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三月,血!血!血!——

作者作者:桑傑嘉




“我們是被你們在49年前殺死的人的靈魂!我們不怕死!你們現在殺了我們,我們還會再回來的!”

——這是2008年3月圖伯特(西藏)人在拉薩進行抗議時的口號。

每年的3月10日,流亡在世界各地的圖伯特人展開各種活動紀念1959年3月自由抗暴和追思血染雪域大地的圖伯特兒女。1959年三月起,對於圖伯特人三月是屠殺和鮮血的同名詞。還有1988年、1989年、2008年3月……圖伯特人經歷着一個又一個鮮血染紅的三月,成千上萬的圖伯特人為自由、獨立和正義用生命譜寫三月,更可悲的是它不是過去而是持續進行式,這也是為什麼在全球人權報告中圖伯特人權緊跟戰火連天的敘利亞之後而列北韓之前。

1959年3月10日,圖伯特人前往達賴喇嘛的夏宮羅布林卡,請願政教領袖達賴喇嘛放棄去中共軍營看戲的決定,並為了防止中共劫持或騙走達賴喇嘛,包圍了羅布林卡。人越來越多,而且開始組織分工包圍羅布林卡,對圖伯特政府官員的言行進行了批評:“達賴喇嘛是我們雪域圖伯特的怙主,請貴族們不要用他來換中國的大洋!”,同時也開始對中共軍隊佔領圖伯特表達了抗議。

3月12日,數千名圖伯特婦女聚集布達拉宮前抗議中共軍隊佔領圖伯特。

在之後的一周裡,中共軍方完成了一切軍事準備,並在3月17日向達賴喇嘛居住,並有數千圖伯特人守衛的羅布林卡發射了兩發炮彈,炮彈在離達賴喇嘛宮殿不遠處爆炸,這是血腥屠殺圖伯特民眾的不祥的預兆。

不管當時在拉薩民眾的證詞,還是圖伯特政府官員以及中共自己出版的資料證明,1959年中共在拉薩展開的是一次大屠殺。是裝備精良,身經百戰的正規軍隊用大炮、裝甲車、噴火器對拉薩市平民展開的屠殺行動。因為,當時對抗中共的圖伯特反抗軍不在拉薩,有戰鬥能力的絕大多數人已經去參加了抵抗軍,而且,拉薩的圖伯特政府軍也沒有力量對抗中共軍隊,中共對拉薩實施軍事行動過程中證明了這個事實,而當時的中共軍隊高層更清楚圖伯特方面的實際力量。

如今的3月,被中共稱為“敏感期”,草木皆兵,增派軍警加強戒備,不僅封鎖對外通訊渠道,還限制地方圖伯特人的行動自由。在鐵幕之下圖伯特人為了那個遙遠的不流血的三月點燃著一個個生命—-

1959年3月10日,圖伯特民眾集聚羅布林卡發起保護達賴喇嘛的運動之後,在拉薩的中共軍隊以“叛亂”,打擊“叛匪”之名,決定先打甲波日(藥王山),因為是拉薩市的制高點。之後,東西兩面對羅布林卡實施夾擊,最後包圍拉薩市區。

現場一1959年3月 拉薩甲波日(藥王山):

3月20日,“中國人從炮兵營向(甲波日)藥王山開炮,打了兩個小時,沒有間斷,整座山上濃煙滾滾。—後來當炮火停下、濃煙散去之後,藥王山已是一片焦土,山頂的所有建築都被轟平了。”(1)這是當時在然瑪崗的居欽圖丹朗傑看到的情景。

中共說:“對藥王山實施炮擊二小時後,山上所有建築全部被轟平,十時十五分,步兵一五九團二營四連在副營長張福臣和指導員曹志凱的帶領下,向山上發起猛攻—輕重機槍一齊射擊,掩護噴火器排接近目標,噴火器向前進方向的障礙物噴射摧毀性的火焰後,步兵隨即發起衝鋒。二營四連一個衝鋒到山頂,沒有遭到一點狙擊。”(2)

當時的中共軍方指揮官說:“藥王山頭煙火飛騰,塵土瀰漫,亂世崩雲,炮火一批比一批更加猛烈,更準確、間隙的時間更短!我感到大地在震抖,彷彿空氣也在燃燒。”(3)中共軍隊一小時之內發射了一千多發炮彈轟炸了甲波日。甲波日是圖伯特醫院和歷算院,有寺院等建築。中共軍隊如此猛烈的轟炸之後編造甲波日“山上九千名康巴叛匪的指揮所”(4)等彌天大謊。

拉薩羅布林卡:
睡在羅布林卡的圖伯特政府公務員丹巴索巴先生見證:“3月20日凌晨拉薩時間兩點鐘,解放軍的炮彈掠過達賴喇嘛的寢宮頂,落在了寢宮與廚房之間的院子裡爆炸,震得非常厲害,達賴喇嘛寢宮的窗戶玻璃全部被震碎了。這是轟向羅布林卡的第一炮,當時我就在寢宮那裡,被炮聲驚醒了。第一聲炮響讓我非常緊張,聽到第二,第三聲炮響後,慢慢就沒有恐懼了,更何況炮彈已經像下雨一樣密集起來。就是說,此時中共並不知道達賴喇嘛已經出走,但他們卻朝羅布林卡開炮了。”(5)

中共說:“攻打羅布林卡的戰鬥開始,三0八團全部大炮和一五五團設在烈士陵園炮陣上的六0炮、八二迫擊炮、無后座力炮,一齊向羅布林卡轟擊,採用續進彈幕的打法,即以十五公分為一個射點逐次成一條線向前推進,這是炮兵轟擊最強大的火力,炮彈先從東往西一層一層地撒開,遍地開花。叛匪承受不住這猛烈炮火的打擊,紛紛從東往西跑,炮彈追着他們往西炸。叛匪跑到西,見炮彈在西炸,又調頭往東跑,炮彈仍追着掉進叛匪群中爆炸,這樣從東往西,又從西往東來回地轟擊—”(6) “用122毫米榴彈炮以徐進彈幕射擊的方式轟擊園內空地上的叛匪,以15米一個炸點逐次成一線推進,在猛烈火力打擊下,上千叛匪竄出羅布林卡,炮彈卻像長了眼睛一樣追着落下,炸得其人仰馬翻—-”(7)

當時在羅布林卡的圖伯特人堪穹達熱•多阿塔欽說:“下午三點時 ,羅布林卡南門的然馬崗渡口的這邊,炮彈像下雨一樣落到渡口對面的沙灘上,炮轟了大約兩個小時。炮彈的煙霧中,數百名人馬在煙霧裡來回亂跑,這些人就是自願守護羅布林卡的民眾,和剛才在羅布林卡裡面準備馬匹要逃走的人。在這次炮轟中,數千藏人被屠殺,炮轟中死去的政府工作人員有洛桑益西,孜仲堅贊扎西,貢確多丹朱古,桑多錄格登等。”(8)

中共軍隊轟炸羅布林卡後民眾只能逃亡。在羅布林卡不遠處然瑪崗的居欽圖丹朗傑看到:“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騎馬的、奔跑的,都跑向渡口方向,被掃射得人仰馬翻,羅布林卡和然瑪崗之間的那一帶堆滿了屍體。有的人還是跑到了河邊,我們腳下的軍人一陣掃射後,人和馬倒下在河裡,河水慢慢地流,被打死的人和馬的屍體堵塞了河道,堵了一陣子後,河水又把屍體沖開,一片紅紅地裹著屍體淌下去,我當時只覺得這世上所有的人都被殺光了吧……拉薩城內、達賴喇嘛警衛隊軍營、江孜軍營、羅布林卡…….炮火連天直到天黑。”(9)

拉薩布達拉宮:
當時在然瑪崗的圖伯特人看到:“羅多林卡的新軍營也向布達拉宮開炮,炮火在布達拉宮宮牆上炸開,黑煙、白煙,特別轟炸紅宮時紅色的塵煙滾滾,大概炮轟了一個多小時,我以為布達拉宮已經完了。”(10)

中共說:“苗中琴將炮陣地設在軍區大院臨近拉薩河北岸的空地上,炮一架好,扶廷修對苗中琴說給我打兩炮讓他們看看。苗中琴用望遠鏡朝布達拉宮觀察一陣,發現了一個窗口有火力射擊,立即命令一門無座力炮瞄準這個窗口打了一炮,這個窗口再也沒有火力射擊。”(11)

拉薩小昭寺:
中共軍官說:“我軍即以爆破、噴火器、手榴彈、衝鋒槍等短兵武器,對敵展開猛烈攻擊。”(12)
當時在小昭寺的僧人扎西巴登的證詞:“他們發射了兩顆炮彈。然後停了幾分鐘。他們在校正坐標。—經過試射之後,在炮聲震天中,炮彈像陣驟雨地打在小昭寺。日落後,我在廟的廢墟裡看到大約五六十具的屍體。”(13)

另外一位圖伯特人指證:“這時候,四面八方朝我們開槍,彈如雨下,彈打到牆壁上,灰塵四起。小昭寺金頂的屋脊和管家房子所在的那一排房子,辨經場裡印經院被共軍放火燒着,濃煙滾滾。”(14)

拉薩大昭寺:
當時擔任保衛大昭寺的圖伯特政府職員強巴丹增說:“院子裡有一些藏軍和很多自願來保護大昭寺的民眾,卻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大多數人亂紛紛的各自找自己的位置。有的站在院子裡,有的上到屋頂,有的跑到樓上的走廊上。有一大群人守在正門口,試圖以血肉之軀保衛神聖的大昭寺。

–他們認為解放軍會從各大門攻入大昭寺,因此各人分工,負責帶領圖伯特兵和民眾把守各大門。正門口人最多,數百人拿着刀槍守衛在大門內外,準備以血肉之軀阻擋進攻的軍隊。

帕廓街一帶遭到炮擊,炮彈落到大昭寺正門前,門前的石板被炸爛,在門口守護的民眾、圖伯特士兵和僧人死傷慘重。煮茶的地點被炮彈擊中,堆在牆邊的柴草著火。附近樓房頂上的漢人朝大昭寺裡掃射,子彈打在金頂上,碎片噼噼啪啪地掉在院子裡。大昭寺內的圖伯特軍只有幾挺機槍,民眾有一些英式步槍,顯然無法抵擋。我沒有讓圖伯特軍還擊,因為附近有許多民眾,他擔心還擊會引來對方的手榴彈,導致民眾傷亡。—最後為了避免大昭寺被中共炸毀,圖伯特人投降了–

輛裝甲車駛入帕廓街—
以上的是中共軍隊在1959年實施屠殺的主要地點,據中共資料顯示當時對17個目標事實了大炮的轟炸,無法一一列舉。

中共1959年3月在拉薩實施大屠殺行動至今沒有公開殺死圖伯特人的數目。其實,中共是最清楚殺了多少人,只是不敢公開,如果公開將會震驚世界,將成為中國人的“南京大屠殺”版。據法國作家董尼德說法是4萬名全副武裝的中國士兵對2萬名圖伯特人的鎮壓。他還說:“中國方面估計約有二千藏民死亡,不過很多消息認為死亡人數至少在一萬左右,有的甚至說在這三天的屠殺中,至少有二萬人死亡。”(15)另一方面,當時中共軍隊的傷亡情況更能證明中共實施的是大屠殺,而非當時在拉薩的中共軍方和之後中共政府一再重複的“叛亂”,更不是戰爭。最多,圖伯特人進行抗議,包圍羅布林卡保護達賴喇嘛而已。

現場二:上世紀八十年代

自1987年9月起,圖伯特首都拉薩為中心發生了多次要求圖伯特獨立等示威遊行活動,而且,規模一起比一起大,到了1989年3月的抗議遊行規模達到新的高度。中共政府對每次的抗議活動實施了血腥鎮壓。1989年3月發生抗議活動,中共展開鎮壓,當時中共駐圖伯特最高官員胡錦濤戴着鋼盔在拉薩街頭指揮鎮壓,並對拉薩實施了長達一年多的戒嚴。

1988年3月拉薩:
1988年3月5日早上九時五十分左右,圖伯特首都拉薩再次發生抗議運動。僧人們通過當時舉行的墨蘭欽莫的麥克風高呼“圖伯特要自由!、圖伯特要獨立!、打倒中國的壓迫!、達賴喇嘛萬歲!”的口號。數百名的僧人加入了抗議遊行示威中沿着八廓街移動,數千計的圖伯特民眾也加入了遊行的隊伍。抗議發生不久中國政府數千名全副武裝的警察部隊趕到現場,發射催淚瓦斯驅逐民眾。數百名的僧人被抓進軍用卡車。中國軍警開始大開殺戒,向抗議示威遊行的民眾開槍射擊。一直到當天晚上,拉薩時的槍聲沒有停止。據後來的中國官方的消息稱,當時有一萬多人參加了抗議運動。其中獲悉兩千五百人遭入獄。

1989年3月拉薩:
這次抗議運動開始於3月5日,數百名僧人前往大昭寺前公開舉行抗議遊行,他們高喊“圖伯特獨立!”,數千計的圖伯特人參與了抗議運動。他們分成四、五百人示威遊行隊伍,高舉圖伯特國旗在拉薩市到處遊行,到了晚上拉薩市圖伯特人社區變成了中國軍警的屠殺場。半夜過後中國軍警在圖伯特人社區展開了大規模的清掃行動。據目擊者證實,在拉薩的好幾個地方發生中國軍警一進門就用衝鋒槍掃射,大人小孩一起殺死的事件。據拉薩的《北京青年報》記者唐達獻所看到的公安局報告,拉薩居民有387人死亡,721人受傷,2100人被拘留;僧人有82人死亡,37人受傷,650人被拘留。

1989年3月7日,中國政府宣布拉薩戒嚴,拉薩的戒嚴1990年5月1日才被解除。

對圖伯特人的抗議中共每次都是非顛倒地冠上很多莫須有的罪名。事實上是 “無非是一個被殖民主義壓迫的忍無可忍的民族,站起來反抗的傳統形式。”(16)。

現場三:2008年3月
2008年3月,在圖伯特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圖伯特土鼠年和平抗議運動,抗議運動席捲圖伯特三區,甚至在中國北京等部分城市中的圖伯特學生也加入了這一運動。參與抗議的有僧人、尼師、牧民、農民、知識分子等。更重要的是抗議運動雖然如同以往一樣遭到了中共軍警的血腥鎮壓。但是,抗議運動至今還在延續,2009年開始進行自焚抗議,至今發生145起自焚抗議。之後再以單獨上街抗議遊行。

拉薩,3月14日:
下午約3點,有數十名特警在帕廓街內槍殺了圖伯特人。傍晚,當局大量軍隊入城鎮壓,身著
武警制服的或身著陸軍迷彩服的軍人布滿全城,到處都是軍車、裝甲車,但是車輛上的部隊番號都被紙張或報紙遮蓋。軍警使用催淚彈,開槍,並封鎖藏人集聚區,如嘎瑪貢桑居民區、拉薩老城區一帶。當晚宵禁,圖伯特人集聚區槍聲不斷。

14日起,當局取消開槍禁令,軍警可以對抗議人群開槍。據一些逃難現場的目擊者反映,這天在老城區魯固一帶、小昭寺、帕廓街等地,均有示威者和行人中槍倒地,都是圖伯特人,男女老幼皆有,至少上百人被槍殺,但屍體都被軍警強行沒收。這在後來人權組織獲得《(機密)拉薩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鑒定書——[2008]拉公刑法檢字第092號》、《093號》、《093號》和《101號》以及在《拉薩市西山殯儀館中屍體名單列表》得到了證明。(17)

安多,3月15日:
夏河縣,上萬僧俗(包括男女老幼)舉行大規模抗議遊行,與當地公安和武警發生衝突,隨後當局調來蘭州軍區四十多輛拖着大炮的軍車、二十多輛裝甲車,向手無寸鐵的男女老幼開槍,打死打傷藏人,數目不詳,抓捕近二十人。

3月16日:阿壩縣,凌晨4點,當地知識分子覺勒達瓦等被抓走,不知下落。上午,縣城中心的格爾登寺舉行佛事活動,遭到寺院附近軍營軍人的騷擾,引發僧人和民眾在縣城內舉行大規模的抗議遊行,衝擊縣政府和公安局,砸毀當局官車和警車,當即軍警殘酷鎮壓,當場打死約30人,其中有僧人、學生、牧民,還有一位孕婦,一個5歲的孩子和藏文中學初二一班16歲的女學生楞珠措。

若爾蓋縣朗木寺的抗議事件中軍警開槍,打死3人,傷多人,當地醫院拒絕治療。

瑪曲縣發生規模空前的抗議活動。在當地寺院僧眾的帶領下,瑪曲縣上千名民眾走上街頭,包括瑪曲縣藏文中學和藏文小學的學生。—當局急派軍警鎮壓,當場開槍射殺12名示威的圖伯特人,抓捕八十多人,有上百人受傷。

康,3月20日
20日下午4-5點,克果鄉牧民為保護雪山獅子旗,被數千武裝軍警鎮壓,到目前為止死傷超過二十人,事件起因是軍警像圖伯特人宣布“中央直接下令誰遊行就槍斃誰”,接著要取下雪山獅子旗時,被圖伯特人阻攔,軍警開槍。

3月24日:下午約4點半,康(四川省甘孜州)爐霍縣三區朱倭鄉哦格寺二百多名尼眾和覺日寺二百多名喇嘛,以及約八百名農民舉行和平請願遊行。爐霍縣當局派軍警強行阻攔,發生衝突,軍警開槍,覺日寺的一僧人當場中槍身亡,有是多人中槍受傷。(18)其中有中槍後在山上躲藏一年多,後來流亡印度的次旺頓珠。

………
三月,反佔領,反殖民,反鎮壓之血流淌了58年,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這一悲慘的真相呢?沒有真相無法和解,圖伯特和中國的和解從了解真相開始。

注釋:
1,《翻身亂世—流亡藏人口述錄》2015年台灣雪域出版社出版,作者唐丹鴻、桑傑嘉,第151頁。

2,《西藏平叛紀實》1993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吉柚權(中共軍方作家),第114頁。

3,王國珍(1959年西藏軍區308炮團三連連長,炮轟甲波日、羅布林卡、布達拉宮的指揮者之一)《西藏革命回憶錄》第四輯,40-41頁。

4,《西藏平叛紀實》1993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吉柚權(中共軍方作家),第113頁。

5,《翻身亂世—流亡藏人口述錄》2015年台灣雪域出版社出版,作者唐丹鴻、桑傑嘉,第197頁。

6,《西藏平叛紀實》1993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吉柚權(中共軍方作家),第115頁。

7,徐焰:“藏區評判的五年艱苦歲月”,網絡版:http://mil.news.sina.com.cn/p/2008-12-11/0810534237.html

8,堪穹達熱•多阿塔欽(當時圖伯特政府公務員)回憶錄。

9,《翻身亂世—流亡藏人口述錄》2015年台灣雪域出版社出版,作者唐丹鴻、桑傑嘉,第152頁。

10,《居欽圖丹朗傑自傳》(藏文)第五冊,2014年印度出版,作者居欽圖丹朗傑,第283頁

11,《西藏平叛紀實》1993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吉柚權(中共軍方作家),第119-120頁。
12,陳炳(解放軍軍官),《西藏革命回憶錄》第四輯,23頁。

13,《西藏生與死》作者董尼德,台灣時報出版社1994年出版。第67頁。

14,玉洛.達瓦次仁:《玉洛純潔的眼淚》(藏文版),45頁。

15,《西藏生與死》作者董尼德,台灣時報出版社1994年出版。第68頁。

16,《西藏生與死》作者董尼德,台灣時報出版社1994年出版。第191頁。

17,見桑傑嘉的文章《中共機密文件證明:2008年3月中共在拉薩屠殺藏人》,民主中國刊登。

18,依圖伯特著名作家唯色的《鼠年雪獅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記》。

本章的原題目是:三月,血!血!血!——-民主中國編輯先生/女士改成了““三月”藏民抗爭歷程”,對此本人提出反對,因為,筆者和很多圖伯特作家從來不用殖民者(中共)的語言:“藏民”(指圖伯特人/西藏人)詞。而且,文章中根本沒有“藏民”,編輯的解釋是:“題目為了準確反映文意”,相信讀者能辨析—–


2017年3月16日
天葬臺 於 上午1:58
來源: 民主中國首發 2017年3月28日發布

相關圖片請連結
http://xizang-zhiye.org/三月,血!血!血!/




2017-04-07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0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