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有感於參加“達賴喇嘛尊者八十三歲壽誕”的慶祝活動

作者作者:孫寶強




2018年七月七號上午,有幸接受尊者達賴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駐澳洲代表處華人事務聯絡官格桑堅參先生的邀請,我參加了悉尼西藏協會舉辦的“達賴喇嘛尊者八十三歲壽誕”的慶祝活動。會場懸掛著尊者達賴喇嘛的照片,懸掛著澳大利亞的國旗,懸掛著西藏的雪山獅子旗。當雄渾的澳大利亞國歌和西藏國歌奏起時,很多藏人眼含熱淚引頸高歌。我被這質樸的感情打動了。

慶祝會開始了。特地從印度趕來參加此次活動的西藏流亡政府內閣高官普華才仁、嘎瑪仁欽、達賴喇嘛駐澳洲代表措果拉巴、西藏人民議會澳洲籍議員董堆吉宗女士等官員先後致開場白後,悉尼民間非政府組織的代表,基督教教會牧師,援藏團體、悉尼政府的發言人相繼發言。期間有藏孩的載歌載舞,有年輕人的器樂表演,有西藏流亡政府感恩澳洲政府和人民“卓有成效者”的頒獎;整個會場呈現出和諧,平等,互動,喜慶的局面;整個會場沉浸在一種大悲大憫大愛的氛圍中。

一個普通的藏人走上台,一個普通的漢人走上台,一個普通的西人走上台,他們虔誠地在尊者達賴喇嘛的照片下,獻上一條條潔白的哈達。這時我百感交集:尊者達賴喇嘛博得全世界不同人種,不同膚色,不用信仰的人的尊重。

1959年,中共血洗拉薩。藏人流亡印度達蘭薩拉後,尊者達賴喇嘛立即宣佈要在流亡社會實施民主制度。他說:“中共對西藏人實施強權是不對的。我們反對的是這個。既然我們反對這個,就有表現出自由,民主。我們不能一方面反對,一方面又繼續實施官僚主義,言不由衷是很不好的。”由此,一個活生生的,言行一致的尊者橫空出世;一個自由民主的體制,在達蘭薩拉出現。

中共在沒有奪取政權前,曾信誓旦旦地承諾要給人民自由和民主。可江山易手後,立馬以殺戮人民為政府的己任。70年過去了,不要說選票,就是人民說一句話,也被扣上“妄議”的罪名送進監獄。比一比看一看,誰“言不由衷”?誰“欺世盜名”?

2013年6月十四日,我參加了在悉尼希爾頓酒店舉行的達賴喇嘛演講會。我向尊者提問:“西藏的政教合一在西藏研究存在了幾百年。二年前,您主動放棄了政治領袖的地位,對藏傳政教進行改革。請問,您這樣做的意義是什麼?”

尊者說:“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覺的西藏的制度有弊端。弊端在於,權力只掌握在少數人手裡。1951年我擔任了政教領袖。第二年,我就想開始實施西藏的政治體制改革,並為此專門成立了“改良委員會”,想讓體制更趨完善,但當時由於中共的勢力已經滲透到西藏各地,此一計畫無法實施。1959年我流亡到印度,才有機會繼續實施我的理念。1960年,流亡的西藏社會實現議會制。2001年,開始直選西藏的領導人,這時我已進入半退休狀態。二年前,我完完全全退下來,把政權交給民選的領導人。”當尊者說完這番話時,下麵想起了經久不息的掌聲。當時的我也使勁鼓掌,為尊者的這番話,同時也為掙扎和抗爭中的中華民族。100年來,為了實現中國憲政夢,一批批先烈付出自由和生命,可是中國依然沒有憲政。可是在尊者的推動下,達蘭薩拉的流亡政府,已經完成了憲政夢!

既然西藏存在了幾百年的政教合一都可以打破,都已經打破,那麼靠蘇共扶植,靠軍事政變上臺的共產黨,有什麼理由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既然西藏能夠實現議會制,共產黨為什麼不能搞多黨制?既然西藏已經搞直選,共產黨為什麼還把選票鎖進保險箱?既然政教合一的領袖,都能把權力交給民選的領導人,共產黨有什麼理由,一個甲子地賴在金鑾殿上,70年如一日地攥住龍頭權仗不放?

五年後的今天,中共黨魁習近平竟然強行推行“修憲”鬧劇,企圖讓自己黃袍加身,死都要死在金鑾殿上。在普世價值蒸蒸日上的今天,習近平操縱的醜劇讓全世界噴飯。倒行逆施的習近平,不是引領世界的焦點人物,而是愚人節的焦點人物。尊者在七十年代就提出了著名的“中間道路”。雖然尊者早已考慮過中間道路的解決途徑,但並未獨斷專行地強加於人。七十年代初期,達賴喇嘛開始逐步地與西藏人民議會的正副議長、政府內閣(噶廈)成員以及其他閱歷豐富的人士一起討論這一問題,並徵求他們的意見。因此,當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于1979年向達賴喇嘛提出『除了獨立以外,其他什麼內容都可以談』的建議之時,達賴喇嘛提出了“中間道路”。可是中共再一次地出爾反爾,再一次地栽贓誣陷。為了把尊者抹黑成“藏獨分子”,他們找了悉尼大學中文部主任kerry brown ,讓他寫一篇抹黑尊者的文章,報酬是3000澳幣。kerry brown 說:“網路上有大量攻擊尊者的文章,你們何必再浪費錢財?”國保直言不諱地說:“我們需要用你的名字寫攻擊達賴喇嘛的文章。”中共為了抹黑尊者的“中間道路”,為了製造假想的“藏獨分子”,用水軍抹黑用重金收買等手段,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會議休息時,800人的用餐開始了。我排在蜿蜒的長龍裡,卻沒有一絲毫的壓抑。孩子們在嬉戲打鬧,大人們在安靜排隊。隊伍井然有序,沒有一個插隊者,也沒有一條vip通道。隊伍裡有我認識的流亡政府的官員,也有普普通通的藏族人。每一個排隊者,可以在慶典主辦方所提供的午餐裡,拿到自己所喜歡的食物。在這裡,每一個西人,每一個漢人,每一個藏人,都是一個單獨的有尊嚴的主體,每一個人的待遇都一視同仁。哇!這不就是中國人夢幻中的“和諧”社會嗎?這不就是中國人啟期盼了一個世紀的“人人平等”嗎?

在達蘭薩拉,每一個藏孩都能夠得到免費教育,不會有失學兒童凍死在垃圾箱的悲劇;在達蘭薩拉,每一個病人都能得到基本的治療,不會發生夫妻倆因患病而捆綁著投江的悲劇。在達蘭薩拉的流亡政府,官員都是選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沒有一個官員有離岸財產,裸婚,私生子的腐敗;流亡政府也沒有宣傳部,沒有“暴力革命”“以言獲罪”的市場。

我是一個漢人,但是我被尊者達賴喇嘛的人格魅力,人品魅力而打動。我懷著深深的敬意,和尊者的照片合影。

下面是尊者被授予的世界性的榮譽的節選:
拉蒙·麥格塞塞獎社會領袖獎,1959年
埃默里大學 總統榮譽教授,2007年
西蒙弗雷澤大學特別榮譽學位,2004年4月20日
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榮譽法學博士學位,2004年4月19日
國際人權聯盟獎,2003年9月19日
布蘭迪斯大學榮譽學位,1998年5月8日
艾文理大學榮譽學位,1998年5月11日
國立中山大學榮譽社會科學博士學位, 1997年3月23日
墨爾本大學榮譽法學博士學位,1992年5月5日
由洛杉磯市長湯姆·布蘭得利授予的洛杉磯城市鑰匙,1979年9月
由三藩市市長黛安·範士丹授予的三藩市城市鑰匙,1979年9月27日
由中華民國臺北市市長馬英九代表市民贈送市鑰,並表示臺北市永遠對達賴喇嘛開放,永遠歡迎他的到來,2001年4月1日[74]
加拿大榮譽公民,加拿大議會,2006年9月10日[75]
美國國會金質獎章,美國國會眾議院,2007年10月17日 [76]
巴黎市榮譽市民,巴黎市政府,2008年4月21日[77]
羅馬、威尼斯榮譽市民,2009年2月[78]
波蘭華沙榮譽市民,華沙議會,2009年5月28日[79]
蘭托斯人權獎,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南茜·佩洛西所頒發。[80]
鄧普頓獎(2012年)

1989年,丹增嘉措達賴喇嘛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諾貝爾委員會的主席讚揚尊者對西藏自由作出的努力,讚揚尊者對非暴力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努力。

2018年6月1日,尊者達賴喇嘛與美國和印度大學生互動交流,在回答提問時表示度過有意義的一生,便能夠坦然面對死亡。

尊者並強調,所謂“有意義”的人生,並不是用錢權來衡量,而是指即便無法盡己能利益他人,也不要去傷害他人。聯想起尊者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個人的餘生,今生能到世界各地為眾生做些有意義的事,如各宗教間的和諧。至於西藏內的事,應由西藏人自己去盡職,我則負責宗教就好了。”至此,中共對尊者進行“藏獨分子”的攻擊,不言自破。




2018-07-17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