷牧民和他們的牲畜,生態系統就不完整了,這個生態鏈就缺少幾個關鍵的環節。只有重新讓牧民重新回到草原遊牧,才有利於退化草場的恢復,而且遊牧不會產生草原超載過牧的問題。牧民逐水草而放牧,牛羊吃了新鮮的草,有利於草根系的發育成長。就像花園裡的草地,要定時地割,草地不割就長不好。玫瑰花,每年要修枝,樹木每年也要修枝,是一樣的道理。牛羊的糞便又給草場增加了有機肥料。儒教祖師爺之一孟子說:“斧斤依時入山林,林木不可勝用也”。意思是說,按照時間的規律對山林進行必要的砍伐,這樣森林才能茂盛,多得不可勝用。這是儒家所持有的取物不盡,取物以順時的生態倫理觀。孟子並沒有說:“禁止斧斤入山林,林木不可勝用也”。

三江源移民安置政策為:移民原有的牲畜全部賣掉,原有的草場10年內不再放牧;政府給移民提供每戶45平方米的住房;10年內每年對每戶移民給予一定的生活補助,具體標準是:永久移民(草場上交)8000元,承諾10年不放牧的移民(10年後歸還草場)6000元,無草場的移民3000元。中國政府從藏人手中用最低廉的價格獲得了三江源土地所有權和土地使用權。

羅康隆和楊曾輝在《藏族傳統遊牧方式與三江源“中華水塔”的安全》一文中指出“三江源曾是水草豐美,湖泊星羅棋佈、野生生物種繁多的高原草原草甸生態區,被稱為生態“處女地”。該區域內獨特的地貌類型,豐富的野生動物類型,多姿多彩的森林與草原植被類型和秀美的水體類型,構成了亮麗的風景。”“三江源區域是我國最大的產水區,每年向黃河、長江、瀾滄江下游供水600億立方米。據我國水文部門測算,黃河總水量的49%,長江總水量的25%,瀾滄江總水量的15%,均來自三江源區域。特別是黃河,幾乎近一半左右的水量得由三江源區域提供。因而,該區域是三江全流域最重要的水資源供給地,這裡被譽為“中華水塔”,名至實歸。”

羅康隆和楊曾輝認為導致草原沙化和三江源的生態災變的最主要的原因首先是從1983年開始的草場所有制的改革,對草原執行牧民“草場包乾、牲畜作價歸戶、定額提留”的牧場責任制;其次是對礦產的無序開採,上世紀80年代大量無節制、無規律地開採黃金、煤礦等,給當地的自然生態環境帶來了致命性的破壞;第三是在當地不適當地發展農業種植,如開墾草原種植油菜等。

瑪多縣蘊藏有豐富的黃金、煤、鹽、硼等礦藏,上世紀八十年代有幾十萬外地人一窩蜂地湧入瑪多,濫挖亂採黃金,大片草場被破壞,河床因此而乾涸。王力雄當年正在黃河源區漂流,拍攝下許多照片,永久地記錄了成千上萬的人正在爭先恐後地從河水中挖沙淘金的景象。王力雄回憶說,照片上的淘金者,幾乎都是回族和漢人,好像沒見過有藏人參與淘金。

2013年6月3日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何偉在《三江源生態移民曬出心中的夢想》一文中,記載了對一位藏族老人的採訪和他對“生態移民”效果的評價,令人深思:“尕查,61歲,果洛藏族自治州瑪沁縣昌麻河鄉血麻村原支書:我在黃河岸邊長大,見證了黃河源頭生態變遷的歷程:上世紀60年代,遠山白雪皚皚,河水清澈流淌,草場長得好,牛羊吃得飽;80年代、90年代,一些山脈逐漸變成黃褐色,光禿禿的,河床多次乾涸,我們守著源頭沒水吃,也沒地方放牧;近幾年草場儘管禁牧了,但沙化、退化、鼠蟲害起來了,種草效果不明顯。八年前,我村162戶藏族村民作為黃河源區首批“生態移民”,搬遷到260公里外的果洛州府大武鎮生活。我幾乎每年都會回血麻村看看,村上共計草場50萬畝,冬季草場占四分之三,而沙化面積占冬季草場四分之三,沙化一年比一年厲害。夏季草場沙化好一些,而岩羊、野鹿、野驢等趁虛而入,經常二﹑三百隻一齊出動,把牧草快吃完了。”

尕查老人描述了三江源地區三個不同時期生態環境的真實面目:

第一個時期,二十世紀60年代:
“遠山白雪皚皚,河水清澈流淌,草場長得好,牛羊吃得飽”,達賴喇嘛尊者1959年離開西藏,這是他走後留下的生態環境的真實寫照。

第二個時期,二十世紀80、90年代:
“一些山脈逐漸變成黃褐色,光禿禿的,河床多次乾涸,我們守著源頭沒水吃,也沒地方放牧”。達賴喇嘛尊者離開西藏的二三十年後,1983年在藏區開始的草場所有制的改革,草場包乾、牧民定居,對礦產的掠奪性地開採,導致整個生態環境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第三個時期,2003年後:
“我村162戶藏族村民作為黃河源區首批“生態移民”,搬遷到260公里外的果洛州府大武鎮生活。”“近幾年草場儘管禁牧了,但沙化、退化、鼠蟲害起來了,種草效果不明顯。”這說明生態移民的效果並不好。

中央財政部預算司的李萍、許宏才、蔡強和張琛在2007年考察青海省藏區後撰寫的《關於青海省藏區財政狀況的調研報告》,證實了尕查老人對黃河源三個時期生態環境變化的描述:“十年前這季節當地是雪峰連綿,現在除了阿尼瑪卿雪山,幾乎看不到雪山了。在巴顏喀拉山以北(主要是果洛),屬三江源核心區和緩衝區,草場退化,草原沙化,高原上綠色很少,呈現在我們眼前的多為枯黃色,主要是沙粒。一群群瘦弱的牛羊,啃食著貧瘠的沙地上長出的稀稀拉拉的茅草,牛羊的數量遠少於玉樹的核心區。公路兩邊,不時會見到乾涸的河床和湖泊。從果洛返回西寧的途中,經過貴南縣,這裡已不屬於三江源保護區,路邊的草原可以用滿目瘡痍來形容,乾燥、枯黃,夾雜著成片成片的沙漠,據說這些沙漠都是當年開墾草原種植油菜後形成的。尚未形成沙漠的草原上,密密麻麻地堆砌著老鼠打洞形成的小土堆,同行的劉應祥副廳長一路歎息。他告訴我們,由於長期以來人類的獵殺,老鼠的天敵如老鷹等大量減少,導致鼠害猖獗。老鼠在草原吃草根,打鼠洞,被牠們破壞的草原很難恢復,時間長了,又是新的沙漠。生態環境的惡化有氣候變化的原因,也與人類活動的影響密切相關。”“在甘德縣境內,我們看到一大片沙漠,多達五、六萬畝,原來都是大片的草原,後被開闢為軍馬場,之後又被開墾種植油菜。一兩年後,由於天氣乾旱,油菜無法成活,地就撂荒了,很快就退化成沙漠。我們也看到,許多原來開墾的土地用圍欄圍了起來,長著新草,這是退耕地,正進行生態恢復,但退耕地的比例太少,並存在復耕的危險。同時,基礎設施建設對草原環境的破壞也相當嚴重。一路上,我們看到修築公路對草原的破壞,為了修路用土,施工人員從草原挖掘,公路兩邊的草原連綿著一個個不規則的溝、坑,幾十年才形成的十多釐米厚的草皮隨處丟棄,真是千瘡百孔,慘不忍睹。”

三江源地區的掠奪性的礦產資源的開發在2003年之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但是在2010年4月14日玉樹大地震後,對礦產資源開發的限制又開始鬆動,而政策的鬆動正是來自各級地方政府。2013年8月13日起,數百名礦工抵達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屬傳統康區)的三個鄉:阿多鄉、紮青鄉、薩呼騰鎮(原名結紮鄉,是縣府駐地),準備開始大規模開礦。來自雜多縣各個鄉的牧民和當地大學生三千多人,發出“齊心協力,誓死護土,絕不允許開採一塊礦物”的口號,在被劃為礦區的神山周圍靜坐抗議。他們將習近平於5月24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講話“決不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去換取一時的經濟增長。要以對人民群眾、對子孫後代高度負責的態度和責任,真正下決心把環境污染治理好、把生態環境建設好,努力走向社會主義生態文明新時代,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製成標語牌,要求當地政府遵循國家憲法和習近平的講話精神,停止開礦,停止一切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但是前來維護社會穩定的公安和武警,扔著催淚彈,他們將有習近平像和習近平的講話標語牌推倒,拿著槍和警棍,衝向了守護三江源的民眾。他們抓捕和威脅抗議者,罪名是受境外敵對分裂勢力的指使。看來這些貪婪的漢族和藏族幹部是不會對子孫後代負責的,習近平的話講得再好,下面的幹部也是不聽的。

儘管三江源在2000年就已經被青海省列為自然保護區,2003年被列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投資75億元啟動了三江源治理保護工程。但是到2017年,許多被破壞的生態環境根本沒有得到修復,更準確地說,根本還沒有開始修復工作。2017年8月30日新京報發表了首席記者劉旻的《三江源盜礦點仍未生態修復土壤污染待治理》報導:“據國家環保部公告,中央第七環境保護督察組於8月8日至9月8日進駐青海省,開展環境保護督察。重點督察青海省黨委、政府貫徹落實國家環境保護決策部署、解決突出環境問題、落實環境保護主體責任情況。然而,記者在此次走訪中發現,雖然三江源自然保護區內的礦點都已被叫停,但開礦造成的山體溝谷仍舊大量裸露,採坑沒有得到修復,正在形成的污染繼續威脅著長江源頭。”劉旻和首席攝影記者陳傑又在網路上發表更為詳細的報導《被野蠻盜採的三江源:剝離了皮膚肌肉韌帶,只剩發黑的血管》:“2017年8月2日,治多縣,拍攝的非法盜採點紮蘇煤礦其中的一個山谷,從高處俯瞰,整個山谷就像人類正行走在三江源的一條腿,可是皮膚、肌肉和韌帶被剝離,只剩下凝固的藍紫發黑的血管。”“2017年8月2日,治多縣,非法盜採點紮蘇煤礦,從空中俯瞰到的礦區部分採礦點,一處處剝離的山體由一條條礦道連接,綿延十幾公里。”“2017年8月2日,治多縣,非法盜採點紮蘇煤礦,礦區的多個洗煤池蓄滿了水,沒有做任何處理,洗煤池直接有溝渠連接通向谷外,溝渠裡有水流痕跡。”“2017年8月3日,治多縣,盜採點尼雅西鐵礦,山體被切開,表面的植被被剝離,切開的山體大面積裸露在外,隨著大風和雨雪的沖刷,破壞面逐步擴大,進而極易引發地質災害。”“人工選礦機被廢棄一邊,鐵礦開採形成的矸石山、礦渣山已綿延成片,低處十多米,高處三四十米。其中幾處有明顯裂縫,存在滑坡隱患。”“2017年8月2日,治多縣,非法盜採點紮蘇煤礦,多處出現大面積山體塌陷。這是其中一處因不規範的採煤工作面導致數十畝的山體塌陷,黃色皸裂的山體,裂縫能有一人寬。”這就是三江源的真實現狀。

氣象資料顯示,從二十世紀70年代開始,三江源的氣溫持續升高,平均每年增加0.2到0.4攝氏度(世界平均水準每年增加0.008攝氏度)。西藏高原冰川退縮,對亞洲、特別對中國危害很大,長時間乾旱和大洪水的危險同時增加。以前長江源區的雪線為海拔4600多米,現在是後退到海拔5300多米,上升了700米。二十世紀90年代,黃河中下游地區幾乎每年發生斷流,1997年斷流長達226天。黃河斷流與黃河源持續枯水有直接關係。目前三江源依靠人工降雨來增加水量。青海省制訂了以格爾木為三江源地區飛機人工增雨起降場和利用能夠適應高原地區的運-8飛機實施人工增雨的方案。據報導,2006年三江源人工降雨量約8億立方米,人工降雨使得三江源區河流、湖泊水位下降和乾涸的現象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但是人工降雨會加速凍土層解凍,凍土層中儲存大量的碳就會釋放出來,增加氣溫升高的加速,同時也加速雪線上升。有資料顯示,根據三江源地區生態治理和恢復的需要,三江源地區每年需增加降水量80億立方米以上,所以在三江源地區還要增加人工增雨的手段和力度,要求中央財政支付必要的運行費用。

所以說,要恢復西藏高原的生態環境,要靠世世代代生活在那裡的藏族人,而不是靠那些到藏區來想搞出一些成就的漢族幹部。

陳潔在《青海民族研究(社會科學版)》(第19卷1期,(2008/1 /1)上發表《青海省三江源退牧還草和生態移民考察-基於瑪多縣的調查分析》,指出三江源退牧還草和生態移民工程中存在的嚴重問題:

一是補償標準偏低,激勵作用不強;
二是按戶補償的方式使得部分牧戶在減畜和移民方面缺乏積極性;
三是部分遊牧戶沒有納入到生態移民的補償範圍內;
四是後續產業發展不足,移民戶就業無門;
五是牧民融資困難,發展資金不足。

簡單地說,實行生態移民,牧民人是移出去了,但是在安置地他們是就業無門,前途渺茫。如果生態移民的就業問題不能及時解決,會影響社會穩定。

在西藏高原上安置生態移民的另一個辦法,就是讓藏人學習漢人的農業種植方法,實行水利灌溉,守著田地定居下來。

從1990年起到2017年在西藏自治區境內已經建造了120多座水庫大壩(見附錄),其中一些水庫大壩工程的目的就是擴大農耕面積,實行灌溉農業,如年楚河上滿拉水庫,拉薩河上的旁多水庫,如夏布曲幹流上的洛拉水庫。

滿拉水庫位於西藏日喀則地區江孜縣。根據規劃,江孜縣有耕地面積70餘萬畝,占西藏自治區的耕地面積的21.1%。但是實際農作物播種面積僅為31.9萬畝,占耕地總面積的45%,還有55%的耕地閒置。通過滿拉水庫的建設,將控制灌溉面積40萬畝,新增灌溉面積25萬畝,把江孜縣打造成商品糧基地。滿拉水庫壩址以上流域面積2757平方公里,多年平均年徑流量4.83億立方米,多年平均流量15.3立方米/秒。滿拉水庫設計總庫容量1.57億立方米。滿拉水庫大壩工程於1995年8月正式開工,2001年8月竣工,總投資為9.6億元人民幣。按照增加5畝耕地安置一個生態移民的標準計算,該工程可以安置8萬移民。

旁多水庫位於西藏拉薩市林周縣。旁多水庫的工程目標第一是灌溉,第二是發電。旁多水庫位於拉薩河中游,壩址以上流域面積為16370平方公里,年徑流量62.48億立方米。旁多水庫總庫容為11.74億立方米,設計灌溉面積65.28萬畝,新增灌溉面積27.42萬畝。旁多水庫工程被稱為是西藏自治區的三峽工程,工程總投資46億元人民幣。工程於2009年7月15日正式開工,2014年5月全部機組發電,2015年竣工。

洛拉水庫大壩工程總投資50億元,規劃建設的水庫庫容3.55億立方米,是西藏水利史上投資最大的項目。與洛拉水庫配套的有申格孜、扯休、曲美、聶日雄四大灌區,開發灌溉耕地21.27萬畝,每年從洛拉水庫引水1.76億立方米。將安置4.2萬人移民,從事水利灌溉農業。工程在2014年6月9日正式開工。2016年9月30日截流成功。預計2020年投入使用。

到2016年底,西藏自治區的農田有效灌溉面積達到365萬畝、其中高標準農田162萬畝。按2016年西藏自治區人口318萬人計(實際為2014年底人口數),平均每人農田有效灌溉面積達1.18畝。計畫到2020年西藏自治區計畫再新增農田有效灌溉面積120萬畝,共計485萬畝,人均1.53畝 (參見:劉蔭、趙玉芹:西藏打造“綠色農業” 水利工程惠及百萬畝農田,中國新聞網,2017年1月22日,劉洪明:靠天吃飯成為歷史——西藏打通農田灌溉“最後一公里”,新華網,2015年9月9日) 。而截至2013年底中國全部農田有效灌溉面積為僅為9.52億畝,計畫到2020年增長到10億畝。到那時,全國人均農田有效灌溉面積僅為0.7畝,不到西藏自治區的二分之一。

中國政府在西藏高原上推行的政策和措施,正在改變西藏的文化和生活生產方式。中國政府認為他們是在實行儒家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理念,他們所做一切是為了西藏好。

但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有與儒家不同的理念,道家推崇“己所甚欲,勿施於人”。2009年4月16日易中天在蘇州圖書館講《我談先秦諸子:孔子》時談到了莊子的“己所甚欲,亦勿施於人”,並表示他本人對此觀點更加認同。易中天認為,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並不多,一些人太喜歡把自己認為正確的、美好的東西強加給他人了,而且往往是以愛和關心的名義。(參見:易中天自誇是一等父親 反對勵志稱其最可笑,中國僑網,2009年4月17日)。其實道家是比儒家更高的思想境界,正如老子所說,“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 (老子第三十八章)道家推崇道、德,而儒家的核心是仁義禮智信。老子又說:“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世界本來就是一個多元的組合體,漢人喜歡的並不一定是藏人喜歡的,藏人喜歡的也不一定是漢人喜歡的。漢人喜歡的東西,漢人認為好的東西,不一定要強行塞給藏人。如果這個東西是真好,藏人遲早也會認識到的,也會喜歡的,不需要別人硬塞給他。

三、為了藏人幸福的生活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015年4月15日的西藏白皮書說:“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改善。2013年,西藏地區生產總值達到807.67億元,農牧民人均純收入達到6578元,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0023元。西藏絕大多數人口擺脫了延續上千年的貧困,基本達到了小康生活水平。2006年以來實施的農牧民安居工程全面完成,46.03萬戶、230萬農牧民住上了安全適用的房屋。農牧民人均居住面積達30.51平方米,城鎮居民人均居住面積達42.81平方米。”

既然藏人那麼幸福,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選擇自焚獻身,來抗議目前的生存狀態呢?既然藏人那麼幸福,為什麼還需要這麼多的武警和公安來維持社會穩定呢?

1974年達賴喇嘛尊者在310抗暴紀念集會聲明中強調:如果境內藏人確有幸福和快樂的話,我們就沒有必要爭什麼。從那時開始,達賴喇嘛尊者從境內藏人的生活現狀分析,出於對藏人長遠利益的考慮,審視國際形勢,開始提出中間道路的設想,並不斷予以完善。

什麼是幸福生活?很顯然,中國領導人與藏人對幸福生活的理解是完全不同的。

莊子在《馬蹄》一文中解釋了什麼是幸福生活。馬,蹄可以用來踐踏霜雪,毛可以用來抵禦風寒,餓了吃草,渴了喝水,高興了互相以脖頸相摩蹭,發怒了調過屁股以後蹄互相踢,這就是馬的天性。後來出了個伯樂,他會挑選千里馬。伯樂給馬烙上印記,掛上馬掌,帶上絡頭和嚼環。馬被關在舒適的馬廄裡。為了讓馬服從命令,餓了不給吃,渴了不給喝。伯樂用皮鞭威逼,讓馬快速驅馳,讓馬步伐整齊。通過這樣的辦法,千里馬就訓練出來了。

伯樂的千里馬住在富麗堂皇的馬廄裡,不愁吃不愁喝,有漂亮的裝飾,每日訓練為的是在比賽中獲得第一名。而生活在草原上的馬,在自然界饑食渴飲,奔跑跳躍,自由自在。到底哪一匹馬更加幸福?

四、結束語
3T問題(Tibet,Taiwan,Tiananmen)是中國走向2050年必須要解決的問題。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最高目的就是為了藏人幸福的生活,為了保護西藏高原的自然生態環境、西藏宗教、文化和生活生產方式。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唯一辦法就是坐下來談。

1992年聯合國《里約環境與發展宣言》原則二十二指出:“土著居民及其社區和其它地方社區由於他們的知識和傳統習慣,在環境管理和發展方面具有重大作用。各國應承認和適當支持他們的特點、文化和利益,並使他們能有效地參加實現持續的發展。”

道教推崇己所甚欲,勿施於人。老子第六十七章說:“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今舍慈且勇,舍儉且廣,舍後且先,死矣!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天將救之,以慈衛之。”

意思是: 我有三條寶貴的原則,一直持守而珍惜著它,一是慈愛、二是儉樸、三是不敢自傲,居天下之先。因為慈愛所以勇敢,因為儉樸所以寬廣,因為不敢自傲居天下之先,所以能成就大器。要是,你捨棄了慈愛卻好勇,捨棄了儉樸卻只浪費,捨棄了謙讓卻只爭先,那麼你就死定了。要是能夠慈愛,一旦戰爭起來才能得勝,守護起來也才堅固;上蒼救人,是用他的慈愛之心來衛護他的。

上蒼用他的慈愛之心來保護在草原上自由馳騁的駿馬,保護西藏高原的天空、雪山、河流湖泊的大地。


附表:西藏自治區水庫大壩明細表
根據水利部2017年公佈的《全國大型水庫大壩安全責任人名單》,西藏自治區的大型水庫大壩有十一座,分別為:
旁多水庫,總庫容12.3億立方米(拉薩市林周縣)
沖巴湖水庫,總庫容6.61億立方米,(康馬縣)曾被列入不安全的水庫大壩工程
拉洛水庫,總庫容2.96億立方米,(薩迦縣)
莽措水庫,水域面積20多平方公里,(芒康縣)
滿拉水庫,總庫容1.57億立方米,(江孜縣)
羊湖水庫,總庫容146億立方米,(卡子縣)
直孔電站水庫,總庫容2.24億立方米,(墨竹工卡縣)
沖久水庫,總庫容23億立方米,(工布江達縣)
查龍水庫,總庫容1.38億立方米,(那曲縣)
獅泉河水庫,總庫容1.85億立方米,(葛爾縣)
措木及日水庫,湖面面積10平方公里,(林芝地區八一鎮)

根據西藏自治區政府發佈的《西藏自治區中小型水庫大壩安全責任人名單》,西藏自治區的中小型水庫大壩共109座,分別為:
老虎嘴水庫,庫容9590萬立方米(林芝市)
多布水庫,庫容8500萬立方米(林芝市)
甲崗電站水庫,庫容4680萬立方米(那曲地區申紮縣)
尼瑪縣水電站水庫,庫容3430萬立方米(那曲地區尼瑪縣)
恰央水庫,庫容2945萬立方米(日喀則市)
阿渦奪水庫,庫容2542. 08萬立方米(山南市隆子縣)
虎頭山水庫,庫容1470萬立方米(拉薩市林周縣)
楚松水庫,庫容1460萬立方米(日喀則市白朗縣)
歐果電站水庫,庫容1310萬立方米(阿裡地區 革吉縣)
江雄水庫,庫容1169.19萬立方米(山南市貢嘎縣)
瓊果水庫, 庫容1040萬立方米(山南市瓊結縣)
措勤縣水電站水庫,庫容960萬立方米(阿裡地區措勤縣)
卓瑪朗措水庫,庫容800萬立方米(昌都市洛隆縣)
美龍水庫,庫容650 萬立方米(日喀則市康馬縣)
卡孜水庫,庫容334 萬立方米(拉薩市林周縣)
甲熱普水庫,庫容300萬立方米(拉薩市空港新區)
勇水庫,庫容276萬立方米(日喀則市仁布縣)
嘉黎縣二級電站水庫,庫容260萬立方米(那曲地區嘉黎縣)
強布水庫,庫容257.7萬立方米(日喀則市)
測堆水庫,庫容241 萬立方米(日喀則市謝通門縣)
德汝電站水庫,庫容166萬立方米(阿裡地區日土縣)
措傑水庫,庫容160 萬立方米(拉薩市尼木縣)
吉前電站,庫容153 萬立方米(那曲地區比如縣)
達然多水庫,庫容140.7 萬立方米(山南市貢嘎縣)
比如縣夏曲卡電站,庫容130萬立方米(那曲地區比如縣)
比如縣一級水電站,庫容114萬立方米(那曲地區比如縣)
根培水庫,庫容110 萬立方米(拉薩市尼木縣)
幸福水庫,庫容109,32萬立方米(日喀則市江孜縣)
龍泉水庫,庫容102 萬立方米(拉薩市林周縣)
桑耶西幹渠水庫,庫容86.6萬立方米(山南市紮囊縣)
阿紮章達水庫,庫容83.8萬立方米(山南市紮囊縣)
桑頂水庫,庫容80萬立方米(日喀則市江孜縣)
門士電站水庫,庫容80萬立方米(阿裡地區噶爾縣)
桑耶東幹渠水庫,庫容78.7萬立方米(山南市紮囊縣)
春堆水庫,庫容65萬立方米(拉薩市林周縣)
紮西崗電站水庫,庫容65萬立方米(阿裡地區噶爾縣)
嘉黎縣一級電站水庫,庫容60萬立方米(那曲地區嘉黎縣)
措果水庫,庫容58 萬立方米(日喀則市定日縣)
烏江電站水庫,庫容49.5 萬立方米(阿裡地區日土縣)
洛普水庫,庫容45 萬立方米(拉薩市達孜縣)
長所拉昂水庫,庫容45萬立方米(日喀則市定日縣)
恰魯水庫,庫容41.6萬立方米(日喀則市康馬縣)
比如縣白嘎水電站,庫容41萬立方米(那曲地區比如縣)
林西水庫,庫容40.9萬立方米(山南市浪卡子縣)
亞桑水庫,庫容40.2萬立方米(山南市乃東區)
尼轄拉昂水庫,庫容40萬立方米(日喀則市定日縣)
索縣水電站,庫容40萬立方米(那曲地區索縣)
日瑪崗水庫,庫容39.7萬立方米(山南市瓊結縣)
雄美水電站,庫容 38萬立方米(那曲地區申紮縣)
絨多烏雪電站水庫,庫容35萬立方米(那曲地區嘉黎縣)
新鄉電站水庫,庫容35萬立方米(阿裡地區噶爾縣)
克水庫,庫容34萬立方米(日喀則市康馬縣)
留瓊西幹渠水庫,庫容30.1萬立方米(山南市貢嘎縣)
色塘水庫,庫容30萬立方米(那曲地區索縣)
勇決水庫,庫容29.22萬立方米(山南市錯那縣)
加珠水庫,庫容28萬立方米(山南市浪卡子縣)
工布學水庫,庫容27.6萬立方米(山南市浪卡子縣)
康背水庫,庫容27.4萬立方米(日喀則市江孜縣)
躍進水庫,庫容27 萬立方米(日喀則市江孜縣)
多布紮鄉水庫,庫容27萬立方米(日喀則市定結縣)
卡巴水庫,庫容25.7萬立方(米山南市浪卡子縣)
格桑水庫,庫容25萬立方米(日喀則市崗巴縣)
措多電站水庫,庫容25萬立方米(那曲地區嘉黎縣)
紮普電站水庫,庫容23萬立方米(阿裡地區日土縣)
巴珠水庫,庫容21萬立方米(山南市浪卡子縣)
通來水庫,庫容20萬立方米(日喀則市定日縣)
阿爾丹電站改擴建,庫容19萬立方米(那曲地區巴青縣)
昌果水庫,庫容18.6萬立方米(山南市貢嘎縣)
杜瓊水庫,庫容17.8萬立方米(日喀則市白朗縣)
留瓊東幹渠水庫,庫容17.5萬立方米(山南市貢嘎縣)
德陽水庫,庫容17萬立方米(拉薩市柳梧新區)
卡爾加水庫,庫容17萬立方米(阿裡地區日土縣)
通布水庫,庫容16.1萬立方米(日喀則市聶拉木縣)
那布西水庫,庫容16萬立方米(日喀則市拉孜縣)
江嘎水庫,庫容16萬立方米(日喀則市仁布縣)
波水庫,庫容16萬立方米(日喀則市定日縣)
響卓水庫,庫容15.3萬立方米(日喀則市拉孜縣)
桑珠林水庫,庫容15萬立方米(拉薩市達孜縣)
傑水庫,庫容15萬立方米(日喀則市昂仁縣)
措龍水庫,庫容15 萬立方米(山南市措美縣)
科迦水庫,庫容15萬立方米(阿裡地區普蘭縣)
加堆水庫,庫容14萬立方米(日喀則市桑珠孜區)
紮嘎水庫,庫容13萬立方米(山南市浪卡子縣)
白定水庫,庫容12萬立方米(拉薩市城關區)
南木水庫,庫容12 萬立方米(拉薩市曲水縣)
茶巴拉水庫,庫容12萬立方米(拉薩市曲水縣)
其奴水庫,庫容12萬立方米(拉薩市曲水縣)
白仲水庫,庫容12萬立方米(日喀則市仁布縣)
香巴團結水庫,庫容12萬立方米(日喀則市仁布縣)
托林水庫,庫容12萬立方米(阿裡地區劄達縣)
古汝水庫,庫容11.7萬立方米(日喀則市亞東縣)
瑪水庫,庫容11.5萬立方米(日喀則市白朗縣)
波嘎水庫,庫容11.4萬立方米(山南市洛紮縣)
嘎波水庫,庫容10.95萬立方米(山南市措美縣)
下林水庫,庫容10.72萬立方米(山南市瓊結縣)
冷達水庫,庫容10.30萬立方米(山南市加查縣)
龍南水庫,庫容10.23萬立方米(山南市加查縣)
熱塘水庫,庫容10.18萬立方米(山南市加查縣)
察古水庫,庫容10萬立方米(拉薩市柳梧新區)
加卡水庫,庫容10 萬立方米(昌都市卡諾區)
多然水庫,庫容10萬立方米(昌都市卡諾區)
雪壩水庫,庫容10萬立方米(昌都市左貢縣)
嘉黎鎮電站水庫,庫容10萬立方米(那曲地區 嘉黎縣)
愚公水庫,庫容9萬立方米(拉薩市城關區)
新河水庫,庫容8萬立方米(那曲地區聶榮縣)
奪底水庫,庫容5萬立方米(拉薩市城關區)
南伊電站水庫,庫容1.10萬立方米(林芝市米林縣)
波堆電站水庫,庫容0.109 萬立方米(林芝市波密縣)
加達水庫,庫容未知,(日喀則市薩嘎縣)
共計109座水庫,庫容4.55億立方米
本文參考資料:
老子:道德經
哲夫:黃河生態報告,花山文藝出版社,石家莊,2004年
錢穆:中國文化史導論,商務印書館,2003年
王維洛:亞洲水塔 西藏高原的生態危機,臺北,2018年
藏人行政中央重要文件冊:中間道路簡介,2017年9月29日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西藏白皮書: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新華網,2015年4月15日
唯色:收集和整理的關於2013年8月雜多縣民眾抗議開礦的資料
李萍、許宏才、蔡強、張琛:關於青海省藏區財政狀況的調研報告,財政部預算司,2007年
宋豫秦、張力小:歷史時期我國沙塵暴東漸的原因分析,中國沙漠,第22卷第6期2002年12月
陳潔:青海省三江源退牧還草和生態移民考察-基於瑪多縣的調查分析,青海民族研究(社會科學版),第19卷1期,(2008/1 /1)
何偉:三江源生態移民曬出心中的夢想新華社“中國網事”,2013年6月3日
中國僑網:易中天自誇是一等父親 反對勵志稱其最可笑,2009年4月17日,http://culture.people.com.cn/GB/40462/40463/9148744.html
劉蔭、趙玉芹:西藏打造“綠色農業” 水利工程惠及百萬畝農田,中國新聞網,2017年1月22日,
劉洪明:靠天吃飯成為歷史——西藏打通農田灌溉“最後一公里”,新華網,2015年9月9日
三江源採訪組:從全國首富到全國最窮 瑪多縣為生態而生存,西寧晚報,2008年2月20日
劉旻:三江源盜礦點仍未生態修復 土壤污染待治理,新京報,2017年8月30日
劉旻、陳傑:被野蠻盜採的三江源:剝離了皮膚肌肉韌帶,只剩發黑的血管,新京報公號,http://finance.ifeng.com/a/20170831/15628355_0.shtml
說文解字
維琪百科
百度百科

所有署名文章均不代表《西藏之頁》立場

文: 王維洛工程博士(德國)

.......................................

轉載:西藏之頁
標題全文:
漢族農耕、定居文明和少數民族遊牧文明的競爭
——保護西藏高原的生態環境,保護藏人的生活生產習慣




2018-09-20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