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習近平先生對話尊者達賴喇嘛才是解決西藏問題的正途

作者作者:秦偉平




西藏抗暴57周年紀念日,全球各地的數萬流亡藏人紛紛在中國駐外使領館前舉行抗議活動,表達他們對西藏故土難以言表的多種心情交織的複雜情感,有人抗議人權災難,有人呼籲西藏自由,有人聲稱中共無恥.....不管男女老幼都是情緒高昂言辭激烈,但就筆者參加的在華盛頓中國駐美大使館前的抗議活動現場觀察,並沒有聽到一句要求西藏獨立的聲音。由此可見,如何解決西藏問題,這是對以習近平先生為代表的中國政府和以尊者達賴喇嘛為代表的流亡藏人的政治智慧和歷史責任的極大考驗。

2016年3月10日,西藏抗暴57周年紀念日,全球各地的數萬流亡藏人紛紛在中國駐外使領館前舉行抗議活動,表達他們對西藏故土難以言表的多種心情交織的複雜情感,有人抗議人權災難,有人呼籲西藏自由,有人聲稱中共無恥,有人要求中國歸還西藏......不管男女老幼都是情緒高昂言辭激烈,但就筆者參加的在華盛頓中國駐美大使館前的抗議活動現場觀察,並沒有聽到一句要求西藏獨立的聲音。五十七年過去,當年年僅二十四歲的尊者達賴喇嘛如今已是一個年過八旬的老人,多少人已經在流亡歲月中遺憾離世,而一代又一代的年輕藏人在海外出生,現實殘酷,物換星移,數百萬藏人和數億漢人一樣,每個人每個家族的命運都被徹底改寫。然而,西藏問題並沒有因為時光流逝而自然消失,一直以來都是國際社會的一個重要議題,如何解決西藏問題,這是對以習近平先生為代表的中國政府和以尊者達賴喇嘛為代表的流亡藏人的政治智慧和歷史責任的極大考驗。

在去年尊者達賴喇嘛應邀出席在美國華盛頓舉行的全美祈禱早餐會前夕,筆者曾公開呼籲中國政府與尊者達賴喇嘛對話以推動早日解決西藏問題,今年的中國駐美大使館前藏人310紀念活動上,筆者公開舉牌呼籲習近平先生會見尊者達賴喇嘛,筆者認為,對話是解決西藏問題的最佳方案。

眾所周知,中共政府在其執政的數十年間製造了很多人權災難,今年也是文革浩劫五十周年,包括藏人在內的所有中共統治下的人民生活都遭遇到了嚴重衝擊,數百萬乃至數千萬的中國人因為各種原因甚至付出了生命代價,筆者認為那是中國歷史上最為黑暗的時期之一,中共政府曾一度瀕臨崩潰,但最近三十餘年的經濟改革取得成功,十四億人民生活水準明顯改善和提升,境內藏人同樣也是受益者,中共政府與各族百姓似乎達成了“麵包契約”,以經濟增長換取其執政合法性。西藏獨立,在殘酷的現實政治面前,只能是少數人遙遠的夢想,在海外流亡藏人社區,尊者達賴喇嘛提倡的“中間道路”相對而言,更是深得民心。因為受到國際國內各方面因素的交互影響,當下中國經濟發展遭遇嚴峻挑戰,換言之,中共的執政合法性也將遭遇重大危機,這種局面客觀上給西藏問題的積極解決和筆者宣導的習達會提供一種特別契機。

另一方面,流亡藏人世界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飽受中共政府攻擊和詬病的“政教合一”制度早已退出歷史舞臺,2001年流亡藏人開始選舉產生議會議員,2011年尊者達賴喇嘛主動卸下一切政治權力,2016年3月20日,八萬餘名流亡藏人登記選民剛剛為第二屆流亡政府司政和議員選舉投票,雖然藏人社會民主選舉發展遠沒有西方世界成熟,但在政治改革及民主進程上,流亡藏人社會遠遠走在了中國政府前面,這是中國政府不願意正視的一個現實。

中國經濟發展停滯的一個重要影響是失業大增,以各種經濟利益受損維權為主的群體抗爭事件會顯著上升,而近幾年來,為抗議中共政府的高壓維穩,境內外已經有151位藏人以自焚表達抗議,這是人類文明的一種恥辱,自焚顯然與中國這個超級大國的國際形象格格不入,遺憾的是,自焚並沒有引起國際社會和中國政府的足夠重視和深刻反思,自焚藏人的訴求多是呼籲西藏宗教信仰自由,期盼達賴喇嘛能夠回到西藏。在國際社會看來,人權和自由是西藏問題的重要組成部分。因為國內政治需要和思維定勢,以尊者達賴喇嘛為代表的流亡藏人被中國政府描述或定性為“達賴分裂集團”,中國藝人王菲和胡軍等人印度朝聖留影被當局官媒批判,然而,真相畢竟是掩蓋不住的,筆者有幸在美國多次接觸到尊者達賴喇嘛和數十位流亡藏人之後,對於藏人社區及其訴求也有越來越多的真實瞭解。

西藏問題究竟是什麼問題?或許每個人的眼中都有不同的答案。對於中國政府來說,西藏問題是有關中國領土和主權問題,尊者達賴喇嘛及近二十萬流亡藏人的存在對中國政府在包括西藏在內的各藏區統治合法性形成一定程度上的挑戰,所以,西藏問題或者涉藏問題一直是中國外交部的重要工作之一,即使尊者達賴喇嘛作為宗教領袖在世界各國弘法訪問都會被中國政府杯葛,而中國政府治下西藏地區的人權及環保議題也在全球範圍內熱議不衰,目前發展態勢上來看,當前局面,對於中國政府和流亡藏人社會來說只能是雙輸格局。

儘管中國政府從來都不會承認西藏流亡政府的存在,事實上流亡在印度及其他國家的藏人都是無國之民,嚴格意義上說,藏人行政中央的確算不上一個流亡政府,更像是一個高效運營與管理的超級NGO,其資金來源主要是美國民主基金會及其他組織個人捐贈,並非來自公眾納稅,但藏人行政中央的存在被流亡藏人用選票授予了管理藏人事務的合法性,藏人行政中央一直秉持的西藏問題“中間道路”政策也與尊者達賴喇嘛的主張一脈相承,早在1979年,尊者達賴喇嘛便公開放棄了追求西藏獨立的政治主張,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向尊者達賴喇嘛提出“除了獨立,什麼都可以談”。

然而在民間層面,關於西藏的歷史地位爭論不休,藏人表示西藏從前是一個獨立國家,中國政府及很多漢人認為西藏一直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筆者認為,從古今中外歷史發展來看,國家版圖變幻是常態,分分合合在所難免,人類文明一直在發展,追求符合最多數各國各族人民利益的選擇更符合歷史潮流,筆者在紐約曾聽尊者達賴喇嘛在公開活動表示,有藏人想要追求獨立,這種情緒可以理解,但實際上沒有任何可操作性,本身既沒有足夠人力物力,也不會有國際社會支持,根本不可能做到獨立,即使獨立,作為一個小國,夾在中國和印度兩個大國之間,人民也不會有好日子過,因為歷史淵源的關係,如果西藏在中國憲法框架下能夠實施高度自治的話,對於西藏百姓是一個更理性更務實的選擇。本質上來說,每一個個體的人都是現實理性和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尊者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政策也確實得到了大多數流亡藏人的認同。

曾經迫於國際輿論壓力和其他因素,中國政府和達賴喇嘛私人代表自2002年開始進行過多達九輪會談,但基本上是各說各話毫無成果,近幾年中國政府與尊者達賴喇嘛的對話幾近停滯,雙輸局面難以改變,儘管尊者達賴喇嘛在各種公開場合釋放善意,並表示期待去五臺山朝聖等心願,但目前並未得到中國政府官方的任何正式回應。解鈴還須繫鈴人,筆者認為,因為中共決策系統的高度複雜性,中共統戰部和達賴喇嘛私人代表的會談很難有進展並不奇怪,如果雙方都能由最有代表性的決策人參與對話,將會事半功倍。

作為西藏人民的精神領袖,尊者達賴喇嘛是藏人利益訴求的不二人選,他在藏人世界的影響力和號召力在有生之年無人可以超越和替代,而兼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和中國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先生如果在任內希望在西藏問題上有所建樹的話,他在任何場合與尊者達賴喇嘛的正式或非正式對話,都將是有助於真正解決西藏問題的里程碑式歷史事件。筆者願在此再次呼籲習近平先生早日會見尊者達賴喇嘛,對話是解決西藏問題的金鑰匙。

尊者達賴喇嘛和藏人行政中央的“中間道路”訴求遲遲得不到中國政府正面善意回應,不少年輕一代藏人開始流露失望情緒轉而支持西藏獨立,此次主張追求西藏獨立的司政候選人李科先獲得不少新生代藏人背書支持,如果在尊者達賴喇嘛有生之年能夠順利解決西藏問題,對於所有流亡藏人及生活在中國的各族人民都是好消息。或許中國政府採取消極拖延戰略,以為尊者達賴喇嘛百年之後,西藏問題就會自然消失,這很有可能是一廂情願,倘若如此,未來西藏問題的局面或許會變得更加複雜和不可預測。

尊者達賴喇嘛一直秉持非暴力和對話的基本原則,如果習近平先生願意見面,相信他一定會非常樂意,他是一個具有高度政治智慧和遠見的人,而習近平先生無論是在正式場合或者非正式場合會見尊者達賴喇嘛,對於習近平先生及中國政府來說,都會被國際社會和國內輿論認為是加分的行為。

首先,習近平先生會見尊者達賴喇嘛可以體現一種高度政治自信,主動拋棄幾十年的抹黑論調,尊者達賴喇嘛曾經是第一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當年因為歷史原因而離開中國,現在能夠握手對話,絕對是歷史的巨大進步,同時也是中國政府和習近平先生執政自信的真實體現。

其次,習近平先生與尊者達賴喇嘛對話也會被認為是中國真正提倡宗教信仰自由,尊者達賴喇嘛是享譽國際的藏傳佛教宗教領袖,在國內不計其數的佛教信徒特別是藏傳佛教信徒心中享受崇高地位,但目前是在藏區,藏人信徒對於尊者達賴喇嘛的膜拜遭到一定程度限制,限制信仰自由一直被外界詬病,如果兩人會見成真,境內藏人的不滿情緒將會大大緩解。

另外,習近平先生會見尊者達賴喇嘛,有助於解決當前中國各種社會危機。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代價是巨大的,除了長期提供低人權的廉價勞動力,環境破壞空氣污染等非常嚴重,而更令人揪心的是,整個社會信仰缺失,傳統道德體系幾近崩潰,地溝油毒奶粉毒疫苗等公共衛生惡劣事件層出不窮,尊者達賴喇嘛作為舉世公認的德高望重的宗教領袖,可以在重建中國道德信仰方面發揮非常積極的作用,真正有助於習近平先生宣導的中國夢的實現。

筆者認為,西藏問題的積極解決也有助於解決中國政府需要長期面對的執政合法性危機,習近平先生與尊者達賴喇嘛對話將會是真正解決西藏問題的關鍵第一步,中國政府反對獨立,尊者達賴喇嘛放棄追求獨立,雙方對話的基本前提是一致的,只要雙方有足夠誠意解決西藏問題,推動漢藏人民世代友好福祉,相信能夠達成基本共識,既然是談判,討價還價,你來我往,也是正常不過,最後肯定能夠找到最大公約數。民族自治本是中國政府既定政策,民主選舉是歷史大勢所趨,如果在西藏境內有一個經真正民主選舉產生的地方自治政府和議會,對於中國的未來來說,將是一塊寶貴的政治改革試驗田,畢竟世界上沒有永遠的執政黨,也沒有任何經濟體可以保證永續增長,執政合法性最終只能是通過所有公民投票授權。在一個中國憲法框架下的高度自治西藏,將會開啟西藏一個新的時代,將會是屬於生活在西藏地區所有人的一個嶄新未來。

期待習近平先生與尊者達賴喇嘛能夠早日對話,西藏問題的圓滿解決也將使他們彪炳史冊,對於習近平先生來說,筆者希望他選擇創造歷史,而不是選擇無所作為。




2016-05-19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0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美國之音紀錄片《雪域烈焰藏人自焚》
噶廈在西藏抗暴54週年紀念集會上講話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